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二十一章空空如也的脑壳
    迷神白羊的力量,确实有其极限。

    它创造的幻境,若是远远超出自己的力量范围,就有可能导致反噬。

    他们这几百人中,有不少高手,难道是因为累积起来的精神力量太强,所以才会将迷神白羊给逼杀?

    王杞之觉得有点可笑。

    “找到迷神白羊的尸体了!”

    这一支狩猎的队伍素养不错,刚刚从幻境中挣脱出来,不少人就开始有条不紊执行自己的任务,还没过一会儿,便有斥候发现了迷神白羊的尸体,将这庞然大物抬到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这确实是一头老白羊,通体雪白,身长大约有三丈,有一个硕大无朋的头颅,几乎占了整个身体的一半,看上去尤其诡异,头上的羊角被切断了一截。

    紫宁君看了看王杞之,这斩断羊角的正是此人。这人的武学实力也藏了拙。

    ——不过,与沈振衣面对的那个敌人相比,紫宁君忽然觉得,这些小恩小怨,根本就不算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剖开他的脑袋看看。”

    面色苍白的王杞之下了命令。

    属下斥候听令,上前用弯刀斩开坚硬的迷神白羊颅骨,将它的头颅一分为二。

    “咦!”

    剖开脑袋的斥候第一个发出了惊呼。

    王杞之粗暴的推开身边之人,急急忙忙走到了迷神白羊尸体跟前,那巨大的头颅已经被剖开,里面黑漆漆的,竟然是什么都没有!

    空的!

    就连一滴脑浆都不存在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在一刹那间,脑浆被蒸发干净了。”

    跟上来的司马幽浑身颤抖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迷神白羊,到底创造了什么样的幻境,居然会有这样的效果?”

    一般来说,迷神白羊的幻境都会量力而行,以司马幽和王杞之体会过的那绝境,就算迷神白羊的力量会撑不住,他也应该有机会可以从容而退,不至于一下子丢了性命!

    它……到底看到了什么!

    司马幽与王杞之对视一眼,彼此都看到了自己眼中的恐惧。

    紫宁君静静地望着沈振衣的侧颜,思索着,感悟着。

    她知道,致死迷神白羊的,一定是那巨大的美人。

    那可能,便是沈振衣身上最大的秘密……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!”

    楚火萝这会儿又意气风发了,她发现自己一生的阴影师姐又已经消失无踪,顿时就一点儿压力都没有,蹦蹦跳跳跃到迷神白羊前,一剑就将羊尾巴斩下。

    “十个任务,已经完成两个了!”

    钻地魔牛与迷神白羊,都是平日不容易遇上的凶兽,如今出来没多久就连续解决俩个,楚火萝也颇为沾沾自喜。

    王杞之无语。

    他们都在思忖迷神白羊到底是怎么死的,倒是这小姑娘天不怕地不怕——沈振衣这边的人,都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司马幽悄悄凑近,“先不要管了,已经到了这儿,为免夜长梦多,还是先进晋王陵墓为妙。”

    只要进了陵墓,他们就有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,就算沈振衣他们几个有什么神奇的本事,也不可能翻天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王杞之心中疑惑,瞧着迷神白羊空空如也的脑袋发了好一阵子呆。

    经过这一个小插曲,原本因为抵达红土山而放松警惕的众人,也重新振作精神,一路急行,抵达陵墓的入口,这才扎营安歇。

    两个堪舆博士随着王杞之、司马幽前往查看入口,没有邀请沈振衣。沈振衣也不着急,乐得休息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紫宁君终于按捺不住,独自来问沈振衣。

    “师父。”

    她本来就是个沉默寡言话少的人,不会平白多说,但此事她牵肠挂肚,实在忍不住。

    沈振衣瞥了她一眼,淡然问道:“你想问什么?莫非是在幻境中所见景象么?”

    紫宁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沈振衣微笑,“我知道也只有你能看到,堪破真幻之眼这种机缘实属难得,日后你会发现这对你更有大用。至于你看见的那人……”

    他沉吟一阵,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如今的你,还没有什么知道的必要,不过日后,总有相见之时。你不妨先暂时忘掉,以免对自己的武道之路有什么妨碍。”

    那已经超出了人类想象的极限,不可名状、不可思议、不可描述,紫宁君天资再高,心性再纯,与那关键还差了无数境界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紫宁君并未追问,只是淡淡称是。

    对她来说,沈振衣所说是为是,所说非为非,根本不需要理由。

    不过沈振衣还是为她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日后你武道大成,自能理解,此人虽是我宿命之敌,却也是我磨剑之道,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他抬头,望着无垠苍穹,轻轻叹息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紫宁君又点头答应了一次。

    除了紫宁君之外,楚火萝、龙郡主和怒千发也陆续来向沈振衣请教,那迷神白羊的幻境为何能那么真实。

    沈振衣为他们解释,其实这也很简单,迷神白羊受创之后,释放出了恐惧与愤怒,这就影响到了在场所有人的精神,呼出心底最深的恐惧。

    楚火萝其实跟随沈振衣以后,已经天不怕地不怕,但当年最畏惧的就是威胁到她生命的师姐楚蝎儿。

    而龙郡主最怕龙族大劫,怒千发则是最怕金大小姐这件婚事,他们的恐惧被放大形成了现实,若是不能战而胜之,就会一直在迷神白羊创造的幻境中痛苦挣扎,直至衰竭而死。

    迷神白羊汲取他们的恐惧成长,再吃掉他们的尸体,作为自己的猎物。

    好在迷神白羊因为自己撑不住,脑浆烧干,导致幻境崩碎,否则的话,他们几个精神恐怕都要受到重创。

    “己身弱点,不可避免,人人皆有,却不可回避畏惧。否则日后遇到同样情况的时候,仍然会这般无助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耐心提点弟子。龙郡主和楚火萝都频频点头,恨不得将自己的心性武功进一步锤炼提升,免得再拖后腿。

    怒千发也若有所悟,心结解开,剑法倒是有了长足的进步,这几日勤修苦练,隐隐有突破神人境第二重的态势。

    ——不过,他们在古代遗址的门口,也是呆呆地停留了好几天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