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零九章王郎君的地位
    这剧本不对啊!

    苦英疑惑地看着王郎君,以郎君平日的性子,就算明知道自己这一方有错,也会拼命护短,大不了就是不争这钻地魔牛,掉头离去——大多数情况甚至会选择杀光对方,直接拿着猎物走人,回头再惩罚他苦英都行。

    现在,他怎么突然态度大变,还问自己?

    难道还打算惩罚苦英不成?

    苦英想不通,不过他也知道这时候不能再与郎君说假话,只得期期艾艾点头道:“我是看着她们与钻地魔牛争斗,生怕她们不敌,这才一箭射杀了钻地魔牛。郎君,这也算是我出手了吧?我怎么知道她们有斩断魔牛角的能力?”

    他也是给自己叫起了撞天屈。

    王杞之点了点头,“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他转身面对沈振衣,微笑道:“三公子,下人无知,得罪了贵弟子。这样,我便给你们一个交代吧。”

    王杞之右手轻轻一挥,苦英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,就觉得脖子一痛,脑袋骨碌碌滚了下来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王杞之身后之人,都是一阵骚动,但绝无一个人敢多说一句什么话。

    郎君平日行事,绝非如此,他杀性奇重,但不应该针对苦英。

    可是既然他杀了苦英,就意味着他必有自己的打算。

    斩绝门上下,被王杞之打理得如铁桶一般,自然不会有人有任何异议。

    楚火萝等人也吃了一惊,没想到这个王郎君居然如此决绝,毫不犹豫杀了苦英,倒是显得她们几个有些咄咄逼人了。

    沈振衣倒是面色不变,只微微点头道:“王郎君赏罚分明,果然是名不虚传。”

    王郎君深深地看着他,忽而笑道:“沈三公子深藏不露,也是一时俊杰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一顿,又道:“这荒野广大,咱们竟然能够相逢,也算是有缘分。不知道沈三公子可愿赏面,与我们同行一阵子?”

    王杞之问得很客气。

    荒野上能遇到别人,确实是非常难得的一件事。毕竟荒野广大,进入荒野的人类却极少,就如大海捞针一般。

    这般巧遇,只要双方不是你死我活的仇敌,一般都会选择同行一阵,互相交换消息,也好更安全些。

    沈振衣略作思索,看了看几个弟子和怒千发,又看了看滚落在地的人头,微微一笑,“也好,反正我们在这荒野中也是信步而行,与王郎君同行,也是无妨。”

    王杞之的邀请显然并不那么单纯,但沈振衣也不在乎。

    与大队人马同行,至少住宿和吃食的条件会好许多,何乐而不为。

    这时候王杞之才露出笑容,“能与沈三公子同行,何其荣幸?诸弟子,就地扎营,准备酒宴吧!”

    天色已晚,本来也差不多到了休息的时候。

    此时进入荒野还不算太深入,王郎君发令,斩绝门中人当然也是无不答应。

    眼见这几百人有条不紊的搭建帐篷,生火埋锅造反,又准备诸种食材——主要是凶兽肉类,刷酱烤制,一时间香气蒸腾。

    王杞之邀请沈振衣他们先在搭好的帐篷中休息,自己也去账中静修。

    楚火萝看这帐篷的材质甚为华丽,帐中陈设更是应有尽有,浑然不似是在荒野中艰苦前行,不由啧啧称叹。

    “师父,这个王郎君出门的派头这么大,他到底是什么呢,难道比那什么劳什子外城令更厉害么?”

    到现在为止,楚火萝还搞不清楚霸王城外城的政治形态。

    怒千发咳嗽一声,为她解惑,“霸王城有数百个城门,每个城门背后,便形成一个巨大的外城城区。咱们所在的外城排在第十九,便是十九外城,地域也有千里之广。”

    “外城令,说起来是城主派在外城统属这个外城城区的长官,地位甚高,但是说他要完全控制整个外城城区,那也得厉害的实力与手腕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就比如如今十九外城的城令庹万年,他自己只是神人境第二重的高手,在十九外城也算不得顶尖,自然惹不起那些三级宗门,与根深蒂固的老势力。不过别人看在霸王城的面子上,也绝不会动他便是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强势的外城令,或许能够挟天子以令诸侯,将整个外城城区牢牢控制在手中,但庹万年显然做不到这一点,要弱上许多。

    “而城中比较强势的势力,大多都是削尖了脑袋想要往内城挤。比如王郎君这一手创立的斩绝门,他一年到头在城外狩猎凶兽,就是想早日将斩绝门升级到三级,到时候就有参加宗门大比,排入内城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他本身的修为,已经是神人境第二重巅峰,很有可能在几十年内晋升第三重。但是光凭神人境第三重的实力,也不是稳进内城,个人比斗比宗门比斗难得多。我估计王郎君便是想走这一条路。”

    “他现在的地位,不说在外城令庹万年之上,但至少不在他之下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怒千发又顿了顿,“但他对公子魁这样的,又不敢小觑,说到底,公子魁已经拜入鬼蜮,晋升第二重便能进内城修行,这可比他一个没根脚的强多了。”

    霸王城外城,其实形成了一种畸形的关系。

    实力的差距固然是鸿沟,但若是相差不远,最重要的就看谁能够更接近内城。

    与内城关系越紧密的,别人就越不敢惹,也就更受尊重。

    比如王杞之、庹万年和公子魁这三个,论实力的排列,王杞之自然最强,其次是庹万年,公子魁未破神人境第二重之前,远远不如这两人。

    但是庹万年是内城任命的城令,公子魁是内城大宗门看中的得意弟子,王杞之纵然地位比他们高些,还是得客客气气的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龙郡主等人才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沈振衣微笑,正要开口,就听帐外有人轻声邀请,“三公子,怒公子,诸位姑娘,我们家郎君请诸位赴宴了。”

    这才坐下来没有片刻,外面的酒宴已经整治好了?

    怒千发好奇地掀开门帘观看,之见处处篝火,酒肉飘香,在营帐间的空地上,已经摆开了宴席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