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一十九章幻境颠倒
    怒千发一直是一个很平凡的人。

    他出身于怒流城怒家的旁支,说起来也有祖先的血统,但练武的资质却不过如是。

    家族投入了大量的资源,他也与一般人一样努力地修行着,与城中那些公子哥普通地纨绔着,一切都没有什么特异之处。

    他按部就班地踏入了神人境第一重,不早也不晚,并没有给人惊喜,也不至于被放弃。

    如果人生没有变化,他可能就这么普普通通地了结一生,在怒流城当个执事。如果运气好能够突破神人境第二重,那便当个长老或是谋个外城令,娶妻生子,只要不死在凶兽攻城之中,也有机会寿终正寝。

    然而怒千发的人生却遭遇了两次转折。

    第一次是在城外的试炼中。

    那时候他虽然也有一百多岁了,但是成日修炼,终究还是像个少年一般,性子也单纯。

    怒千发遇上了金碧纹,一见钟情。

    这本身并不是什么坏事,坏就坏在他们两人按捺不住,偷吃了禁果。

    此后他回返怒流城,也曾信誓旦旦,说要苦修早日突破,便来提亲迎娶。

    只可惜怒千发的资质实在平凡,突破神人境第一重,已经算是他的极限。此后苦修数十年,仍然没有什么进度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晴天霹雳传来。

    金大小姐要许亲,一旦此事暴露,他和金碧纹都是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他还算个重情重义之人,所以急急忙忙赶来霸王城,但其实心中并没有任何成算。

    ——这时候怒千发遇上了沈振衣。

    这是他人生的第二个转折。

    怒千发得以握起自己的剑,战胜原以为不可能战胜的敌人,抱得美人归。

    ——这于他,已经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,一切,又改变了。

    怒千发发现自己,忘记了沈振衣所传的剑招。而他现在,正站在比武场中。

    ——对面,是满身杀气的公子魁。

    公子魁脚下,是白衫染血,昏迷不醒的金碧纹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怒千发发出了恐怖的尖叫,他觉得自己陷入了最深的噩梦,但这一切,偏偏又如此真实。

    公子魁握着刀,冷冷看着他,“你倒是很有胆色,居然敢动我的未婚妻。区区无名小卒,却玷污了我家的威名,今日,我要将你碎尸万段,让你们这对奸夫淫妇,一起共赴黄泉!”

    他身上杀气蒸腾。

    怒千发看得出来,公子魁到现在还没有尽全力,他仅仅使用了杀海七绝的第一式。

    类似杀神意绝、杀狂精绝之类的绝招,他根本不屑使用。

    ——本来,本来应该很容易破的啊!

    怒千发明明记得,自己得沈振衣的教导,能够用一种柔韧如丝的剑法,化解公子魁所有杀气攻击。但现在,他却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,只能有自己拙劣的剑法抵抗,等于——

    ——坐!以!待!毙!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他痛苦地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“怒郎!不要管我,快走!”

    在公子魁脚下,奄奄一息的金大小姐奋力抬起头,带着哭腔呼喊,“你快走!”

    他们俩,本来说好要逃出城外,到荒野中去当一对亡命的野鸳鸯,可惜才出城门,就被公子魁派人拦截,逼他们到试炼场来一战。

    怒千发与金碧纹,当然远远不是公子魁的对手,才交手几招,金大小姐便已经遍体鳞伤,倒地不起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公子魁有意折磨他俩,金碧纹大概早就死了。

    她此时也不抱生念,只希望怒千发能够逃脱。

    公子魁朗声大笑,“侮辱了我,还想要跑?你想要他不管你,要他心无旁骛?好!我便成全了你!”

    他残忍的右手一拂,一道刀光射出,刹那间切落金碧纹的粉颈,金大小姐的头颅骨碌碌滚了下来,死不瞑目!

    “碧纹!”

    怒千发只觉得双目一片血红,面前的景象仿佛都被鲜血笼罩。

    在那一刹那,他失去了理智,不顾一切地出剑公子魁。

    就算是死,他也不怕!

    在他身子腾空而起的那一刹那,他忽然感觉到一片空灵明澈,眼睁睁地瞧着公子魁的刀光即将临头。

    ——这,原本就是该他的结局么?

    怒千发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遭遇这种可怕幻境的,并不只有怒千发一人。

    楚火萝站在烈阳府的平台上,战战兢兢,就像是一只受惊的鹌鹑。

    在她面前,楚蝎儿一身黑衣,傲然而立。

    在对面,赤火姥姥满头白发,坐在中央,几乎是止不住的咳嗽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不对啊!”

    楚火萝面色陡变,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回到了烈阳府,为什么自己会不是楚蝎儿的对手?

    明明自己拜了沈三公子为师,已经学成无双的剑法,战胜了无数强敌。

    ——怎么会,怎么会还不如连真人境都尚未突破的楚蝎儿?

    她不是早不知道流浪到哪儿去了么?

    在八修世界中,楚蝎儿借着十二剑楼沈一州闹了一波,被挫败之后就再无消息,以她的资质和武学进度,能突破真人境就谢天谢地了,怎么能与神人境的自己相提并论?

    楚火萝学了那么多的剑法,积累了那么多的真气和天地之力,甚至参悟出元磁之剑,就算是遇上神人境第二重的高手都不示弱。

    难道会输给师姐?

    她瞠目结舌,内心惶恐不已。

    因为她发现,沈振衣教给她的所有剑法,她似乎都已经忘了。

    她所能倚仗的,只有浅陋的烈阳府心法。

    “师妹,你是不是已经站不起来了?你若是认输,我一定会留你一条性命,不会斩尽杀绝!”

    对面的楚蝎儿一身大红,妖艳无比,得意洋洋,却还在假惺惺地宽慰她。

    楚火萝却明白,自己的这位师姐,当真就像是一只毒蝎子一般,绝不会容她活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不是我的对手!”

    她咬牙切齿,希望回想起一鳞半爪,只要能有一点点,一点点就足够!

    “你既然执迷不悟,那就不要怪我手下无情了!”

    楚蝎儿冷笑,陡然欺近,双掌拍出,火焰连环。

    在楚火萝眼中,明明这掌法速度极慢,破绽极多,仿佛一翻手就能击退——

    ——但她偏偏怎么也想不出来破招的剑法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掌,印在自己的前胸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