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一十一章一剑化尘
    沈振衣却依然老神在在,仿佛这些喧嚣都与他无干,只施施然道:“既然彭九先生有意,就让我的弟子楚火萝领教他的棒法。她近日新悟出一门剑诀,正要与这种刚猛凌厉的武学对阵,才能圆满。”

    满座大哗!

    沈振衣之前那么说,还可以说是他自己托大,说些大话来欺人。

    但现在实实在在,就是说你要是不服,那就和我徒弟打一架再说。

    ——这可是叫楚火萝去送死啊!

    “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,她师父也好意思推他出来挡灾?”

    “他是不敢与彭九哥交手,这才叫徒弟出来送死吧?”

    “三公子,你这女徒弟剑法再好,也仍旧是神人境第一重,到时候被彭九一狼牙棒拍死,那可是死的苦不堪言!”

    彭九的武学,确实是刚猛凌厉,连皮粗肉厚的犀角兽都能一棒子打死,何况是这一个小姑娘?

    再有什么神奇的剑法,境界的差异也足以决定一切。

    彭九站起身来,面现不屑之色,傲然道:“沈三公子,你要是有胆子,便出来和我打,不要将你的弟子当炮灰!”

    他这么说楚火萝可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她蹭的从桌子上一跃而过,到了场中央,指着彭九的鼻子骂道:“你才是炮灰!师父既然说我可以与你一战,我就必然不会败北,你要是有胆子,先出来跟我打过啊!”

    楚火萝当然知道神人境第一重与第二重之间的巨大差异,更何况她这第一重,也是刚刚与钻地魔牛一战之后,才渐渐突破,元磁剑法有所小成,神光渐渐凝聚,与神人境第二重相比,更是差得远了。

    至少刚才那个王郎君,绝对口以一招之内致自己于死地。

    但对付这个傻大黑粗的彭九,她却没有什么心理压力。

    没有别的原因,只是师父说过。

    沈振衣说她能借着与彭九一战,圆满元磁剑法,她完全相信,一点儿怀疑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不识好歹,自寻死路!”

    彭九原本就气得鼻子歪了,眼见楚火萝居然还指着他鼻子骂,哪里还能忍得,飞身而出,站在楚火萝面前,足足比她高了两个头!

    他伸手一招,长达两丈的精铁狼牙棒飞入他掌中,顿时与他融为一体,杀气惊人。

    “郎君,请您同意我与这小姑娘过招,生死不论!”

    王杞之调教得甚好,彭九到了这时候还不忘记请示。

    “三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王杞之再度向沈振衣垂询,沈振衣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,“也可。”

    对这种层次的战斗,他似乎浑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好!”王杞之面上一狠,冷笑对彭九道:“既然沈三公子也无异议,那就准你出手!”

    “嘿!”

    彭九是个粗人,也懒得多说,嘿然吐气开声,呼得挥起狼牙棒,劈头盖脸地就朝着楚火萝的小脑袋上拍去。

    ——泰山压顶!

    这一招狼牙棒挥击,绝不仅仅是靠膂力,而是带动了整个山势的天地之力。

    在楚火萝面前,就觉得像是一座大山砸了下来,笼罩的范围极广,退无可退,避无可避,更无法抵挡!

    “彭九的天地之力,更加凝练了!这山势成形,笼罩天下,只有硬接一途!”

    “神人境第一重的女孩儿,怎么可能硬接这几十万斤的巨力?可惜了!若是她剑法当真神奇,遇到别的二重高手,或许还能够周旋一二,但是遇上彭九,那就是必死无疑!”

    “彭九没什么花哨,就是和你硬拼硬架!老子和他动手,也得脱一层皮,何况是这小姑娘!”

    “死定了!”

    一招既出,旁观之人便开始指指点点,仿佛楚火萝已经死定了一样。

    紫宁君和龙郡主脸上也浮现担忧之色,怒千发更是不忍卒睹,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这回……沈三公子可真失误了,怎么能让楚火萝去迎战这莽汉?香消玉殒,着实可悯!

    只有沈振衣依然淡定,他用银刀割下一小块兽肉,蘸了酱料送入口中,吃得优雅而悠闲。

    被笼罩在大山阴影中的楚火萝,有那么一瞬间的惊惧,但是想起沈振衣的话,便气定神闲,手腕一抖,寒衣剑出鞘,在空中斜斜地划出一道古怪的轨迹。

    呜——

    这剑法看似柔弱,也没什么炫目的效果,但一剑指出,彭九的下击之势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本来凝聚天地中的土石之力,恰如群山,但是被楚火萝的剑意一勾引,这些土石之力忽然无法这么完整的聚合起来,就在要砸到楚火萝头上的那一刹那,顿时土崩瓦解,化作一片尘埃!

    哗!

    这就好比是本来用一座山去砸别人,但是突然变成了一堆灰尘,同样是气势汹汹,但除了能够遮掩众人的视线之外,绝无任何实战的效果!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就连王郎君都忍不住惊讶。

    就算是楚火萝硬接硬架,挡住了彭九的攻击,大约都不会让他如此动容。

    毕竟凝聚的天地之力,忽然崩散,这种事情从未出现过,这到底是什么诡异的剑法,居然可以影响武者对天地之力的控制?

    就算是见多识广的王郎君,一时间也想不出来!

    旁观众人,更是惊呼连连,完全想不通是怎么回事——难道是彭九怜香惜玉,故意放水?

    但这……这么突然将一座山散成一片尘埃的手法,就算自己主观想要实现,实际上也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“难道彭九已经到了能放能收之境?他的武学又大进了?”

    “不像啊!他若有此资质,何至于能这般停滞在此?”

    “看不懂!看不懂!”

    一片喧嚣声中,却见尘埃中跃出一个灰不溜丢的瘦小身影,楚火萝灰头土脸,头发上都是尘灰,一边咳嗽一边大骂道:“好你个彭九,居然用此卑鄙手段,想迷了姑奶奶的眼睛,又有何用?吃姑奶奶一剑!”

    她用元磁剑法化解了泰山压顶,但却不可能一时间将这许多天地之力化归虚无,这一大团灰尘砸下来,固然不会对她造成什么伤害,但是全身带灰,这可必须得洗澡换衣服了。

    楚火萝当然是勃然大怒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