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零五章临阵铸剑
    你在逗我?

    怒千发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对面钻地魔牛气势汹汹,你和我说你不想出手——这是傲娇的时候么?

    “三公子,这可是生死关头,除了你之外,我们几人没有一个是这钻地魔牛的对手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沈振衣也未必就斗得过魔牛,但至少他深藏不露,有一招击伤公子魁的战绩在,听说鬼蜮冷喉和黑旗四翼也未能在他身上讨得便宜,说不定还被他杀了。

    ——你不出手谁出手?

    怒千发几乎想要咆哮,他带着几分悲壮的心情,要是沈振衣真不肯动手,只有自己顶上,不知道自己的牺牲,能不能换到他们几个逃跑的机会。

    ——也算是报恩了!

    正在他咬牙切齿之际,沈振衣却语声悠悠,“火萝、郡主,你们俩与紫宁一起,踩三元位,一起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师父是何意图,但楚火萝与龙郡主都习惯了服从,她们两人分别向前几步,站在紫宁君左右,虎视眈眈,协同防御。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

    钻地魔牛攒着蹄子,从鼻子里面喷出火星,警惕地望着三人。

    这三个人都有神光的雏形,虽然力量上还远不如它,但刚才紫宁君的冰炎威力巨大古怪,刚才猝不及防的偷袭也没重伤了她,钻地魔牛也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在凶兽中,钻地魔牛算是一种相对谨慎的品类,它正面战斗虽然凭着一对利角也相当强大,但更喜欢的是躲在地下,暗施偷袭。

    “剑本无心,有心而动,可名为菩提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也不管它,朗声诵念,“三菩提变化,若三千小世界,光华迷离,无处藏身。动静而变,玄之又玄……”

    楚火萝与龙郡主如醍醐灌顶,不自觉地便随着沈振衣的念诵趋前出剑,而紫宁君更是目光一亮,周身冰炎旋转更急,占据中心位置,向钻地魔牛发起了攻击。

    锵!锵!

    钻地魔牛的巨角,首先架开了楚火萝与龙郡主的双剑,但铺面而来的冰炎却闪躲不得,情急之下,仰头长啸,从鼻子里面喷出两道蓝色的火焰。

    以火御冰,本是正道。

    如果紫宁君的攻击真是纯粹的冰系,被牛鼻中烈火一冲,自然两厢抵消。

    但没料到紫宁君的冰炎虽然寒冷彻骨,但其实却仍然是燃烧的火焰。

    牛鼻烈火与之一碰,不但没有消失,反而化作更大的火势,兜头烧到钻地魔牛的背上,只呼啦啦一下,就将他背上的鬃毛烧尽,化作一片冰霜,在它坚硬的背部留下一道白色的长痕。

    钻地魔牛痛呼一声,不顾一切地就地滚倒,双角一番钻入地下,在三丈开外的地方才露出头,背上的冰炎这才熄灭。

    ——这一招钻地魔牛吃了大亏,疯狂大叫,双目赤红,向着三人疾扑而去。

    “畜生便是畜生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淡淡摇头。

    被激怒之后,原本的谨慎与矜持便消失无踪,只会凭着本性发动攻击。

    明明钻地魔牛就算能够战胜三人合力的三菩提剑阵,也必然会付出巨大的代价,在这荒野中,如果它受了重伤,那基本就等于成为其它凶兽的盘中餐。

    ——但它仍然考虑不到那么多的后果。

    “三位姑娘,居然如此厉害!”

    怒千发惊喜交加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这三人任意一人都不是自己的对手,但是三人合力,居然能够击伤钻地魔牛!

    “不是他们厉害,是剑阵厉害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语气平静,目光却落在龙郡主身上。

    “如今她们三个倒是能够与钻地魔牛一战,不过若想要大获全胜,斩获魔牛角,仍然是有个弱项……”

    紫宁君已经稳固神人境第一重的修为,冰炎武学也是变化无穷,毫无疑问是三女中最强的一个。

    楚火萝原本有些散漫,但是在轩辕山中见识元磁之力,悟出元磁剑法,后来居上,如今也堪堪构建神光,踏足神人境第一重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一直扎扎实实的龙郡主却显得有些落后。

    不过她毕竟龙族血脉醇厚,根基深厚,想要提升倒是不难。

    “郡主,我答应要以鬼杀魔剑为你炼制一口趁手的兵器,如今正是时机,便在此时吧!”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将七截鬼杀魔剑的残骸取出,向空中一抛,连环旋转不停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时候铸剑?”

    怒千发越发迷糊。

    听说过临阵磨枪的,但这临阵铸剑,会不会太局促了一点?

    沈振衣心无旁骛,手指轻拨,那七截断剑在空中滴溜溜转个不停,黑气萦绕,从黑气的深处,又射出金光。

    钻地魔牛陡然转身,他隐隐感觉到了对他有威胁的东西,想要扑过来阻止沈振衣,偏偏被三女缠住,完全脱身不得。

    紫宁君的冰炎与楚火萝的寒衣剑,玄妙无穷,几乎逼得它难以遮挡,而龙郡主虽然稍弱,算是这剑阵的破绽,但她一招一式都扎实无比,又有隐隐龙族对百兽的威压,让魔牛不敢造次。

    嗤!嗤!

    随着鬼杀魔剑的残骸越转越快,那些巨大的断剑开始融解,体积也逐渐缩小,周围的黑气越来越浓,怨愤与恐惧的气息四散,连身边的怒千发都忍不住牙齿打战,站立不稳。

    ——这是从鬼杀魔剑中逼出的怨气与杀气,这一件凶兵,便被沈振衣这样凭空改造。

    随着这些黑气弥漫升腾,鬼杀魔剑剩余的本质也逐渐线路,金色光芒化作龙形,渐渐有龙吟之声。

    “千淘万漉虽辛苦,吹尽黄沙始到金!”

    沈振衣朗声长笑,陡然间双手一合。

    呼——

    七截断剑,已经化作七团金黄色的液体,被他一合,黑雾飞散,顿时聚合成一团,扭结挣扎,不过刹那功夫,就形成了一口短剑的雏形!

    “郡主,接剑!”

    沈振衣手指一拨,那短剑发出呼啸声响,直射向龙郡主,一路之上,留下龙形的金色轨迹。

    “此剑脱胎于鬼杀魔剑,化而为龙,可明知为魔龙剑!”

    “郡主,便以此剑,化为剑心,养其煞气,斩牛角来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