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三十章四大区域
    “师父,你不是说在这陵墓中,应该有各种凶兽的么?我怎么什么都没看到?”

    楚火萝东张西望。

    他们关注的重点,其实一直与王杞之不同。

    王杞之一心谋夺元兽宝典,当然也期待着古代遗址中其他的宝物和武道传承,总是担心沈振衣会来抢他的。

    但沈振衣其实并不想要这些。

    他顺路来此,当真只是为了吊唁一下故人而已。

    至于楚火萝,她只是听说陵墓中凶兽好找集中,所以才想要进来完成她一口气接下的十个任务罢了。

    ——钻地魔牛和迷神白羊之后,现在还剩八个。

    但是,目前看来,陵墓中一片空空荡荡,除了几十个石翁仲之外,其他就什么都没了。

    “当然要第一层之后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微笑,“晋王有四大家将,第一层便是他们的埋骨之所,其中有一人擅驯兽,那人棺椁附近,必有凶兽之牢,到时候去那儿转一圈,什么任务都能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楚火萝大喜,不过转头又犹豫道:“等等,师父,这可是万年前的陵墓。凶兽还能活着么?若是还活着,那这万年下来,可得多厉害?”

    大部分凶兽,都有随着年龄而增强力量、境界的本事,除非是衰老得快要死了,否则一头能活万年的凶兽,想也能想见他们的强大。

    沈振衣哈哈大笑道:“当然不会有万年凶兽,凶兽之牢,必然会限制凶兽的寿命,以免它们有突破跑出的可能,然后让它们自行繁衍,想来流传到如今,也不至于绝种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?”

    楚火萝啧啧称奇,想不到有人能够在坟墓里饲养凶兽,在无人管理的情况之下,还能够存活一万年。

    光听这本事,就值得去见识见识。

    龙郡主谨慎,又问道:“那除了这擅长驯兽的家将之外,还有三位,不知是什么本事?”

    想来陵墓中的凶险,都应该与这些家将擅长的本领有关。

    沈振衣赞许地点了点头,开口一一描述。

    “家将中的第一人,想来就应该是那位王郎君的先祖,人称‘兽王’,修行元兽宝典,可以化身为无敌凶兽,有万夫不当之勇,要是我没猜错,他应该就是为此而来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王杞之听到沈振衣的话,只怕会惊得连下巴都掉下来。

    这他一肚子心心念念以为的小秘密,沈振衣全都知道得一清二楚,甚至……可能比他本人还清楚。

    “另外两名家将,一擅用毒,一擅布阵,想来这第一层,也算是危机四伏。纵然王家曾是家将之手,作为后人想要得到前辈的传承,只怕也没那么容易……”

    楚火萝眨了眨眼睛,好奇问道:“师父你怎么知道那人是兽王后裔?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,刚才他贸贸然机关骸骨兽的守备范围,早就被一刀砍死了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淡然而笑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这一层拐弯抹角的关系,王杞之又怎么可能有晋王陵墓的机会。

    只可惜他心术不正,贪心过炽,只怕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。

    斥候陵墓第一层之后,发现正如之前王杞之和司马幽所说,分作四块区域,中间以十字道路交叉。

    他们沿着十字道路走了一遍,发现四面皆没有出口,除此之外,并无异常。

    至于四块内部区域,他们并不敢随意探入,回来禀告王杞之,让他来做决断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祖传的守陵秘谱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王杞之脸上露出期待的神情。

    守陵秘谱中,第一层的情况说得最为分明,这晋王的四大家将陪陵,也是目前王杞之能够够得上的最大难度。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到底哪一块是先祖的陵寝,目前还无法得知。”

    整座陵墓,是个巨大的阵法,四相方位,变化不停。

    据说当时的堪舆高手,能够以天象变化推算,算出这四区域各自属于何人,但现在的堪舆博士,显然没这个本事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话,我们只能一块一块地探索了。”

    司马幽也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每一块区域,都相当于一座小城,即使是几百人的队伍其中,也不会觉得局促。但据守陵秘谱上记载,这几个家将都不是省油的灯,更兼心狠手辣,未必会让后来人白白占了便宜。

    每进一个区域,就要有折损大量人手的准备。

    如果能够一次便选中,那自然是谢天谢地。

    “又或者,让众人分头探索?”

    王杞之脸上露出怨毒之色,“不管其他区域的人死不死,只要能够传出来消息,咱们就知道该重点攻略哪个区域。”

    四大家将,手法不同。

    如果有人中毒而死,应该那片区域就属于毒将;如果是被凶兽撕咬,那就应该属于凶帅;如果被困其中,而死,那必然是军师。

    ——如果,是被人活生生,正面击败。

    ——那多半就是王家的先祖兽王了。

    毒将、凶帅、军师、兽王。

    正是晋王手下的四大家将,其中以战斗力最高的兽王为首。这四大家将,曾经为晋王立下汗马功劳,这才有死后陪葬的荣幸。

    “不可……”

    司马幽叹气。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那位沈三公子在,如果我们之前白玉大门和石翁仲道都没有损折人手,那或许可以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因为如果这样,王杞之的威望必然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,众人绝对服从命令。

    如今沈振衣数次表现,王杞之却丢了好几次脸,人心离散,难以控制。

    这时候再分头行动,不知道别人会作何想法,变数太多。

    “我们还是一个个区域进去,让这些炮灰多死一些,也未必就不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司马幽的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过,露出一丝不屑之色。

    这些人,大部分是骗来给王杞之当炮灰的,侥幸在前面两关都未曾折损,如今正是得意忘形的时候。

    让他们死一批,才会对探查古代遗址这件事的凶险有更明确的认识。

    到时候,才是王杞之重建形象,再度完全控制这个队伍的时候。

    王杞之微微点头,明白了司马幽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冷笑道:“好,那就让他们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