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一十四章再度试探
    天火流星,化作美丽的焰火,为这酒宴增色。

    但主人的脸色可不大好看。

    楚火萝挑破天火流星之后,气定神闲,心不跳气不喘地回到沈振衣身边,对他躬身一礼。

    “师父,徒儿幸不辱命。”

    当然不是说不败给那个莽汉这件小事,而是刚才那一战中,她当真获得了体悟,可以将元磁剑法推到更高的境界。

    彭九魂不守舍,到现在还不愿意相信。

    旁边的人看他,或嘲讽,或同情。

    幸好不是他们出手——否则的话,这小姑娘的神奇剑法,他们也未必一定就能拿得下,万一像彭九这样,那可就丢脸了。

    “令高徒,当真是好剑法!”

    王杞之平心静气了许久,这才终于轻轻拍掌,表示赞赏。

    之前的元磁剑法,还有些粗劣,王杞之自忖可以举手投足间破之。但是刚才经过天火流星之后,楚火萝的剑法宛若破茧成蝶,更增奥妙。

    王杞之就算真的要动手,也得慎重想一下破解的方法了。

    看来真是自己送人去给别人的弟子磨砺剑法。

    王杞之只能苦笑。

    “多谢王郎君之赐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也微微颔首,“若无这一战,她的剑法融会贯通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呢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明明说得这么诚恳,但王杞之听来,总觉得有些讽刺。

    但人家就是有资格讽刺,王杞之的试探没有效果,也只能怏怏罢休。

    之后酒宴就乏善可陈,热闹了一会儿之后,众人也没什么兴趣,便各自散去。

    沈振衣带着诸弟子和怒千发回去休息不提,却说王杞之回到自己华丽的帐幕中,心烦意燥,转头对跟进来的白面文人司马幽问道:“你怎么看沈振衣其人?”

    司马幽是他的心腹谋士,王杞之什么都不瞒他。沈振衣其人,确实是预料之外的变数。

    “深不可测。”

    司马幽沉吟了一会儿,最后还是说了这四个字。

    “他的弟子居然能施展出前所未有的元磁剑法,我们连听都没听过,不知道他是从何处得来的传承。”

    他又顿了一顿,叹息道:“我是觉得,他应该是得了古代遗址。”

    王杞之猛然抬头,眉头紧蹙。

    “天门和鬼蜮那边,还有庹万年大概都觉得此人是来自内城,司马你为何觉得他所得乃是古代遗址?”

    虽然并未用心打听,但是大概的资料王杞之回城的时候还是会收集,当时他并不是很在意沈振衣,在荒野上一见,才开始后悔当时没有调查清楚。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他那个弟子,大概我也会觉得他来自内城。”

    司马幽微微摇头,“但是,即使是内城,也没有这种高明之极的元磁剑法。对于古代遗址,他必然知道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王杞之站起身,在营帐中烦躁地踱步,全无面对外人时候的淡定从容气息。

    “这可如何是好,那你说他出现在这里,会不会也是早有图谋?”

    他突然提出了一个可怕的假想。

    司马幽心中一悚,低下头,露出阴狠之色,“郎君筹谋此事,不下百年,散尽家财,忍气吞声,岂容他人破坏?如果他当真是为此而来,必杀之。”

    就算沈振衣再怎么厉害,他到底也只有一个人,而且从神光来看,绝不可能已经踏入神人境第三重。凭着王杞之手下明着暗着十来个神人境二重高手,耗也能耗死他。

    只是就怕损耗过重,误了大事。

    王杞之露出犹豫之色,苦笑道:“我等了这么多年,终于有这么一个机会,岂能被他影响?不行的话,过几日我们就与他分开,自行前往如何?”

    他心里到底还是患得患失。

    司马幽心中叹息,知道这就是郎君的性格,此次所图,对他来说过重,于是就不够决断。

    “不可!”

    但他还是必须得劝王杞之不要犯错误,“若是任他们离去,从此我们在明,他们在暗,不知道他们会做什么。依我之见,不若再做试探,怎么也带他们几个同行。”

    只要他们在眼皮子底下,无论如何也掀不起什么风浪。

    若有变故,便全力击杀。

    王杞之踌躇了半晌,最后还是点了头,“就按你说得办……”

    夜风扑朔。

    一阵寒风卷过风沙,在帐幕外呜呜做声,仿佛鬼哭。

    和沈振衣住在一个帐中的怒千发在睡梦中惊醒,觉得口干舌燥,悄悄地坐起身来。

    沈振衣仍然坐在营帐中央,双目微闭,似睡非睡,浑身闪烁这莹白的神光——他大概每时每刻都在修炼他的剑道,这般神威,绝非偶然。

    怒千发又是羡慕,又是惭愧,缓缓起身,打算掀开帘子,出去找点水喝。

    帐外已经一片黑暗,只有守夜人的篝火还在闪烁着光芒。

    在营帐外围,守卫们精神奕奕,来回走动,这支狩猎队伍的纪律极为森严。

    怒千发绕过两座营帐,记得在中央的大锅里面有人烧开的水,正打算去舀一瓢,却忽然听到有人在小声议论。

    “……再往前不远,就到地方了,难道郎君真的要带着这个什么沈三公子?”

    “这位三公子可了不得,你看见他弟子那剑法了么?连彭九都不是对手。弟子尚且如此,师父如何,可想而知。怪不得郎君与他一见面,便毫不犹豫下手斩杀苦英,便是为了招揽此人吧。”

    先说话的那个打了个寒噤,“苦英也跟随郎君多年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就这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!”

    后说话的那人老成些,赶紧阻止了他,“噤声!郎君做事,自有道理,古代遗址这么大的事儿,当然是得越小心谨慎越好。苦英明明知道,还要起色心,郎君杀他,也是为了以儆效尤!你可不要藏着怨怼之心,到时候自寻死路!”

    想不到半夜出来喝水,居然听到这么重要的消息!

    原来是两个守夜人在说话,怒千发听是在说沈振衣,又听到“古代遗址”四个字,不由怦然心惊,赶紧猫着腰竖起耳朵,一动不敢动,侧耳倾听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