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二十九章元兽宝典
    “我……道歉。”

    王杞之俏脸胀得通红,转身对前面两具石翁仲各施一礼。

    石翁仲沉默地收回了武器,这就是同意他可以通过了。

    后面诸人,一拥而上,司马幽叹息着搀扶王杞之,一起穿过这条石路,抵达第一层陵寝的入口。

    “先派斥候下去探索,其余暂时在门口休整,有消息再。”

    司马幽代替王杞之,有条不紊地发布命令。

    如今虽然人心动摇,但队伍的骨干还是王郎君的死忠,斥候队伍雷厉风行,其余人也不知道陵寝中到底什么情况,不敢轻举妄动,便都堵在门口休息。

    沈振衣也不着急,只叫楚火萝、龙郡主和紫宁君三人,取了三柱清香,就在陵寝外围拜了致意。

    “师父,这陵墓的主人你认识?”

    楚火萝吐了吐舌头,虽然知道自己问得没道理——这死者是万年前的人——但弃剑山庄沈三公子,不是一向都很没道理的么?

    沈振衣微微一笑,并未回答。

    万年之前,听起来是非常遥远,但对于有些人来说,可能只是回眸一瞬。

    紫宁君、龙郡主不去追根究底,就听师父的话,恭恭敬敬上了香。

    旁边不少人看他们这般行为,为求心安,也是陆陆续续上香叩拜,以至于陵寝门口,一片香烟沸腾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王杞之远远望着,咬牙切齿,他没想到随意带来的沈振衣,居然成了这次行动的心腹大患。

    “真不该将他带上,便是当时翻脸,也比现在好些!”

    刚才沈振衣露出一手,让石翁仲化敌为友,那可不知比他高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司马幽面色凝重,不过也反过来劝他,“郎君不必在意,这沈振衣处心积虑,对晋王陵墓的了解比我们还深,怕不是早有图谋。就算是郎君不带上他,他也会暗暗跟上,到时候敌暗我明,更难对付。”

    王杞之烦躁道:“这我也知道,但你说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现在来也来了,沈振衣在队伍中的影响力也增强,王杞之就算想要豁出去耗死他,那些墙头草们也未必愿意随之动手,到时候死的都是嫡系心腹,那可就不值得了。

    关键是直到现在,沈振衣还没正式出过手,难以判别他的实力到底去到什么程度。

    “先井水不犯河水。”

    司马幽缓缓摇头,“陵寝第一层中,除了郎君志在必得的元兽宝典,其它东西,都能让他自取!”

    “你疯了!”

    王杞之怒喝,旋即又压低了声音,“这不是任他予取予求?咱们为了这地方费那么大力气,难道……难道都拱手让人?”

    “郎君听我一言。”

    司马幽神色诚恳,“郎君,如今你的问题,只是先祖血脉中的问题,只要能够得到元兽宝典,炼化兽元,就能够再进一步,踏入神人境第三重,到时候无论做什么,都是无往而不利,区区身外之物,又算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王杞之面色一沉,知道司马幽说的也有道理。

    他费尽心机,从家中得到不能外传的守陵秘谱,甚至不惜与家中长老翻脸,独自来到外城,创斩绝门,就是为了获取元兽宝典。

    “如果能得到这秘法……”

    王杞之恶狠狠地望着沈振衣的背影。

    说到底,还是自己的实力不足,不能够一举斩杀沈振衣。否则的话,这人再怎么神秘莫测,也不用怕他。

    如果能修行元兽宝典……

    王杞之的面色突然涨得通红,手臂上有黑毛突出,双目也渐渐变成黄绿色。

    “郎君!”

    司马幽一把扯住了他,王杞之这才回过神来,刚才的变化,全都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“郎君,元兽宝典其中有致命的问题。故而王家先祖,宁可带着它殉葬在晋王陵墓中,也不愿传给子孙。你如今兽脉旺盛,要拿元兽宝典,只是为了其中的炼兽之法,其它万万不能修习!”

    司马幽苦口婆心,想要劝住王杞之。

    “这我自然明白。”

    王杞之兽化之后,感觉到非常疲惫,他垂下双手,眼中有几分厌恶之色,但又忍不住。

    听说王家先祖,修炼元兽宝典,可是达成了神人境第七重的高手,追随晋王,乃是晋王身边第一猛将,征伐沙场,所向披靡。

    但也正是因为如此,他体内兽脉凝结,甚至开始影响到后世子孙。

    王家的子孙,生来就比普通人多一道兽脉,天生多了凶兽的恶性,修为提升越高,兽性就越发不能遏制。

    先祖之外,几乎没有人能够提升到神人境第四重,第三重之后,也可能因为兽性大发,而成为疯子。

    王家先祖看到这种情况,大彻大悟,觉得是因为自己修炼了怪异的功法,加之杀戮过重,这才延祸于子孙。

    所以他带着元兽宝典,一起为晋王殉葬,自封于陵墓第一层,从此这门神奇的武学,再也不曾在七伤世界现世。

    王杞之已经是不知多少辈的后代,他自幼天资极高,在内城也被寄予厚望,但是当他踏入神人境第二重之后,便受到兽性的,修为停滞下来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个时候,他偷阅家中秘典,知道了元兽宝典的存在。

    元兽宝典,能够炼化兽脉,解决影响王家人修行的最大问题。王杞之便向家主请求,要去晋王陵墓中取出元兽宝典。

    ——他认为这本来就是王家之物,本就该物归原主。

    这当然被家主和长老怒斥,一怒之下,王杞之从家中偷了守陵秘典,逃到十九外城,建立斩绝门,百年经营,就是为了来此,夺回他应得的东西。

    其实王杞之感觉到自己随时可以突破到神人境第三重,但是兽性的影响,让他突破之后脑子会不会清醒,他并无把握。

    为了自己,他无论如何也要得到元兽宝典。

    ——而且,这一门秘笈,可未必只是让他突破第三重。

    如果一切都顺利的话,他甚至有可能再进一步,追回先祖的荣光!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眼中的光芒更胜。

    ——可惜,那黄绿色的眸光,始终停留在瞳孔中。

    司马幽看到了,心中不由更是暗暗担忧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