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二十章巨大的绝世美人
    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龙郡主也发现自己回到了水底。

    龙皇府。

    自从龙族大劫过去,她就一直跟着沈振衣留在弃剑山庄参修武学,一直都未曾回去过。

    这时候碧绿的水底,反而让她感觉有点儿陌生。

    而且,此时龙皇府上下震动,正处于大劫的状态。

    龙血弥漫,一切成空。

    这种无能为力的痛楚,让龙郡主几乎直不起腰来——但她明明已经是神人境的高手,胜过八修世界所有人,怎么可能无法阻止这大劫的来临?

    龙郡主,茫然地望着末日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被拉到了最痛苦的回忆或者最可怕的预想之中。

    这便是迷神白羊在愤怒中迸发出来的力量。

    几乎所有人,都已经陷入了绝境。

    除了紫宁君。

    紫宁君静静地站在原地,与在乱离秘境一样,她所看到的幻像,全都变成真实。

    堪破真幻之眼!

    这是她用四百年的苦修,换来的力量。

    所以她能够看得清所有人的挣扎和痛苦,甚至能窥测到一部分他们看到的幻境。

    ——她想帮忙,但她却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她只能作为旁观者,静静地看着。

    事实上,她主要看得是沈振衣。

    沈振衣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白衣,无剑,束手。

    他仍然带着温和的笑容,仿佛对看到的一切,都浑不在意。

    在他面前,只有一个巨大的虚影。

    ——不,用巨大来形容都不够。

    紫宁君从来未曾看过这样的东西,她只觉得惊诧而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在幻境中,她根本不可能看到沈振衣面前虚影的全貌。

    ——事实上,也只是因为堪破真幻之眼的存在,让她感觉到仿佛看到了沈振衣看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即使,仍然有些朦胧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一个绝世美人。

    紫宁君也不得不赞叹她的容貌,那简直不可以用完美来形容,这是超越完美的完美。世间一切形容美的词语,仿佛都是为了她而创立。

    ——只是,这美人未免太大了些。

    这个大,对于紫宁君来说,只是一个概念。

    她从概念中,能够感知这个美人的巨大,但实际上却无法看到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美人的一根发丝,或许便是无数星团的组合。

    而每一个星团,都包容着无数个世界。

    七伤世界在这样的星团之中,可能都渺小到有如尘屑,至于八修、九幽,那就根本是尘上的尘。

    而她的眼珠,便是一个宇宙,星云旋绕,变幻无穷。

    也只有一个宇宙的眼眸,才能如此深邃而玄奥,充满了无限的美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紫宁君只觉得一股敬意从心底油然而生,差点就要顶礼膜拜。

    但她同时注意到了沈振衣的眼神。

    沈振衣的目光中,有了从未有过的戒备与悲伤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……在这地方,便可见投影一面。”

    他仍然带着微笑,并没有动手,也并不着急。

    面对如此庞大的巨人,又该怎么动手?

    紫宁君心中陡然一紧,忽然想起来其他那些人遭遇的一切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这个女子,这个美人,才是沈振衣的劫数?

    但如此瑰丽巨大的女神,沈振衣又怎么可能胜得过?

    这简直是无法想象的战斗。

    “师父!”

    她轻轻呼唤了一声,用尽全身力气,想要挪动到沈振衣身边,与他并肩战斗,但是从那虚影身上传来的威压,哪怕只是一丝中的一丝,也让她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那虚影还在靠近沈振衣。

    ——虽然体积相差悬殊,但紫宁君就能够感觉到那一种靠近,仿佛是心灵的直击。

    而那美人手中,握着剑。

    这一口长剑,就不知容纳了亿万宇宙,只是轻轻一抖,或许就是数以百亿计的文明消亡。

    用这样的剑,来斩沈三公子,会不会有些杀鸡用牛刀。

    紫宁君绝望的望着那剑刃。

    剑已经高高扬起,只要落下,便能够斩开一切,混沌重生。

    “唉——”

    沈振衣轻轻叹息。

    他仍然没有动,仿佛是放弃了抵抗一样,只静静地看着那美人的容颜。

    ——随后,化为星屑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不知从何处,传来了轻轻地爆裂声,那由无数宇宙无数玄灵构建起来的美人虚像,忽然化作一片星屑,砰然散开。

    一时间,银屑飞舞,这凶狠的幻境,陡然变成了迷离的乐园。

    紫宁君看得分明。

    这一次,沈振衣真的一点儿都没有动过。

    没有动。

    他的敌人,却自然的消失了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沈振衣一个的敌人。

    当公子魁的刀,即将斩落怒千发的头颅;

    当楚蝎儿的掌,刚拍在楚火萝的胸口。

    当龙族大劫,淹没一切;

    当许多许多灾劫同时发生……

    这一切,陡然都化为虚无!

    幻境,仿佛在一刹那间消失了,所有人都回到了身边。王杞之保持着僵硬的态势,面色铁青,全无之前的从容自如,也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怒千发、楚火萝与龙郡主如梦初醒,看到沈振衣温暖的背影,竟然有一种喜极而泣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……什么?”

    就站在王杞之身边的司马幽,面色也不甚好看,他刚刚在幻境中与整个家族厮杀,好不容易杀开了一条血路,却发现孑然一身,天地无容身之处,正悲从中来不能自已,但突然间,一切都结束了。

    “是迷神白羊搞的鬼,必须尽快找到迷神白羊,如果再来一次……”

    司马幽打了个寒噤,如果再来一次,恐怕就算是他,也承受不了,更何况是郎君……

    他的目光转向王杞之,发现他已经控制住了自己,这才放心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时候沈振衣却悠然开口。

    “不必找了,迷神白羊,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刚才迷神白羊正用一个大型的幻境,困住了所有人,这时候刚刚脱困,沈振衣就说他已经死了?

    哪儿有那么容易?

    “是你……在幻境中杀了他么?”

    王杞之声音沙哑,低声发问。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,那么沈振衣的实力,甚至已经超过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并不是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微微摇头,“不需要我杀它,它想象了它的幻境所不能容纳的东西,自然因为脑竭而死。”

    脑竭而死?

    王杞之与司马幽对望一眼,只觉得滑稽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