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四十三章第二域
    “叫我去见他?”

    王杞之气得七窍生烟,他退出毒域,重整队伍,好不容易从刚才的狼狈中收拾心情。如今沈振衣倒是反客为主,传唤他去问话了?这支探索古代遗址的队伍,如今到底是谁做主?

    他心中郁郁,但又不敢得罪沈振衣。司马幽劝道:“沈振衣并非无礼之人,这时候请你去,必然是有事商量。之前他毕竟在万毒房救了我们,这时候去见他,也并不算是羞辱。”

    王杞之无奈,只好来见沈振衣。

    白衣胜雪的沈振衣盘膝而坐,楚火萝等三女站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“不知三公子相召,可有什么事么?”

    他看着沈振衣的侧脸,心中难免浮现嫉妒。刚才他找人向沈振衣索要辟毒珠,但对方断然拒绝,看来是要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沈振衣睁开眼,淡淡地扫了王杞之一眼。

    王杞之心中一凛,感觉仿佛是被什么恐怖的巨兽盯上了一样,刚才在万毒房中的恐惧浮起,不由得牙齿轻轻打战,背后又开始沁出冷汗。

    冷静!

    王杞之深恨此处,觉得自己的镇定和仪态,在这陵墓中都丢得干干净净了。

    沈振衣打量着他,“斩绝门中,有个中年男子,短发魁梧,眉间有疤,我记得是你的心腹。你可知他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王杞之一愣,不明白沈振衣为什么忽然问一个不相干之人,“你是说匡烈?从万毒房中出来,我就没见到他,许是……死在万毒房中了?”

    这人确实是斩绝门中人,跟着他已经有很长时间,算得上王杞之的心腹之一。他的修为也不弱,神人境第二重,已经算是核心战力。

    他死在万毒房,着实有点可惜。

    王杞之回想起万毒房中的恐怖,又激灵灵打了个寒战。

    沈振衣摇头,“他并没有死在万毒房中,其实,是死在我手中。”

    王杞之大惊,警觉地向后退了一步,狠狠地瞪着沈振衣,“三公子这是何意?杀我门人,是要对我们斩绝门动手么?”

    他一路上都是以小人之心在度君子之腹,生怕沈振衣为了古代遗址对他动手。

    王杞之原本自傲武功,但沈振衣出手实在深不可测,他怎能不怕?他急急缩手,吓得几乎已经准备叫人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对他动手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对他这种怯懦的反应甚为不屑,轻轻叹息道:“这位匡烈,根本没有随你万毒房,而是尾随我前往绿水潭,潜水边向我突袭。此事,你可知晓?”

    他目光炯炯,盯着王杞之。

    王杞之当真是一片茫然,恼羞成怒道:“如今既然死无对证,那你说什么便是什么。匡烈是我们斩绝门元老,怎么可能去攻击你?”

    他愤愤不平,看沈振衣没什么动作,猜他不会对自己动手,底气又足了些。

    看来他是不知道。

    沈振衣微微摇头,这本来也在沈振衣意料之中,匡烈既然能够兽化,便不是王杞之这种半桶子水的公子哥儿能够指派得动,背后必然还有主使之人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你先回去吧,此事我会调查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也没必要与王杞之多说,摆了摆手,让他先行离开。

    王杞之想要追问匡烈的死,但又不敢,只能忍气吞声回去了。司马幽问他是怎么回事,他带着一肚子气,把一切对司马幽和盘托出。

    “你看此人是有多跋扈?杀了我的人,还要这般栽赃,真是叫人难忍!”

    王杞之捏紧了拳头,对沈振衣的不满与嫉恨已经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司马幽听着却沉默了,反问道:“匡烈是郎君创建斩绝门的时候便加入了,可算门中元老,怎么会有此变化?沈三公子还说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匡烈跟随两人,都超过一百年,怎么可能怀疑他的忠心?

    “没说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王杞之意兴阑珊,“下一域的探索,定要谨慎小心,不要让他再这么轻松。”

    他咬牙切齿,终究还是想要挣回这面子。刚才是沈振衣救他,在下一域中,肯定不会这么倒霉吧?

    休息饱餐一顿之后,王杞之派人开启了右侧第一扇门,众人又是鱼贯而入,进了另一片奇特的领域。

    “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沈振衣一入内,便能感觉到这里面的气息不对劲。

    杀伐之意,极为明显。

    “小心!我们似乎陷入阵法之中!”

    前方,司马幽的惊呼提醒声响起。

    嗤——嗤——

    刹那之间,空气中陡然浮现纵横光网,被光网控制之人,立刻被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“这是百擒抱杀阵!”

    司马幽中带着急切,“诸位稍安勿躁,只要我能找到阵眼,便能轻易度过。”

    看来这一次,进的是阵域。

    晋王四大家将,各有所长。王杞之和司马幽摆明盯着元兽宝典而来,沈振衣却没有什么特意想要的东西,故而随意走走,不着急。

    倒是王杞之沉不住气了,他狠狠一拳拍在桌上。

    “真是倒霉!”

    若是能够直入先祖的区域,他何至于受那么多窝囊气。刚刚的毒域让他心有余悸,这阵域,虽然他也有准备,但总是多迁延功夫,耽误他拿元兽宝典。

    他想着想着便烦躁起来,不自觉地了手指,锋利的指甲在她腮边划了一道血痕。

    “哎呀!”

    王杞之痛呼一声,发现自己的右手已经安全变成了腐朽多毛的爪子。

    他注意到了一刹那的失态,同时也发现,沈振衣盯着自己在看,同时嘴角一牵,只淡淡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王杞之赶紧服物,抑制住体内兽化的发作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距离兽王宝典太近,王杞之只觉得心里闷闷的难受,暂时也不敢不控制自己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这是阵域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也回头对龙郡主道:“阵法传承,千变万化,你若有心思学,我便去为你取来。”

    紫宁君得了千红一窟之毒后,攻击力量犀利了一倍。

    楚火萝也有自己的元磁剑法傍身,沈振衣想给龙郡主也多准备些可以进阶的武学。

    “但凭师父安排。”

    龙郡主甚为感激,点了点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