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一十章你没资格和我动手
    “好快!”

    楚火萝出门惊叹。他们对王郎君的实力越发有了更高的评价。

    如果是食材丰富的城内,这样一桌宴席当然不算什么。但这可是荒野,这也意味着王郎君携带了多少东西。

    他常年在荒野中狩猎生活,居然还能过得舒舒服服,没有两把刷子,怎能服人?

    “沈三公子,快请上座!”

    王杞之看他们过来,高声招呼。

    果然在他左侧一席空着,是为他们几人而留。

    沈振衣也不客气,信步而行,带着紫宁君三人和怒千发,施施然在首席入座。

    怒千发有些战战兢兢,他能感觉到其余几席上那些不善的目光。

    ——斩绝门势力不小,尤其是王杞之屡屡能够狩猎强大的凶兽,宗门前途一片光明,笼络了许多强者。

    在这酒宴上,能够感觉到稳稳突破了神人境第二重的强者就有七八人之多,他们几个除了沈振衣之外,何德何能,能够坐到这首席的位置?

    “不必担心,有师父在呢。”

    楚火萝看他呆头呆脑,踢了他一脚提醒。

    这小子也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,虽然蠢得很,却跟紧了师父,这一趟荒野之行,必有好处。

    ——这已经成了惯例,有沈振衣在,楚火萝就算是刀山火海也敢去闯。

    “三公子,这里有赤烧蛇酒,以玄蛇之胆酿制,虽然入口微涩,却甚为浓烈,乃是男儿家的酒。我这次出来,也只带了几坛,特特用来招待公子,还望满饮!”

    主位上,王杞之刚刚举起金爵,第一个向沈振衣敬酒。

    他招待沈振衣坐首席,又如此殷勤,其余座次上的人不由得都是面色难看,有些怏怏不乐。

    他们不敢对王杞之有什么不满,恨意全都集中在沈振衣身上。

    沈振衣浑不在意,拈起酒杯,一口喝尽,点了点头道:“果然是好酒,这一杯酒,抵得上数月苦功,倒叫王郎君破费了。”

    赤烧蛇酒有增进真气的作用,一杯酒可以抵得上寻常人望月修行几个月的功夫,珍贵之极。王杞之拿出来招待,果然是财大气粗。

    楚火萝听说喝这酒还能增进功力,岂肯放过,立刻提起酒杯一骨碌喝干,只觉得一条炽热火线从喉头一直延伸到肠胃,浑身像是要烧起来一样,忍不住剧烈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龙郡主看得好笑,赶紧上来给她拍背,笑道:“你何必喝得这么急,又没人抢你的,不要丢了师父的面子。”

    楚火萝咳得满眼泪花,听到此话,赶紧挺直了腰杆,硬是压住了咳嗽,小脸儿憋得通红。

    紫宁君与龙郡主还有怒千发也缓缓饮了酒,导气归引,果然觉得真气蓬勃胀大了不少,面露喜色。

    王郎君看他们都喝了,这才笑道:“宝剑赠英雄,更何况只是一杯酒而已。此酒酿制出来,能入沈三公子之腹,乃是它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他对沈振衣可算是捧得狠了,果然下面有人终于按捺不住,低声嘀咕道:“这沈振衣也不知道是何来头,怎么就能算是英雄?我看他身周神光黯淡,也未必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乃是一个长须大汉,豹头环眼,甚为粗横。他早将面前的酒一口喝尽,恶狠狠地瞪着沈振衣的首席位置。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王杞之的右侧,是一个白面羽扇文人坐着,他面色阴冷,就像是一条蠕蠕而动的毒蛇。听到那大汉说话,便用尖细的声音喝止。

    “沈三公子是郎君的贵客,自然有不凡艺业,彭九,你若是有胆子,便去试试三公子的剑,不要在下面说些怪话!”

    刚才那彭九只是嘀咕,但被这尖细文人一提,仿佛便是他在挑衅沈振衣一样。

    果然彭九坐不住,站起身来,粗声道:“咱们荒野之人,没什么歌舞助兴,不如便由我陪沈公子玩两手,以助酒兴如何?”

    这就是套好的局了。

    怒千发欲哭无泪,早就知道首席坐不得,你看,这就祸事来了吧?

    他悄声对沈振衣道:“这人姓彭,排行第九,听说用奇门兵刃,棒法凶狠凌厉,曾经活生生一棒子打死过一头神境犀角兽,以此而闻名。不想也被斩绝门招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白面文人是斩绝门的军师,名叫司马幽,也是王郎君的左右手,听说为人最是奸猾毒辣,有各种绝户计。这在酒宴上邀战,肯定是他们约好的。”

    这种事情无非是为了试探,但这彭九凶横得恨,何必要去与他争锋?

    怒千发的意思,是劝沈振衣不要应战,反正这也都是在斩绝门面前,身为客人,也不算什么丢脸。

    “三公子,还是不要多惹事,不要和他动手为好。”

    他转动脑筋,想要给沈振衣想个得体的拒绝法子。

    沈振衣却已经微笑着摇头,“彭九先生之名,我也曾听过,不过,我却不想和你动手。”

    谢天谢地!怒千发松了口气,觉得至少三公子还是知道轻重的。

    没想到沈振衣下一句话,让他的下巴差点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过,你还没资格和我交手。如果一定要赐教的话,就让我徒弟接你两招……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怒千发一口酒都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楚火萝笑得花枝招展,师父,你还是这么一针见血的毒舌啊!

    彭九气得面色发青,整个胸膛都鼓了起来,简直就如同一只大青蛙一般。

    “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彭九也有朋友,此时也大为不满,大叫道:“就算沈三公子身怀绝技,也不能这么看不起彭九哥!他的弟子充其量只有神人境第一重,怎么可能与彭九过招!”

    “就是,这也装得太过分了吧!是骡子是马,拉出来遛遛!”

    一时之间,酒宴就鼓噪起来。

    王杞之不动声色,目光转向沈振衣,淡淡问道:“三公子果然是艺高人胆大。你既然敢说这样的话,想必应对彭九,应该毫无问题,不如就给在下一个薄面,下场一试如何?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,仍然是客客气气,但却是逼着不得不下场交手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