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零八章谁说我弟子抢人猎物?
    “谁说我的弟子,抢夺别人的猎物?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沈振衣的声音也悠悠传来。

    他尚未现形,大约还在数十里开外。

    但是这声音却像是在每个人耳边。

    出手的那位“郎君”身形猛然一滞,几乎是在间不容发之际,将攻势化解于无形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那一道凌厉的刀光,就在楚火萝眼皮子底下消失得无影无踪,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。

    ——但楚火萝知道,这一刀下来,她根本没有闪避的余地。

    这位“郎君”实力不凡!

    至少,要比她在七伤世界见过的所有人都要强上一线!

    紫宁君也神色凝重,望向对面这人。

    长身玉立,头戴金冠,面色虽冷,不减清俊。

    他穿着厚重繁复的白袍,袍子边上用金线绣着华美的图案,如火焰飞腾,也如群鹿奔跑。

    这位郎君的目光,却没有在三女身上停留,而是远远望向她们身后,微微点头,朗声开口。

    “在下斩绝门王杞之,兄台何人,可否报上名来,免得大水冲了龙王庙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并无什么敬意,但至少多了几分郑重。

    之前他说要杀楚火萝等三人的时候,完全只是像灭杀蝼蚁一般,但与沈振衣对话,却有了平等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弃剑山庄。”

    “沈振衣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沈振衣已然闲庭信步,走到紫宁君三人的身边,对她们微笑着点了点头,“你们做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数百里追袭,狙杀钻地魔牛,又逼退了一个神人境第二重的强者。这三人的配合虽然还不能说是默契,但至少已经有了初步的雏形。

    “弃剑山庄?沈振衣?”

    王杞之的语气很讶异。

    因为他确确实实没怎么听过这两人的名字,苦思冥想半天之后,这才拍着脑袋发问,“莫非是剑败公子魁,拒绝天门、鬼蜮招揽的沈三公子?”

    王杞之回城的时间很短,只停留了两三天,大概了解一下自己出城时期十九外城发生的情况就离开了,所以虽然沈振衣名头不小,但他也印象不深。

    “正是我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点头,然后又摇头,指着身边的怒千发道:“不过剑败公子魁的,乃是这位怒千发怒公子,我可没有下场。”

    挑战公子魁的是怒千发,只是最后公子魁不愤自己败在一个无名小卒手下,拼力向看台上的沈振衣发了一招,结果被反击受伤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王杞之大概也知道始末,漠不关心地扫了怒千发一眼。此人没什么特别之处,他也就不怎么关心。

    “不知沈三公子的弟子,怎么会与我们斩绝门的护法起了冲突?”

    他也不多寒暄,便只直接发问。

    “斩绝门!王杞之!你是猎杀九眼兽的王郎君!”

    沈振衣等人都没听过王杞之的名字,但这几日怒千发在城中行走,斩绝门和王郎君,却是如雷贯耳。

    他是资格不够,否则也得趁着这机会去巴结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不是刚刚猎杀九眼兽回城,怎么这么早就又离城了?”

    王杞之一怔,嘿然笑道:“城中尔虞我诈,乌烟瘴气,不适合我。还是城外鲜血荒野之上,大家各凭本事,胜者生,败者死,来得简单许多。说起来,我更喜欢凶兽,不喜欢人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说得真诚无比,却让人听着透出彻骨的寒意。

    怒千发心中一凛,想起城中状态,也不得不承认王杞之说得有几分道理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那个猎杀九眼兽的王郎君?”

    楚火萝在城中也听到过一耳朵,皱眉道:“听起来倒是个英雄人物,怎么就养了个这么不成器的手下?他污言秽语,想抢夺我们的猎物,你也不管管?”

    她心直口快,背后又有沈振衣,可从来不在乎别人的威名,即使是对声名如日中天的王郎君,也是一点儿都不客气。

    怒千发吓得手脚发抖,想瞪楚火萝一眼又不敢。

    你以为你是和谁在说话?这可是王郎君!便是外城令等人,也得捧着敬着,人家货真价实的神人境第二重巅峰,比之刚刚成气候的公子魁不知道强出凡几。

    ——要知道当初见到差点有夺妻之恨的公子魁,怒千发都是心中畏惧的,更何况升级版的王郎君!

    王杞之倒是不以为杵,他看着楚火萝,淡淡道:“苦英说,是你们抢他的猎物。你又说,是他抢你的猎物。到底谁说的是真话,可有证据?”

    苦英心中七上八下,他知道王郎君一向是护短的性子,只要自己喊出别人抢猎物,王郎君毫不犹豫就会出手灭了这几个女人。

    但是他没想到的是王杞之竟然硬生生收了手,这时候还问起孰是孰非来了——这可不是他一向的风格啊!

    事出反常必有妖,苦英心中凛然,忙喊道:“郎君,你不要听这几个女子胡说八道,这头钻地魔牛乃是神境第二重的凶兽,她们几个女的也不过只是神人境第一重,怎么可能狩猎此兽?明明是我出手救了她们,她们却恩将仇报!”

    这时候,也只有强词夺理了。

    沈振衣瞥了他一眼,“就算她们三个都只是神人境第一重,但她们能伤了你,便也能伤钻地魔牛。你这话,不足为凭。”

    苦英哑然,被这句话噎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没错,自己是神人境第二重,但是仍然伤在这三个女人手里,那理论上来说,若是自己能够对付钻地魔牛,那三个女人也有机会做得到。

    龙郡主早有准备,笑眯眯取出钻地魔牛的牛角,举起来亮了亮,“王郎君请看,这是我们之前折下的钻地魔牛牛角,你说这是不是我们的猎物?”

    钻地魔牛牛角,是他最尖锐的武器,也是全身上下最坚韧的地方,能够砍下牛角,自然也有能力砍下牛头。

    苦英心中咯噔一下,回头看时,那头钻地魔牛的尸体,果然是缺了牛角的。

    ——刚才怎么没有发现!若是早看到这一点,面对这三个女人的时候,决计不会托大!

    王杞之也瞥了牛尸一眼,闭目叹气,他睁开眼的时候,目中寒光四溢,静静地对着苦英问道:“你还有什么话说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