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一十八章迷神白羊
    沈振衣微笑,正要开口,忽然瞥见不远处有一团七彩云雾飘了过来,微微一愕,旋即露出玩味的笑容。

    在那鲜红似火的景色下,很难有人注意到这异常的景象。

    ——不过,这也说明了在这七伤世界的荒野中,真是处处凶险。

    哪怕一时不查,都会遭遇恐怖的后果。

    王杞之意气风发,转过头来对沈振衣笑道:“三公子,我们到了,等到两位堪舆博士打开陵墓之门,咱们便可古代遗址,大开眼界了!”

    他压低了声音,只让沈振衣能够听得到,“晋王到底是不是大英雄大豪杰,咱们他的陵墓,想来也能管中窥豹,窥测一二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微笑不语,神情却有些古怪,而且一动不动,身形极为僵硬。

    王杞之一愣,伸手去拉他,没想到刚刚碰到沈振衣的衣摆,就见他身形一晃,整个人像是玻璃一样碎开,化作片片飞灰!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王杞之失声惊呼。

    沈振衣的能耐他也看不出底线,难道在这晋王陵墓之前,就这么莫名其妙掉了?

    他回头望向不远处的司马幽和其他护卫,却惊愕的发现,他们也全都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王杞之,站在空无一物的绿色荒原之中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脸上,露出极为恐怖的神情。

    除了王杞之之外,所有人都遭遇了一样的困境,不过还好并不像他这样是孤家寡人。

    沈振衣与三个弟子还有怒千发站在一处,只是身周王杞之等人,都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楚火萝惊讶呼叫,“他们都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刚刚明明王杞之还在说话,堪舆博士还在计算,一群护卫四面巡查,但就这一眨眼的功夫,什么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这里,不是刚才的地方了!”

    龙郡主仔细地观察着四面,他们仍然处于一片荒野之中,但面前鲜艳的红土山也无影无踪,只有一片火树银花的灿烂前景。

    仿佛是刹那之间,他们到了另一个五彩斑斓的世界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那什么古代遗址搞得鬼?”

    楚火萝好奇地四面溜达,并没有看到什么异常之处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怒千发却害怕得上下嘴唇直打哆嗦,连话都说不完整。他在荒野修行试炼的时候,听前辈们说过,这可能是人类武者遇到的最可怕敌人。

    在四面草原,忽然传来“咩——咩——”的叫声。

    空气波纹震动,显现出一个无朋的白羊虚影!

    “迷神白羊!”

    怒千发终于大声呼喊出这个恐怖的名字,回音回荡,仿佛是在嘲笑他。

    “迷神白羊?那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楚火萝不以为意——只要有沈振衣在身边,她大概什么都不会害怕。

    她从怀里掏出小册子,想要看看对凶兽的介绍。

    霸王城中,各种《凶兽图谱》都卖的很好,主要是为了让在荒野上狩猎的武者知道什么东西惹不得。

    “不用翻了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气定神闲,“迷神白羊,你也接了一个任务。”

    迷神白羊,正面战斗力其实在凶兽中并不算太强,甚至显得有些温驯。

    但是它却拥有特殊的神力,能够结合天地之力,创造出真幻难辨的幻境。

    人类武者一旦陷入这幻境之中,除非精神力量能够强过迷神白羊好几倍,或者机缘巧合,找到打破幻境的方法。否则的话,就会活活困死在这幻境之中。

    甚至有些人,一直到死都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所以对于新的神人境武者来说,迷神白羊绝对比其它正面攻击的凶兽更加可怕。

    “不用慌!”

    这时候,空中却传来王杞之冷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各守原位,不要乱动,迷神白羊不过尔尔,我自然能够对付!”

    沈振衣眉毛轻挑,对这王杞之倒也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“此人这么快就堪破幻境,而且能够传音穿过幻境到每个人的耳朵里面,这份心性也是难得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还远远不够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微微摇头,这潜伏的迷神白羊能够一下子困住数百人,本身的实力在神境第二重也并不弱。王杞之的功法虽然特殊,想要解决这迷神白羊,只怕还力有未逮。

    “师父,那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龙郡主向沈振衣请示。

    “静观其变即可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想了一想,又道:“待会儿他激怒迷神白羊,幻境必有变化,你们各自守住本心,便能脱困,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迷神白羊若是只困住一个人,当然还能对本体发动攻击,到时候避无可避,当然是没法抵抗。

    但现在迷神白羊一口气困住几百人,固然是有心算无心,一举成功,但也意味着它自己也被锁住,不能趁机来偷袭。

    所以只要不被幻境伤害,便能有脱身的机会。

    楚火萝等人都有慧根,被沈振衣一点,自然明白,只有怒千发茫然一片,一时间还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。

    只听王杞之轻声浅笑,虚空之中,探出白皙如玉的手掌,一把握向空中迷神白羊虚像的巨角!

    虽然是在幻境之中,所有人都看不见王杞之的真容,但他那只手,却仿佛是跨越一切迷障,为人指出了方向。

    哒!

    王杞之的手握住白羊角,就像是握住了实质,冷笑一声,用力一掰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只听清脆的碎裂声响起,旋即空间震荡,那受伤的迷神白羊发出了杀般的惨呼。

    迷神白羊的角弯弯曲曲,盘在头顶,其实平时并不用于攻击,只是用来保护他的脑袋。

    这角坚硬无匹,就算是利剑也无法斩断,谁能料到,竟然被王杞之隔空出手,硬生生扭断!

    “王郎君的武学,也是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微笑,这一招跨空出手,确实有神妙之处,不过对他来说,也不过就是“有意思”三个字的评价罢了。

    但迷神白羊显然并不觉得有意思,由于痛楚和愤怒,它感觉受到了冒犯,怒吼声中,天地暗换。

    就在这兔起鹘落的功夫,每个人眼前的景象,都陡然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。

    首当其冲的,正是茫然的怒千发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