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三十一章毒
    斥候回来之后,王杞之没过多久便通过司马幽发布命令。各队整列,准备在一刻钟之后,进入陵寝第一层,便从左侧的第一块区域开始探索。

    “古代陵墓,绝非善地,当时的古人,可没想到要给今人留下传承什么的。他们为了防止有人打扰他们的安眠,并严防盗墓贼,放下了无数厉害的机关阵法禁制,要随同王郎君探寻,必有好处,但你们也得听从命令,不然枉送了性命,可不怪我们。”

    司马幽言辞简洁有力,不少人觉得他说得有道理,都频频点头。

    如今抵达陵寝内部的总共有三百二十余人,有十几个打杂的留在陵寝外,准备扎营造饭,负责接应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三百人,都要随同王杞之列阵入内。

    ——毕竟人人知道古代遗址是个大宝藏,只要稍有自信,又怎么肯入宝山而空回?

    “这三百人的队伍中,斩绝门的底细,大约有三十人。”

    斩绝门不过是二级宗门,是王杞之和司马幽这百年来费尽心机经营出来的,核心骨干有三十人已经算不少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便是王杞之以自己的声望与丰厚的金钱招揽过来的人。

    就比如苦英,便是王杞之从城中请来的神人境第二重高手。

    ——也正是因为如此,此人被王杞之一剑斩杀,隐隐引起了请来人手的不满。

    再加上沈振衣的神奇表现,与王杞之一对比,那剩下十分之九请来的人手,便有些动摇。

    在列阵之时,倒有不少人要走到沈振衣的身边,向他示好。

    王杞之看到这情形,更是恼火。

    他当先带队,硬邦邦下令道:“我们进去!”

    三百人排作长蛇,鱼贯而入,才一踏进大门,便感觉到一股阴寒之气扑面而来,虽然墙壁上都挂着火把,但与外面那种强夺天工的自然造物光源还是远远不能相比。

    陵寝中的道路仍然很宽敞,实际上是延续了那一条石翁仲路,仍然容得下四辆马车并肩奔驰,而左右两侧,都是厚厚的高墙。

    石头墙上刻着不同的花纹,这些花纹应该代表着上古的荣誉和称号,如果有考据大师在此,或许能够通过这些花纹推测出墓城主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可惜……这种智慧渊深的人物,大多都被玄天城招揽去了,像霸王城这种穷乡僻壤,实在难以供养得起几个,王杞之队伍中,自然也是没有。

    “我们先探左一的墓城,诸位跟随郎君一起来。有郎君一马当先,定然不会有什么危险。”

    司马幽语气诚恳,倒是有显得有足够的说服力。

    仿佛是为了印证他的话,王杞之抢先走到左一的墓城城墙正中,果然见到一道巨大的千斤闸门已经落下,将大门关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王杞之冷哼一声,上前抓住了千斤闸用力往上一提。

    只听嘎嘎声响,绞盘转动,那千斤闸竟然是硬生生被他提起来了一截。

    要是平时,王杞之从来不干这种脏活累活,只是此时为了表现,也实在无奈。

    甫一入手,他就发现这所谓的城门千斤闸极为沉重,甚至比全部精铁的城墙重量都不遑多让。

    ——难道说当时的晋王治下,已经知道了用强力的防御来抵挡凶兽的进攻!

    这么说来,晋王也不是一个完全传统死脑筋的军人,他若在世,必然不至于让凶兽做大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“诸位,王郎君先托着千斤闸,你们先过!”

    司马幽看王杞之的神情,知道这个巨闸恐怕肯定不止千斤,便是他神人境第二重巅峰,觉得也有点吃力。

    此时他也没办法以蛮力出局,只有赶紧组织众人进门,好为王郎君省点力气。

    有人这般任劳任怨,沈振衣当然也不客气,他携着三个弟子和怒千发,跟随人群,施施然通过了城门。

    经过王杞之身边的时候,沈振衣还对他说了一声谢谢。

    “王郎君果然天生神力,多谢你为我们开门!”

    王杞之气得肺都快炸了,谁说我是为你开门?

    楚火萝更为促狭,“王郎君,这扇城门就麻烦你了,之后三扇城门都有千斤闸,到时候也得靠你了!”

    混帐!

    王杞之心中暗骂,你将我这世家公子当成干苦力的啦?

    墓城门口,用来阻塞大门的巨闸,因为其重,一般称之为千斤闸,而墓穴门口因为放下了就不必举起,往往又称为断龙石或者断生石,以为这将生与死的边界彻底隔开。

    这里古人又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法,将天地之力凝聚在千斤闸断龙石上,饶是王杞之力量超群,也觉得有点儿吃不消。

    如今楚火萝嘲笑他还要再干三遍同样的苦功,叫人情何以堪?

    王杞之想要否认,但既然这座墓城的千斤闸他主动扛了,似乎也没有理由推脱扛起另外三座墓城门开门的责任,只能歪着头生闷气。

    楚火萝哈了一声,挽着师父进门,好奇的东张希望。

    沈振衣的面色,却一下子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他望着空气中有些雾茫茫的白色颗粒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楚火萝有些好奇,看起来像是杨花,又像是飞雪,但又并不一样。何况这也不是季节啊。

    沈振衣伸出手指,那一点雪白的绒花落在他的指尖。

    “这是毒。”

    他轻轻叹息。

    “是天下间最毒的奇毒之一,雪中七情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刚刚进入区域中的许多人都发出了哀嚎,那看似无害的雪花,落在身上,却成了杀人的利器。

    境界稍低的,还未来得及运起真气抵御,便浑身发黑,滚倒在地,哀嚎几声便断送了性命。

    功力稍高的,立刻盘膝而坐,凭着高深的真气与天地之力将奇毒隔绝在外,但这也是治标不治本,时间一长,只怕所有人都要中招!

    “退回去!”

    王杞之知道不对,急急命令后退——这分明应该是毒将的区域,在这里会遭遇奇毒的攻击,防不胜防,却无法得到他想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——但这时候再回头,哪里还有回头之路?

    干支流转,四相变化。

    入口,并不一定就是出口。

    众人哀嚎绝望,沈振衣却只看着手指头上毛绒绒的雪花,轻轻一口啜吸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师父!”

    楚火萝三人大惊。

    明明是说毒药,为什么要吃下去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