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两百九十九章同归于尽
    “什么?大人,这可是已有神识的魔剑,这般毁去,会不会太可惜?”

    秦铁匠继续目瞪口呆,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这位大人收服了凶煞之刃,居然不是要留为己用,而是这样随随便便摧毁?

    那不是白费功夫?

    ——至于沈振衣怎么做得到轻轻一拂便毁了鬼杀魔剑这种事,他已经不想去追究了。

    沈振衣淡淡摇头,“无妨。鬼杀魔剑受到凶煞之力浸淫太深,虽然有了部分神识,但其实不过暴戾之气罢了,我将其打碎,返本还原,日后才好重新得神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一顿,又笑道:“再说这剑身太大,我的弟子用来不便,须得重新炼制。”

    就……就为了这个原因?

    楚火萝拍手笑道:“师父果然体贴,不过我已经有了寒衣剑,不敢贪心。不知这剑是给龙师妹还是给紫师姐?”

    她心性单纯,对鬼杀魔剑也只是好奇,并无贪心之意。

    这东西又丑又凶,她还不喜欢呢。

    当然师父重新炼制之后,必然也是不错的宝剑,只不知道会花落谁家。

    沈振衣看了看紫宁君,又看了看龙郡主,沉:“此剑凶气极盛,带有煞意,倒不适合紫宁的玲珑剔透心,无助反而有害。我将它重新炼制之后,就由郡主佩戴吧,以煞气炼龙性,自有益处。”

    紫宁君并无异议,她默默站在沈振衣身边,情绪不会有任何起伏。

    龙郡主自是大喜,拜谢师父。

    沈振衣微笑,信手一挥,收起七截断剑,带着秦铁匠和三个徒弟,离山回返。

    却说晦禅师他们三人先走一步,等远远离开山谷之后,见青山绿水蓝天白云,恍若隔世。

    这才惊魂甫定。

    “这位弃剑山庄沈三公子,你们可曾听过?”

    晦禅师苦笑,抹了抹光头上的汗水,回头向周铁鹰、拓拔鸿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曾。”

    周铁鹰的面色阴沉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还用说,他肯定是内城之人,只不知道与那秦铁匠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拓拔鸿酸溜溜道。

    “此事不可多说。”

    晦禅师叹了口气,内城之事,实在不是他们几个可以置喙,现在不如早些回去,重整外城的势力再说。

    “也是,等回去之后,自然能找人查探这位沈三公子是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周铁鹰点了点头,他们三人无心多留,正要离去的时候,却听斜刺里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们刚才说的沈三公子,在哪里?如实说来,饶你们不死!”

    一个老者慢悠悠从半空中飘过来,落在三人面前,颜色冷厉。

    冷喉。

    与公子魁打赌之后,冷喉觉得有必要亲自动手,以大欺小解决掉沈振衣,故而进入轩辕山中。

    只是轩辕山占地颇广,之前又有天地元磁的覆盖,一时间未曾察觉沈振衣的气息。

    偶尔听到这三人讨论沈振衣,看他们形容猥琐,衣衫褴褛,料来不是什么高手,便大喇喇上前喝问。

    冷喉作为外城令,其实与这三位成名已久的高手是认识的。

    只是十年不见,在天地元磁的压迫之下,晦禅师等三人也早变了模样,更因为受伤而气息微弱,冷喉当然认不出来。

    他不认得这三人,这三人却认得他。

    周铁鹰勃然大怒道:“大胆!你可知我们是什么人……”

    嗤!

    冷喉听他喝骂,双眉一竖,毫不犹豫就是一道剑光劈出来。

    周铁鹰猝不及防,又因为受了伤腾挪不灵,只略闪了闪身,只听噗嗤一声,右臂应声而落,痛得他放声大叫。

    “动手!”

    晦禅师眸光一冷,现在他不知道冷喉为何而来,总之他们三人现在是强弩之末,若不奋起抵抗,只怕就要被冷喉斩杀当场。

    这里荒无人烟,他可不敢把希望寄托在报出身份之后冷喉大发善心上。

    眼看冷喉出手伤了周铁鹰,他反应极快,微微下蹲,便是一掌拍出!

    拓拔鸿条件反射,跟着晦禅师一起出手。

    ——就连周铁鹰重创之余,愤恨欲狂,也跟着一起出手。

    这三人在天地元磁中困了十年,配合早就十分默契,如今虽然少了一个秦铁匠,不能形成四相合一的攻势,但三分合力,也足以发挥出超越本身数倍的力量。

    他们原本也都是神人境第二重的高手,虽然受到天地元磁的十年压制,又被沈振衣反噬重伤,但拼命起来境界还在,三人合力,一出一进,便与冷喉相当。

    ——这回反过来轮到冷喉猝不及防,他原以为遇到的是三个无名小卒,没想到三人居然发挥出神人境第二重的威力,心中一寒。

    难道说,这几个人是与沈振衣一伙儿的?就是因为这些人扮猪吃老虎,所以黑旗四翼才丢了性命?

    电光石火之间,冷喉只能有这样的想法,他飞身后退,想要避开三人的纠缠。

    可惜这选择便错了。

    晦禅师等三人其实已经接近油尽灯枯,纵然以秘法激发战力,但正面冲击的能力到底不行,若是冷喉硬接这一招,就算受点儿小伤,还能想办法脱身。

    但他以为中了埋伏,心中便自怯了,这一退便陷于招式的变化之中。

    晦禅师他们三个,这十年中对这合击变化研究极深,冷喉一退,三人顺势递进,分别从三个方位围住了冷喉,招式夺命,被这掌风禅光笼罩之下,早已脱身不得。

    “吼——”

    冷喉一招不慎,陷入绝境,双目血红,大吼一声。他当然不能坐以待毙,刹那间将浑身真气提到最高,浑身衣衫涨起,从七窍之中喷出玄光,也是最后拼命的打法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双方攻势一触,发出震天响声,晦禅师等三人各自口喷鲜血,倒飞而出,一路撞倒了无数参天巨木,飞出十几丈开外,这才落地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而冷喉站在原地,神色僵木,只见耳鼻之中不断溢出鲜血。良久,只听噗的一声,天地之力在他身体内控制不住爆发,顿时血肉横飞,死无全尸。

    ——此时月眼升天,冷冷的光芒照着山间,一片惨淡。

    四位神人境第二重的高手,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