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三十二章雪中漫行
    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只是闭目点了点头,神色一点都没有什么变化,睁开眼睛仍旧神采奕奕。

    雪中七情这种毒,对他来说并无作用。

    “吓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楚火萝拍着胸脯,几人头顶也有这种雪花扑簌落下,不过在三丈之外,便被剑气隔绝,并不能伤害到他们。

    而旁边的情况却糟糕得很了,高手们鼓荡真气,召唤天地之力,想要挡住这如柳絮也如雪花般纷纷扬扬下落的奇毒,但仓促之间,哪里能挡得住多少?

    “快走!前面有房舍,快去避一避!”

    司马幽当机立断,发现前面有一栋建筑,不管里面有什么机关毒物,至少能够遮挡风雪。

    只要暂时隔开这无孔不入的“雪中七情”,就能够救这几百人一命。

    他拉着王杞之,当先带头就跑,他们的一众心腹当然也是紧紧跟上。其余附庸属下,觉得也没有别路好走,也只能咬着牙飞奔跟紧。

    风雪飘摇,这一小段路上,不知道留下了几人的尸体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真的不远,王杞之奔到那房舍门口,在不远处便一箭射开大门,风驰电掣般冲入其中,后面那些人也跟着一拥而入。

    中毒的急急忙忙找地方盘膝运功,没中毒的也心中惶恐,细细检查身上有没有不小心沾到了毒雾。

    只有司马幽细心,还仔细检查了一遍这房子有没有什么特异之处,等到发现这是一处空屋,这才暂时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——至少,并没有遇到直接的机关陷阱。

    他走到王杞之身边,叹息道:“我们是不小心落入毒域了,不过我看了一下,刚才那雪中七情毒性虽重,但神人境武者也不是抵抗不了,我们想想办法,定能找到出路,说不定还有大量的好处。郎君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一开始便误入害人性命的毒将区域,对士气自然是极大的打击。刚才一阵风雪,就夺去了二三十人的性命,更有同样数量的人中毒甚深,至少要在这儿休整半天,才有可能脱离危险。

    ——而这里一处莫名其妙的空屋,也未必就是什么好所在。

    司马幽不欲打击到王杞之的信心,所以好言劝慰。

    但王杞之好像充耳不闻,他只是呆呆地望着窗外,伸手指着,“你看……他……”

    司马幽一怔,不知道王杞之又看到了什么,探头向窗外一望,不由也是面色剧变。

    窗外,是一副宁静温馨的景象。

    小雪。

    脚下已经略略积起了一层薄薄的雪,踩上去会有一个模糊的脚印,空中纷纷扬扬的雪花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一个俊美的白衣男子,撑着一把青色的小伞,带着三四个人,如闲庭信步一般,赏玩着这在陵墓中显得有些奇异的景象。

    ——如果,这雪不是天下奇毒雪中七情,那这就是一副很寻常的赏雪图。

    但是,无论是王杞之还是司马幽,心里都清楚得很。这空中飘舞的每一朵雪花,都有机会夺取一个神人境高手的性命!

    他怎能这般托大?

    他怎能这般安逸?

    他怎能这般潇洒?

    王杞之咬牙切齿,恨不得立刻将沈振衣撕成碎片,自己去站到伞下。这种意态风韵,本该是属于他的,他一向是众人瞩目的焦点,一向从容不迫,为什么自从沈振衣出现之后,这一切就全都改变了呢?

    “他不畏毒?”

    “看来是百毒不侵。”

    柔软的雪花,打在沈振衣的肩膀,很快就融化消解,不留痕迹。

    如果是别人,被这雪毒所伤,当时就要毒发倒地。

    但沈振衣没有,他只是温柔而宁静地向前走着,间或还为自己的徒弟以及怒千发挡开那些杀人的雪。

    ——仍然是从容潇洒,并无丝毫急迫之相。

    与他相比,刚才拼命逃亡的众人,简直不好意思自称自己的是武者高手!

    “这位沈三公子,当真了不得啊!”

    这幅景象,当然跑到空屋中的人也都注意到了,有人忍不住拍掌赞叹。

    “是啊,沈三公子能谈笑间开白玉大门,过石翁仲道,如今又在毒雪之中闲庭信步。他到底有多少本事,真是深不可测!”

    “幸好这次探寻古代遗址,遇上了沈三公子,看来我们活着回去的机会大增了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上天保佑,来一次能有收获,不要像魏老三他们那样……”

    有些人物伤其类,看着窗外倒在雪地中,仿佛被毒药慢慢吞噬的、横七竖八的尸体,心中也不由凛然。

    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,武者遇到古代遗址,当然也不可能放过,他们来此之前,也都做好了赴死的准备。

    但像这样无声无息、没有尊严的死去,还是触及了他们心中的底线。

    底下嗡嗡嗡议论声越来越大,王杞之与司马幽也只能苦笑。

    遇到沈振衣一次又一次如神迹一般的表现,这些并不牢靠的手下有所动摇也是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“他对晋王陵墓的熟悉,出乎我们意料之外。”

    司马幽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,“他对此地必有所图,只希望他的目标与咱们不冲突。看他的准备,比我们这百年做得都充分,至少我们虽然备下了无数解毒药物,但难以像他这样,修炼成了百毒不侵之体!”

    这样的人,若说他无所图,司马幽自己都不信。

    不过,除了元兽宝典,这陵墓第一层中的东西,一切都可以让给他。

    “若是冲突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王杞之的面色苍白,百年图谋,难道要毁于一旦?

    “若是冲突的话,最好也不要在陵墓中解决。”司马幽苦笑,原本以为,进入晋王陵墓之后,将会是他们的主场,即使不依靠那些心思不稳的墙头草,也可以找机会干掉沈振衣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——沈振衣不趁机在陵墓中干掉他们,已经算是不错了!

    “我们忍……等到出了陵墓,再说也不迟!”

    司马幽咬了咬牙,杀意尽数收敛。

    此时,沈振衣已经走到了门边。他带着玩味的笑容瞧着这一所房屋,却并没有进门。

    ——别人进房是为了躲开毒雪,他既然不怕,当然就不用急。

    “三公子,何不请进休息一会儿?我们再商量一下之后该何去何从?”

    王杞之勉力挤出一个笑容,邀请沈振衣入内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却微笑拒绝,“一来是太挤了,我这人不喜欢凑热闹。”

    “二来,妙手毒将设计的万毒房,我实在是没什么兴趣领教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