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三十四章荆棘路
    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。

    王杞之被困在万毒房,只有低声下气恳求沈振衣救命才能活命——他要将自己所知关于毒域的所有消息,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地告诉沈振衣,还得在这危机四伏的地方为沈振衣祈祷,希望他能顺利地得到毒将留下的宝物。

    这叫什么事!

    看着沈振衣飘然而去的背影,王杞之咬得嘴唇都出了血,面色煞白。

    他世家子弟,自小锦衣玉食,就算来到外城,也一直是被人捧着,何尝受过这等挫折与羞辱?

    “沈!振!衣!”

    王杞之咬牙切齿,对沈振衣的恨意也不知从何而来。

    “郎君。”

    司马幽从身后拉住了他,“稍安勿躁,只要能够得到元兽宝典,咱们自然能够有找回场子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元兽宝典。

    想到这势在必得之物,王杞之缓缓垂下了手,叹息道:“司马,多亏你这么多年,一直陪在我身边,默默支持我。若不是你,我绝走不到这一步。”

    司马幽微笑道:“你我何必再说这个,万毒房虽然可怕,但并非立时发作,咱们还是召集人手,准备救治为好。这会儿正是收拢人心的时候,你可千万不能再失态。”

    王杞之点头,强忍控制自己的情绪,指挥众人,暂时将万毒房中的恐慌情绪压制下来。

    就听司马幽朗声道:“诸位不必担心。沈三公子已经拿着地图,前往毒域的核心区域,只要他取得辟毒珠回来,便能够将我们全都救出来,然后广大毒域,就任诸位横行了!”

    有辟毒珠在,这一片毒将区域内的毒,对队伍就不会有什么威胁了,到时候只要稍微小心点,自然可以得到许多上古的遗藏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将要到手的好处,大部分人都克服了恐慌。

    王杞之听到司马幽仍然要用沈振衣来稳定人心,心中更是恼怒,但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沈振衣几人,却施施然走在前往毒域核心的路上。

    陵寝之内,以金银为日月,以铜铁为山脉,以铅汞为河流,虽然比不得陵寝外强夺天地之力,造日月光辉来得巧夺天工,但也恢弘大气。

    他们走了一段路之后,纷纷扬扬的飞雪停了。

    沈振衣收起伞,四面张望道:“这么说来,这就算已经过了飞雪坪。”

    雪中七情之毒由外而内,一旦沾染,难以排解,他虽然不惧,却也得为三个徒弟和怒千发遮挡。

    到了这儿,却不用麻烦了。

    回头望去,只见轻雪飘飞,一座高楼灯火阑珊,正是万毒房的所在。

    “师父,那个王杞之与司马幽明显就不怀好意,我们真的要去救他们吗?”

    楚火萝对他们可没什么好感,恨不得他们早点儿去死。

    沈振衣点头道:“毕竟万毒房中,还有几百号人,他们都有妻子儿女,若是让他们就这么死了,未免有伤天和。”

    这几百人中,也就少数是王杞之的心腹,其余一些人不过是起了贪念,跟随来寻宝罢了,罪不至死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楚火萝仍然提不起什么兴趣,她意兴阑珊地向前张望,只见密密麻麻一大片低矮的黑影,仔细看时,正是满带尖刺的灌木,昏暗中显得狰狞可怖。

    “这应该就是地图上所载的荆棘路吧?这般低矮,我们飞过去又怎样?”

    按照守陵秘谱上的记载,荆棘路乃是毒将花费数十年功夫,以精铁玄铜炼制的诡异武器,铺开覆盖有数里宽广,每一种荆棘都带着不同的奇毒,任何人从这里经过,只要稍稍擦伤,都难免被毒液侵蚀,难逃性命。

    这种令人防不胜防的鬼东西最适合用在伏击的战场上,毒将以此帮助晋王征伐,立下数次奇功。

    后来毒将殉葬,便将这荆棘路移植到墓中,保护自己的棺椁和遗存。

    听起来倒是很厉害的东西……

    但是,只要事先有了防备,从荆棘路上空腾空而过,不就行了?

    “你尽可以试试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微笑,并没有直接指出楚火萝的错误。

    一路走得太顺,也难免会形成骄娇二气,不如让她们自己去尝试,受些小挫折,才能有所领悟成长。

    楚火萝乖觉,才不会亲身去试,眼珠子骨碌一转,对怒千发贼忒嘻嘻笑道:“你,飞过去试试!”

    怒千发哭笑不得,连连摆手道:“毒将如此布置,必有深意,在下修为浅薄,可不敢轻易尝试,免得丢了性命。”

    楚火萝扁了扁嘴,似乎不满意他的胆小。

    但除了怒千发之外,她也不可能支使紫宁君与龙郡主,想了一想,便将寒衣剑拔出,吹了口气,将剑射出!

    寒衣剑化作一道白光,飞掠荆棘路的上空,但还没飞多远,速度忽然降了下来,仿佛有些滞涩,再进一段,更是晃了两晃,直接坠入荆棘路中,啪的一声,吸附在一株满是毒刺的铜制灌木上!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楚火萝啧啧称叹,“想不到他也会用元磁之力,这是以元磁束缚天地之力,让人只能硬生生地从荆棘路中穿过啊!这人真是狡猾!”

    如果刚才楚火萝真的不知天高地厚,想从荆棘路上空飞过,只怕这时候早就掉了下来,被扎得遍体鳞伤。

    荆棘路奇毒无比,还真不知道怎么救。

    楚火萝想到这一点,不寒而栗,脸上也微微变色。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微笑,“不过无妨,只要不动用天地之力,我们在荆棘路中正常行走,毫无问题。你们只要小心,不要被那些尖刺划伤即可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但这些铜铁的灌木排列极为紧密,只留下人能穿过的一条细小缝隙。

    楚火萝、龙郡主与紫宁君身形轻灵,在其中穿行还游刃有余,沈振衣更是闲庭信步,浑若无事。

    ——但怒千发可就苦了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能算是胖子,但身形魁梧,穿行其中本就艰难,看着那些形状诡异的尖刺上闪烁蓝光,更是心悸,不一会儿便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“三……三公子,我看我是不成了!”

    再往前走,只觉得荆棘路变得更为紧密,他心中沮丧,不免就打起了退堂鼓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他右臂一扭,被一根突出的尖刺划出了一道血口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