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三十三章万毒房
    万毒房!

    司马幽像是着了火一样,猛地蹦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万毒房?三公子没有骗我?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就听机括之声嘎嘎作响,整座房子就像是被什么巨大的力量拉扯一样,陡然开始变形!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做万毒房?”

    “惨了,我们被王郎君骗入绝境了!”

    这房子一变形,原本就因为沾染毒雪而恐慌的众人更是忍不住大叫起来,甚至有人开始将词锋指到王杞之身上,竟然是开始指责攻讦。

    王杞之气得浑身发抖,正要出言反驳,司马幽却死死拉住了他不让他说话,额头冷汗涔涔。

    “若是万毒房……若是万毒房……”

    司马幽的嗓音沙哑,面色古怪。

    王杞之这时候也知道问题严重,赶紧问道:“什么叫万毒房?司马你可知晓?”

    司马幽自小博览群书,虽然并未真正见识过万毒房的存在,但在书中却读到过可怕的记载。

    据说晋王的毒将痴迷于拥堵,甚至以万毒制造了一所房子,在这房子里面,所有能够接触到的一切,全都是毒。房子的人,就像是被食人花吞噬的虫子一样,都会消失得无影无踪,成为万毒房的养料。

    所以,万毒房,又被人称为“食人房”!

    在毒将之后,这种用毒的艺术几近失传,万毒房也就没留下几个。

    在万年的岁月里面,这些万毒房都陆续派上了用场,也陆续损毁。

    死在万毒房中的人,有世上知名的人物,也有肆意张扬的大盗,甚至还有手握权柄的大臣。

    但凡万毒房,便无生理!

    恐惧,迅速在屋内传播,有人本来就中了毒,如今压力,摇摇晃晃走到墙边呕吐。

    但吐出来的,并不是秽物,偏偏是一堆青色的小虫子!

    “你已经中毒了!”

    旁边的人群尖声惊叫,四散逃开,但那些青色小虫子却像是附骨之疽一般,张开翅膀一跃,飞入奔逃的众人背心,旋即那些奔开的人一起脸色发青,也忍不住呕吐起来。

    除了这些,还有靠在墙上休息,却被墙上的胶无声无息不痛不痒地融解了半条手臂,能反应过来,连骨头都已经废了一半,顿时发出杀般的惨叫,但知道此时,他仍然没有感觉到疼痛。

    墙壁、柱子、桌椅、床榻,甚至包括横梁与地面方砖在内,全都是大家认不出来的奇毒。

    一旦接触,或是吸入了房中灯油的气息,或者喝下了房内准备的清水,甚至是碰到了不知从哪里出现的飞蛾,一切都有可能中毒,一切都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而且当几种毒素混合在一起的时候,一般的解毒药物根本对其无用。

    如果说屋外的飞雪还是他们勉强可以抵挡的话,在这万毒房中,那干脆就是在等死。

    有人忍耐不住,不顾一切的全力一刀斩向墙壁,想要强行脱出,但只听嗤嗤声响,墙倒是被他劈出一条裂缝,偏偏从裂缝中喷出无数黑水,刹那间便将他融成一团白骨,还带累了身边几人。

    “不可!万毒屋中处处是毒,只有平心静气,不触碰任何东西,才能尽可能长的活下去。想要强行破壁,必死无疑!”

    司马幽这时候当然能够确定,他腾身而起,尽量让自己不触碰到室内任何东西,同时屏住呼吸,只有内呼吸维持。

    “三公子!”

    他挺直了身体,对着窗外的沈振衣一拱手,恳切哀求道:“我们不慎误入万毒房,接下来就只有依靠三公子了。只求三公子能够尽快取得毒域中的宝物辟毒珠与毒血真经,只要带着辟毒珠来此,便能够万毒房之厄!”

    “司马!”

    王杞之勃然大怒,恶狠狠地等着司马幽,“这等机密大事,你怎可告诉他?”

    这是他们王家祖传守陵秘谱中的记载,怎么可以轻易告诉他人?虽然他并不打算去取辟毒珠和毒血真经,但也不想白白便宜了沈振衣!

    司马幽无奈长叹,“郎君,此时若不托他,还能托谁?这些宝物,终究是身外之物,只要我们能够脱身,便有机会再得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你想死在这万毒房中么?”

    王杞之浑身一凛,刚刚看到了死去这些人的惨状,他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想死在这儿。

    而一旦万毒房,在房中的人,几乎没有自救的能力。

    他们只能求尚在屋外的沈振衣。

    王杞之并不笨,很快他就转过这个弯来。

    只有沈振衣取来辟毒珠,才能把他们救出来,而辟毒珠与毒血真经收在一处,沈振衣能够找到辟毒珠,也就能得到毒血真经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不如干脆点做个人情。

    司马幽想得比他通透。

    王杞之就是心里不愤,但到此绝境,也没什么好多说,便点头道:“要请沈三公子帮忙,辟毒珠便在毒域的中央,从这里前行,大约还要过几处难关。”

    他咬了咬牙,从怀里掏出一本小册子,翻了半天,从中撕下一页,递给了沈振衣。

    “三公子,这便是毒域的地图和所需注意之处……”

    这便是他们王家传了近万年的守陵秘谱,其中记录了晋王陵墓中各层各处的关键。

    王杞之当然不会把其他部分让出来,但这一页上,便都记载着关于毒将区域所有的一切。

    ——其实他们也早该防着万毒屋,只是没想到这一可怕的难关居然这么早就出现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漫不经心将这纸页交给了楚火萝,楚火萝毛毛躁躁扯起来就看,王杞之看得心疼,生怕自己家传的宝贝给弄坏了。

    “飞雪坪、万毒房、荆棘路、绿水潭。这算是毒域的四大难关?”

    楚火萝皱着眉头念了出来。

    飞雪坪大约就是他们刚才遭遇雪中七情的地方,而万毒房,则是王杞之这些倒霉蛋陷入之地。

    “你这儿有记载,还能吃这闷亏,王郎君,我怎么觉得你脑子有点儿不好使啊!”

    楚火萝摇头晃脑,还要指摘王杞之,直把他气得心肝儿疼。自知理亏,默默不言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