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二十八章拜贴过关
    什么东西?

    王杞之与司马幽面面相觑,一下子就愣了。紫宁君却只淡淡答应一声,取出沈振衣的拜贴,捧在手上,缓缓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拜贴之上,只写了七个字——

    ——“弃剑山庄,沈振衣!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围观众人瞧着紫宁君全无防备的意思向前行走,看她背影袅袅婷婷,都不由起了怜惜之心。有人大叫道:“紫姑娘,不要听你师父的,这石翁仲哪里认得字,一刀下来,那可是香消玉殒!”

    “正是,就算石翁仲真的认字,你师父也不可能是这陵墓老鬼的故人;就算是故人,陵墓老鬼死了一万年,哪里还认得!”

    “这是机关阵法所控,快回来,免得自误!”

    这些人七嘴八舌大叫,紫宁君却充耳不闻,连头都没有回一下。

    王杞之面现薄怒,低声对司马幽道:“每次都是让他的弟子顶在前面,我看他这得意弟子被石翁仲拍成肉泥之后,还有什么好嚣张的!”

    刚才开门,一定是侥幸碰到了机关。这沈振衣难道还真糊涂了,觉得陵墓内有鬼是他的故人?

    在这石翁仲前,他们定然要吃个大亏。

    司马幽却皱起了眉头,盯着紫宁君的背影,又看了一眼好整以暇的沈振衣,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。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他绝不相信用这样的方法便能够收服石翁仲,但沈振衣那一伙人的自信态度,又让他有些怀疑。

    紫宁君,此时已经走到了第二对石翁仲面前。

    ——是生是死,就看这会儿了!

    司马幽抖擞精神,盯着那两具石翁仲,眼睛连眨都不眨。

    咔咔!

    在紫宁君走到他们面前的时候,那两具石翁仲同样也像刚才王杞之碰到第一对的时候动了一动。

    “没用!”

    司马幽心中暗喜,这次拜贴终于不是机关阵法禁制的关键,那两具石翁仲,仍然有攻击的意思。

    ——但他万万想不到的,是那两具石翁仲下一步的动作。

    对付王杞之,石翁仲们是毫不犹豫的警告和攻击;

    但对付紫宁君,它们就显得客气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主人有请!”

    “贵客请上前!”

    从他们口中,吐出古老朴拙的欢迎词。

    甚至,那两具石翁仲还弯下了腰,认真施礼。

    紫宁君脚步不停,缓慢而坚定地向前走去,每走几步,便有一对石翁仲屈膝弯腰,向她行礼。

    ——不,其实不如说,是在向她手中的拜贴行礼。

    沈振衣等人,施施然跟在紫宁君身后,那些凶恶的石翁仲突然变得好客温和起来,态度恭敬,根本没有刚才对待王杞之凶神恶煞的模样!

    “这……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无论如何,司马幽与王杞之都没想到过会出现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他们对陵墓中的机关阵法禁制研究了个底朝天,对他们可以染指的第一层,更是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可就算是王家的祖先,也没有人说过石翁仲居然会迎客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两人欲哭无泪,感觉到这一次的古代陵墓之行,蒙上了一层阴影。

    不是这一次探寻古代遗址的人太弱,而是太强!

    这个沈振衣,到底为什么对晋王陵墓的情况比他们还要精通。

    ——他,是不是有备而来?

    王杞之眼中杀意大盛,但看着周围那些手下望向沈振衣那崇拜的眼神,便知道这不是动手的好时机。

    “跟上!”

    他不耐烦地发布了命令。

    既然没办法搞掉沈振衣,那至少可有利用他创造的便利。

    跟着他进入陵墓,就不用多费力气了。

    那些围观之人本来就已经心急如焚,想要进入陵寝,如今见沈振衣打通道路,王杞之又发了话可以跟上,哪里还会客气,便哗啦啦一片涌了上去。

    果然有沈振衣的拜贴在前,那些石翁仲并没有再表现出攻击性,任由他们通过。

    王杞之恨得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“郎君,我们先进去吧。”司马幽凑到他身边,低声劝道:“不管如何,先进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他当然也感觉到了沈振衣的不妥。

    开启大门也许是他撞了狗屎运,但再过这石翁仲路,就有些不对了。

    除非沈振衣真是对晋王陵墓了如指掌,否则不可能这般举重若轻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王杞之咬牙切齿,也不想再出风头,干脆跟着众人,想从人群中先混入第一层陵寝再说。

    谁知道他刚刚走到石路口,第二对石翁仲陡然挺起身,哐哐两声刀剑出鞘,指着王杞之的鼻子,不让他通过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我不能走?”

    王杞之大怒,若不是怕多生枝节,早就动手了。

    沈振衣回过头来,心不在焉道:“这位也是与我同行之人,便请放过吧!”

    你难道是此地主人?可以吩咐石翁仲?

    王杞之的鼻子都快气歪了,偏偏还得忍气吞声地听着。

    那一对石翁仲却也耿直,一起呼喝道:“贵客,此人杀伤我们的兄弟,心怀恶意,我们不能让他通过!”

    敢情这些石翁仲,还有自己的情感和思维?当初建造这些石人的,到底是何等厉害的大匠?

    王杞之木然,家中记载,也从未如此详细。

    刚才王杞之费劲打碎了一对石翁仲,现在反而成了他的拦路虎。

    沈振衣轻笑两声,顿住脚步,回头看着面色铁青的王杞之,“王郎君,为了方便起见,可否请你向石翁仲们道个歉,只要他们接受了你的歉意,便能放你通过。”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王杞之气得七窍生烟,“让我去向几个石头人兽道歉?”

    这种话,沈振衣怎么说得出口。

    司马幽赶紧上来拉住了他,低声劝道:“郎君,不过只是表面文章,你就道个歉又能如何?这一次沈振衣出的风头太大,咱们进了陵寝,再想如何对付他!”

    王杞之羞愤之极,但是想到所谋大事,也不愿发作,咬着牙,道歉的话在舌头上滚了三滚,终究还是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“王郎君,您还是道个歉吧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否则您过不去也就算了,带累我们也一起过不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道个歉,又不是什么大事。”

    王杞之身后,被石翁仲一起拦住的众人不敢造次,此时却也对王杞之形成了不满。

    王郎君从天上掉到地下,根本没多一分钟的时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