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三十五章绿水潭
    不好!

    吾命休矣!

    怒千发心中大叫,只一刹那间便觉得脑中晕眩,脚下发软,那一道细细的伤口,立刻变成了黑色。

    刚才沈振衣千叮咛万嘱咐,千万不要被这尖刺划伤,现在他不争气,还是受了伤,难道……难道便要中毒死了么?

    恍恍惚惚中,他只有这么个念头。

    “三公子……在下无能,就此去了!只求三公子回返霸王城之后,能帮我照拂碧纹。大恩大德,难以言谢,只有下辈子结草衔环以报了!”

    感觉到死亡即将降临,怒千发没了平日的纨绔气,痛哭流涕,身子缓缓软倒,只感觉那一瞬间身上又多被刺伤了几个地方……

    这回,那是死上加死了,听说荆棘路的毒素,便是大罗金仙下凡也解除不了。

    那这回哪儿还有活路?

    确定了自己必死无疑,怒千发反而宁定了些,自暴自弃地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人怎么这般没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说要给师父当向导,我看是他运气好,入了师父的眼,以后一定大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朦朦胧胧中,怒千发听到楚火萝叽叽咕咕的声音,勉强张开双眼,却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一块平整的大石头上,并不在可怕的荆棘路中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没死?”

    怒千发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睛,回头一看,果然荆棘路已经被他们甩在身后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通过了毒域四大关卡之三的荆棘路?

    怒千发仍然有点懵懵懂懂,但看着身边白衣胜雪的沈振衣,料想也只有是沈三公子救了自己。他身躯沉重,暂时无法起立行礼,只能感激点头道:“多谢公子再一次救命之恩,在下真是不自量力,拖了公子的后腿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却不在意,他救人也不过顺手为之。怒千发既然选择跟随他,那这一段,自然有他的好处,这本来也就是人的机缘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中了荆棘路之毒,是三公子救了我?”

    怒千发回想起来,身上几个刺伤的地方还隐隐作痛,好奇问道:“不是说荆棘路的毒无药可解么?公子怎么能够解毒?难道……已经得了辟毒珠么?”

    辟毒珠可解万毒,至少毒域中的毒药,都是能够解除的。

    自己到底昏迷了多久,难道沈振衣趁着这一段时间,连辟毒珠都已经拿回来了?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快!你倒是想得美!”

    楚火萝嗤笑出声,“师父说了,解毒之法他不是没有,但是你身体太弱,承受不了。所以你现在还是万毒归心的状态,如果不能尽快找到辟毒珠,那也随时会死。”

    啊?

    怒千发魂飞魄散,哀求望着沈振衣,“公子救我!”

    他之前还有几分英雄气概,但是死里逃生一次,当然吓坏了,只希望能够好好地活下去。

    沈振衣淡然道:“不必担心,我以截血之法,暂时封住了你的内循环,只要毒素不继续上行,暂时你就不会死。身为神人境武者,被截血三五日,应该也不会有大碍。三五日之间,我们一定能够找到辟毒珠,解了你身上牵机、命、无追、百里蛊等十二种奇毒就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我就晕了一下,居然中了十二种奇毒?

    怒千发苦笑,幸好有沈振衣在,不然的话,自己当真是死得不能再死。

    他奋力挣扎,勉勉强强站了起来,一身武学虽然能够施展,但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。而且身体手脚冰凉,大约这就是被封了内循环的后遗症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醒了,那我们便继续出发吧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看了看前方,“过了绿水潭,就能到达毒域的中心了。”

    绿水潭不再是水银。

    静谧的液体,犹如一块巨大的翡翠。

    这其实是个大湖,湖中央有一座小岛,应该就是毒域的中心。

    这次楚火萝没有贸贸然说飞过去,她投掷了一个石块,落入水中,却连一点声响都没发出来,只有一小圈涟漪,随后便再无动静。

    就好像能够包容一切,那碧绿曼妙的水系,更是带着一种特殊的诱惑力,让人不自觉想要投身其中。

    “这水潭有些古怪……”

    龙本是水族,龙郡主本来对水潭之类全无畏惧,她甚至血脉中自带控水之能,可以让江水分开,如履平地。

    但这碧水潭的水,却完全不受她的控制。

    “因为这不是水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轻轻叹息。

    “这是毒。”

    纯粹的毒。

    几千几万种毒,融合在一处,以特殊的提炼手法,成为这宛若水晶的湖。

    这湖里的任何一滴液体,拿出去便能毒死一头神境的凶兽。

    当初也不知道毒将费了多大的功夫,花了多少资源,才能建成这绿水潭。

    “毒者,天地之秽气也。”

    低端的毒,只是用来毒人身。

    高端的毒,确实用来毒天地。

    天地尚且中毒,失去力量,那人被毒,就只是顺手的事了。

    毒,和元磁力量一样,本身也是一种破坏天地之力,让神人境强者失去力量的诡异之物。

    在这氤氲毒气的笼罩范围之内,武者同样无法腾空飞行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龙郡主也觉得一筹莫展。

    “实在不行,只能以人为舟了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微微一下,目光转向了怒千发。

    我?

    怒千发指着自己的鼻子,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……以人为舟?”

    他不明白。

    不过当怒千发被摆在绿水潭上漂浮,沈振衣和三个女弟子都站在他背上的时候,他当然就明白了什么叫以人为舟。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沈振衣的手指向后轻点,怒千发觉得自己被一个巨大的力量在腿上一推,身不由己乘风破浪,劈开绿波,直直前行!

    他反正被截血封住了内循环,身体并无感知。

    ——至于多受几种毒……反正他也已经中了十二种必死的剧毒,再多种几百种,似乎也没什么妨碍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噗……”

    怒千发嘴张开着,一路前行,一路大口大口喝着致命的毒水,倒是一点儿都不在意。

    人生,也难得有这样的体会。

    怒千发啼笑皆非,心中反而是一派淡定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