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三十七章千红一窟
    毒将一愣。

    这说得似乎也有道理。

    她这一万年做鬼魂的时光百无聊赖,有时候也不免后悔没有将自己的惊世艺业给传下去,又会幻想会不会有什么俊彦之才来此传承她的本领。

    所以不断地研究着新的毒药,希望能够给过来拜师的人一个严格的考验。

    ——但她确实没想到,以自己毕身本领做出来的毒药,天下间又有几个人能够解开。

    ——就算能够解开,谁还稀罕当她这老鬼的弟子?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毒将犹豫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沈振衣偏偏又开口了,“你也不必担心,千红一窟虽然极为霸道,但也不是无法可解。你既然想要解此毒,不仿让我试试。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毒将发愣,明明自己要改变主意了,这个年轻公子居然还想尝试千红一窟?

    她瞪着浑浊的双眼,上下打量沈振衣,心中朦朦胧胧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成为鬼魂之后,许多不重要的记忆会缺失,只是以前的执念保留,维持着虚像的身体。一万多年前的事,她早已忘记了,但莫名觉得这个年轻人有些面熟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
    鬼使神差的,毒将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弃剑山庄,沈振衣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施施然回答。

    弃剑山庄,沈振衣?毒将绞尽脑汁,对这个名字还是没有什么印象,但这种熟悉感,却不可能是假的。

    ——对于鬼魂来说,一切都是虚无,唯有感觉和情感,反而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……在什么地方见过你?”

    毒将踌躇发问。

    沈振衣微笑,并不作答,只是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——这是索要千红一窟了。

    “不对!不对!”

    毒将看到他莹白如玉的手掌,陡然厉声尖叫,“你这是万毒不侵之体,就算是千红一窟,对你也没有作用!”

    她双目发亮,惊呼道:“老身用毒这么多年,从来也未曾见过真正的万毒不侵,想不到死后万年,居然有人送上门来……可惜!可惜!”

    如果是生前遇上万毒不侵的人,那她早就不顾一切将人掠来,在此人身上,不知可以试验多少种新型的毒药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,阴阳相隔,她也已经没有哪种执念了。

    “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,这万毒不侵的体质,难道在什么地方见过?

    毒将皱眉沉思,却无论如何什么都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楚火萝却兴高采烈,大笑道:“毒将婆婆,既然我师父万毒不侵,那不就已经过了你这关卡么?你可以将辟毒珠交给他了吧?”

    别的什么东西,楚火萝还不稀罕呢。

    早点将辟毒珠拿来,救了那些被困在万毒房的人,快点离开这阴森森的毒域,楚火萝还急着去驯兽之牢,猎取凶兽,来完成宗门升级的任务呢。

    “不算。”

    毒将心不在焉地回了一句,摇了摇头,“这怎么能算,我要的传承之人,是要他有解毒本领。他只是天赋异禀,不受毒药所侵,这种人更不容易体会到毒的可怕,我更不能轻传。”

    她的目光在众人身上打转,冷笑道:“除非我用千红一窟给你们其中一人下毒,他能够解开,这项考验才算通过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

    楚火萝的目光一下子转向了怒千发。

    怒千发瞠目结舌,“又是我?”

    “他也不行!”

    毒将气极反笑,“他不过是用截血之法,暂时保住他的性命而已,如今已经万毒攻心,再给他一个千红一窟,那无论如何都解不了毒,能算什么?”

    看来这法子没法再用,楚火萝愁眉苦脸,凑到沈振衣身边问道:“师父,你到底有没有把握,你若有把握,就让我来试毒吧!”

    她对沈振衣有充足的信心,只要沈振衣说一声,她自然是赴汤蹈火,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龙郡主赶紧阻止,“师父,我有龙族血脉,体质最强,不要让师姐来,我来试毒吧……”

    龙族有却毒、自疗的天性,龙郡主血脉极醇,虽然不能说是真龙,但吸收了蛟龙骨中的先祖记忆之后,本身异能也恢复了几分。她对毒的抵抗力最强,沈振衣要治起来应该也最容易。

    毒将嘿然而笑,“你们倒是胆子大,小姑娘,别说是龙族血脉,就算真龙在此,我的千红一窟也能毒死它十几遍,你还敢试么?”

    沈振衣伸了伸手,拦住了楚火萝与龙郡主,“我虽然能治,但千红一窟对你们没有什么好处。这一次的机会,你们就留给紫宁吧!”

    他招手将紫宁君唤到身边,“刚才用万毒换血之法,我倒是想出来一个主意,增强你冰炎的威力,用这毒将的千红一窟,稍有冒险,你可愿意?”

    紫宁君当然没有任何异议,“听凭师父安排。”

    她只需要静静站在沈振衣身边,沈振衣叫她做什么,她就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有几个忠心耿耿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毒将叹了口气,“不过你何必要枉送她的性命,这千红一窟,我自己都没有解药,你能怎么破解?”

    沈振衣微笑摇头,“你浸淫于用毒之道这么多年,却忘了毒的本质。千红一窟用了之后,若不强求解,而是将其与自身武学结合,就非但不是毒药,而成了补药了!”

    以毒攻毒,以毒练武,在七伤世界,也算寻常。但毒将后来炼制的毒物毒性越来越重,不但可以毒人,甚至能够毒天地,到了这个地步,哪里还有以毒论武之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得太简单了!”毒将摇头,一边凌空摘下一个玉瓶,从玉瓶中倒出一粒鲜红色拇指大小的毒丸,小心翼翼地捧在手中,更以青色透明的光罩将其封闭。

    “这便是千红一窟,你别看这么小一颗,放出去能毒死亿万人。便是氤氲出来的毒气,都可以让神人境武者中毒,所以我将他封印在此。”

    她顿了顿,沉思一阵道:“你将这毒丸切下一片,大约四分之一,喂你的弟子服下吧。”

    ——虽然哪怕只是一点,也是致死量,但少一点的话,至少也能够增加抢救回来的几率。

    看那小姑娘娇滴滴的模样,毒将也心软起了怜香惜玉之心。

    可惜沈振衣从来不按套路出牌。

    他微笑着摇头,“四分之一?那怎么够?毒将既然见赐,便将这一整颗千红一窟,都给紫宁喂下去吧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