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二十五章蛟龙骨
    对沈振衣几人,他们一开始就暗中关注研究过。

    龙郡主是其中最不起眼的一个。

    沈振衣自己深不可测,自不用说;怒千发已经接近神人境第二重,只要稍有机缘便能突破;紫宁君稳固了神人境第一重的修为,身上的气势也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楚火萝的修为与龙郡主相当,但是她那一手神妙的元磁剑法,也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 只有龙郡主,虽然手中的剑着实不凡,但本身并没有体现出什么特质。

    但在与机关骸骨兽的战斗中,她却突然以一种肉眼能够看到的速度在提升!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司马幽博览群书,见多识广,却当真没有想象过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“她……她似乎在汲取机关骸骨兽的本源之力,这怎么可能做得到?”

    这回不仅是王杞之,连司马幽都开始失态了。

    他自幼读书,以高人谋士自居,讲究喜怒不形于色,但现在情况对他的冲击实在太大,一时竟然也绷不住脸。

    而王杞之,更是整张脸都垮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沈振衣一伙,怎么会老给他们出什么幺蛾子!

    明明是算好要用机关骸骨兽除掉他们,怎么会又出现变数?

    王杞之烦躁地抓着自己头顶金冠,恶狠狠地瞪着白玉大门内——龙郡主与机关骸骨兽激战正酣,只是现在与一开始不同,机关骸骨兽的力量似乎被削弱了不少,而龙郡主又增强了许多,此消彼长之下,居然打了个平手。

    机关骸骨兽身上的骨骼,原本闪动着莹莹绿光,如今却暗淡了许多。

    如果仔细看,可以发现空中浮动着许多绿色的光点,循着玄奥的轨迹,飞入龙郡主的七窍之中。

    “机关骸骨兽身上的本源之力,被她一丝丝在吸取?难道她是晋王血脉?不……不对,若是晋王血脉,机关骸骨兽完全不会攻击!”

    司马幽一再失策,面容扭曲,嘶吼出声。

    “她难道是异族,与这机关骸骨兽乃是同源,如今生死之力转换,她就可以吸取远古先祖的同源力量!”

    他苦苦思索,终于想到了一个可能的答案。

    但事到如今,就算他们知道真相到底是什么,也根本无法干涉。

    因为刚才明明说了让沈振衣他们先行。

    何况……包括王杞之在内,还是抱着希望,指望着机关骸骨兽会突然发威,将这女子斩杀于刀下。

    可惜,他们注定要失望。

    激斗良久,机关骸骨兽身上的光点越来越微弱,等到最后,终于失去了最后一丝光芒,哗啦啦一声散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王杞之看着吸饱了同源之力的龙郡主容光焕发,心中便是恼怒,暗骂一声,拔腿想要进门。

    “且慢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伸手拦了拦,“我徒儿还未将大门后的伏兵完全消灭,还请王郎君稍安勿躁。”

    王杞之恼怒,一指躺在地上的那堆碎骨道:“这都分崩离析了,难道还能跳出来咬我不成?”

    他气鼓鼓地向门内走去,沈振衣微微一笑,也不再阻拦。

    唰——

    就在王杞之刚刚跨过门槛那一刹那,忽然从门背后闪出一个巨大的黑影,犀利一刀从头斩下,这速度比之刚才攻击龙郡主,何止快了一倍?

    王杞之吓得魂飞魄散,身子急往后缩,只听当啷一声,头上金冠已经被刀光削成两半,披头散发地退出门去。

    ——还有一头机关骸骨兽!

    问题是这一头机关骸骨兽,怎么比上一头强了那么多?刚才为什么不一起上?如果一起上,岂不是早就斩杀了龙郡主?

    “王郎君,我早就说了,门后伏兵,尚未清剿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微笑,“我这徒儿有远古血脉,能够压制这些机关骸骨兽,所以它们的攻防都要降低许多。若只有她一人,机关骸骨兽的攻势便不十分凌厉,她尽可应付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有其他人……”

    他瞥着头发散乱的王杞之,摇了摇头,“也幸得王郎君的身法迅捷,否则这一刀之下,恐怕就是玉石俱焚了。”

    王杞之面色苍白,他当然感觉得到那机关骸骨兽的攻击力有多强,这是当真在死亡线前走了一遭。

    凭什么!

    他瞳孔缩小,瞪着在门内与那机关骸骨兽打得一板一眼的龙郡主,近乎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明明自己的实力远胜郡主,但那机关骸骨兽却看人下菜碟,对自己的攻势如此强横,害得他狼狈不堪;对龙郡主,却是一副怜香惜玉的模样,现在看来,与其说是攻击,倒不如说是前辈在给晚辈喂招!

    速度放慢,力量放小,每每都抵达龙郡主的极限,却又引导着她汲取本源力量,在这一战中持续增强。

    “她……她到底是什么血脉!”

    王杞之恼火之极,但这会儿确实只能干看着。

    他算是明白为什么沈振衣要让龙郡主走在最前,自己却猥琐地跟在身后,不进入机关骸骨兽的守备范围——看来,他是早知道这一点!

    “他怎么会知道?他怎么会知道?”

    王杞之也觉得有些郁闷,心中想不明白,转头望司马幽,却见他也是一副魂不守舍,绞尽枯肠的模样,心中就更是恼怒。

    过了没多久,与刚才一样,机关骸骨兽奉献完自己的全部本源之力,被龙郡主的魔龙剑轻轻一点,化作碎骨尘埃,再不复见。

    龙郡主微闭双目,感悟血脉本源之力的玄奇。

    这两战她收益之多,几乎无法用言语来形容,那种血脉相通的力量涌入体内,犹如龙血大劫之时,感悟其中蕴藏的龙族秘法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龙骨?”

    她心中疑惑,知道制造这机关骸骨兽的材料,绝不是普通的凶兽,极有可能便是真正的龙骨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怎么会蕴藏着这么多的先祖回忆与秘辛?

    龙郡主倒退一步,收剑回鞘,恭恭敬敬向两具残骸行了个礼。

    沈振衣微微颔首,“没关系,你也不必多礼,这只是蛟龙骨而已,与你身份相比,并没有多尊贵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一顿,又道:“七伤世界,难有真龙,你以先辈之礼,将他们埋葬就是。”

    真龙变幻,吞吐宇宙,神龙见首不见尾。区区一个七伤世界,还容不下真龙。

    这两具机关骸骨兽,乃是当初晋王猎杀蛟龙,以蛟龙骨炼制而成。

    蛟龙乃是以蛇化龙的一属,并未摆脱兽性,但感染了龙气,便也能得龙族的先祖记忆,镌刻在血脉骨骼之中。

    当然这些先祖记忆在七伤世界并不稀奇,七伤世界的龙族大多都能有此感悟碎片。

    但龙郡主乃是从八修世界而来,她所得的龙族血脉传承本来就有残缺,这一次吸收,可说是大大补益了她的短板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