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四十二章见者有份
    “师父,救救他们吧。”

    龙郡主动了恻隐之心,这万毒房着实恐怖,若不相救,只怕这么多人就都会无声无息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沈振衣若是想查清楚刚才那些兽化之人,为什么会出现偷袭他们,也得将他们拉出来问话才行。

    王杞之也发觉沈振衣回来了,隔窗喜道:“三公子,你是不是取得辟毒珠回来了?还望救大伙儿一救,大恩感激不尽!”

    他在其中功力最高,暂时还没有生命危险,但是看到身边的人种种诡异死状,心里也是只打鼓。好不容易盼到沈振衣回来,也就拉下脸呼救。

    “这时候知道求师父了。”

    楚火萝嘀咕一声,她对这拨人实在没什么好感。

    沈振衣却依旧淡然,面带微笑,“王郎君不必担心,我现在便以辟毒珠开启万毒房的大门,你们不要惊慌,鱼贯而出即可,便不会受机关毒药所害。”

    万毒房的设计极为精巧,但凡在其中有任何异动,都会被毒素所伤,如果被困在其中,其实唯一的选择就是安安静静等死,还能多活一会儿。

    不过辟毒珠正是万毒房的克星,除了可解房中百毒之外,同时也是机关总枢纽的钥匙,只要投入辟毒珠,便能够开启大门,将被困在万毒房中人都放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。”

    王杞之像鸡啄米一般点头。

    沈振衣便将辟毒珠交给紫宁君,紫宁君通读了一遍毒血真经,对用毒之法虽然还不擅长,但知道如何使用这辟毒珠,便上前开门。只将辟毒珠在大门口枢纽盘上转了两转,便听咔咔声响,两扇大门徐徐打开。

    在万毒房中诸人都被吓怕了,眼看这时候大门开启,哪里还能控制得住,推推搡搡,挤着向外飞奔。

    有人本领稍弱,被旁边强壮的人一挤,撞到门扉,登时一排毒箭射下,见血封喉,死了数人。

    “挤什么挤!”

    楚火萝皱眉大喝,“不想死的,就给我乖乖排队,否则中毒身亡,师姐可不会救的!”

    眼见脱身在即,又出意外,这些乌合之众才胆战心惊,只能按着楚火萝的吩咐,排队鱼贯出城。

    王杞之心急如焚,但他作为一队领袖,就算急着想离开这危险之地,也不好表露出来,只能眼睁睁地瞧着大部分人都出去了,才与司马幽一起殿后,急急离开——生怕大门会突然又关上了,将他关在里面。

    直到走出万毒房,他才松了一口气,惊觉背上的衣衫都已经被冷汗浸湿了,额头也是一片白毛汗,哪里还有什么仪态可言。

    “不想这个王杞之,居然胆子这么小。”

    楚火萝扁了扁嘴,小声与龙郡主议论。刚出场的时候,王杞之还一副人模狗样,现在是彻底放飞自我了。

    龙郡主便笑道:“泰山崩于前而目不瞬,这等沉稳气度,除了师父之外又有何人及得上?这王杞之金玉其外败絮其中,不足一哂。”

    她们算是把这王郎君看透了。

    但她们没想到的是,王郎君之后居然又做了一件无耻的蠢事。

    从万毒房出来,脱离险境,听说沈振衣已经过了毒域四关,见到了毒将的虚影流魂,取得辟毒珠与毒血真经的传承,那毒域自然没有再探索的价值。

    利用辟毒珠,可以控制毒域枢纽的走向,关了飞雪坪上雪中七情的剧毒,紫宁君开启离开的大门,众人回到了陵墓中的甬道暂作休整。

    这时候王杞之却恬不知耻地派人来与沈振衣商量。

    “沈三公子,毒域之中,多亏你救得大家性命。不过不管怎么说,这次探索古代遗址,乃是大家倾力合作,得了宝物和传承,当然要见者有份。”

    来者是个油嘴滑舌的小人,他带着令人恶心的笑容,像苍蝇一般喋喋不休。

    见者有份?

    楚火萝简直想嗤笑出声,如果没有师父去救他们,这些人早就统统死在万毒房中,还好意思来分东西?

    真不该救他们!

    都怪师父心软!

    楚火萝正要喝骂,沈振衣却挑起眉毛,从容问道:“哦?不知道要如何分法?”

    那人听一番话说下来,沈振衣并没有喊打喊杀,不由大喜,笑道:“别人也就罢了,但这古代遗址乃是王郎君发现的,他邀请三公子来此,也是一番好意。如今三公子既有所得,那当然应该分他一份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一顿,看沈振衣仍然微笑不语,心中大定,得寸进尺道:“王郎君也不好意思来与三公子说,但三公子大人大量,想必也不在乎区区身外之物。故而我就托个大,倚老卖老,便请三公子将辟毒珠分给王郎君,《毒血真经》便由公子自己留存如何?”

    他说得得意洋洋,仿佛将毒血真经留给沈振衣,已经是留了天大的好处一般。

    若不是实在众人在毒域中没出什么力,纯粹是拖后腿的,说不定他还会要求沈振衣将毒血真经传给众人翻阅一遍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“无耻!”

    楚火萝终于按捺不住,厉喝道:“这都是我师父有本事得来的,凭什么要分给你?若不快给我滚,欺我手中剑不利么?”

    那人吓了一跳,把眼望着沈振衣,“令师尚未发话,哪里轮得到你?”

    他觉得沈振衣是个好性子的。

    沈振衣确实不耐烦与他多说,“火萝的意思,便是我的意思,若无旁事,还请快滚。我就是在意身外之物,与你何干?”

    他语气客客气气,尤其是“请”、“滚”二字说得有趣,楚火萝不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人讨了个没趣,被沈振衣目光一扫,只觉得心中一凉,忽然觉得自己怎么吃了熊心豹子胆,敢来像这个煞星要东西?

    赶紧缩了缩脑袋,怏怏地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这时候沈振衣把他叫住,“我倒是想起一事,你去把王杞之叫来,我有话要问他。”

    刚才纷纷乱乱,沈振衣来不及询问,现在出了毒域,他当然要将兽心人之事给问个清楚明白。

    到底是谁把兽心人混了进来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