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两百九十八章内城来的年轻人?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秦铁匠禁不住失声惊呼。

    这剑气若是冲着他来,他几乎没有抵抗之力——这三人分明是大人的弟子,难道眼睁睁地看着她们受死?

    万铁盟中人,这时候自当挺身而出,但他实在没有余力,可能下一波剑气,死得就是他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却见沈振衣右手探出,虚空一抓——

    秦铁匠等人不敢想象的画面,瞬间呈现。

    剑气,在七伤世界一般是指剑意、剑神结合天地之力后,向外释放的巨大光波,具有强大的破坏性。

    这本身就是天地之力爆发的一种表现。

    这种爆发,当释放之后,并不受控制,所谓“剑出无悔”,就是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就像火焰一样,并非实物,或许能扑灭它,但并不能凝滞它。

    然而现在,他们面前的景象,便是——

    ——剑!气!凝!滞!

    就像是失去了生命一样,或者是像被冰封了一样,原本绽放的剑气,在这一刹那忽然僵住,就如同将开未开的鲜花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晦禅师发出如同的声音,瞪大了眼珠子,浑身颤抖个不住。

    楚火萝、紫宁君与龙郡主倒没太过惊讶,她们只是惊艳于剑气的美丽,随后便从容闪开,走到沈振衣身边。

    ——这时候那些凝滞的剑气,就如花朵枯萎一般,向内收缩,竟是硬生生被压回了鬼杀魔剑的剑身之中!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剑刃震荡,发出鬼哭狼嚎之声,仿佛千军万马,也像是修罗地狱,秦铁匠等四人只觉得耳鼻剧痛,脑中嗡嗡作响,一时间眼冒金星,站立不稳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把手一收,巨大鬼杀魔剑悬浮于空中,终于完全露出了真容。

    这是黑铁红刃的一口巨剑,大约有丈许来长,光剑柄就有三尺,粗如鹅卵——若无特异的身形或者借用天地元力的变化,这样的武器显然是不趁手的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东西作怪?”

    楚火萝好奇地上前,伸手了摸了摸剑刃,感觉就像是摸到了一块滚烫的烙铁,赶紧缩手,甩手不迭。

    “鬼杀魔剑重铸,天地之力蕴于裂纹之中,你若不得其认主,自然会受到反噬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伸指头在剑刃上弹了弹,慢条斯理地开口。

    之前鬼杀魔剑似乎耀武扬威,但被沈振衣一弹之后,好像突然变得温顺下来,像是乖巧的小狗一样,慢悠悠落到地面,沙土之中。

    一切陡然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天地之力流入,山谷很快开始变得正常,潺潺山泉留下,灌溉了枯涸的地面。

    晦禅师、周铁鹰与拓拔鸿三人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,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——凶煞之刃“鬼杀魔剑”就这么被收服了?

    “你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也懒得多看他们一眼,“此地元磁已解,如今你们虽然受伤,也可自行离去。”

    这三人既然侥幸没死,也算是命大,沈振衣当然没有杀人灭口的兴趣,让他们自己滚蛋,已经是最大的仁慈。

    “多……多谢公子救命与不杀之恩!”

    晦禅师反应最快,第一个双手合十,俯身拜倒。沈振衣破解天地元磁,首先是救了他们的性命,然后他们心念邪恶,暗中偷袭,沈振衣又饶了他们一次。

    这就是两条命的恩情了。

    “此等大恩,必有回报,只是尚不知公子尊姓大名……”

    晦禅师一边低头,一边询问。

    这个年轻人不知是何来历,他们肯定得罪不起,想来一定是内城高人,终究还是得问清来历,以后登门送礼道歉谢恩。

    周铁鹰与拓拔鸿如梦初醒,也鸡啄米一般点头陪笑道:“公子救命之恩,吾等没齿难忘,还忘公子留下名号,日后结草衔环以报。”

    秦铁匠皱了皱眉头,他与这三人相处十年之久,知道这几人心思诡诈,并非良善之辈。这会儿是吓破了胆,等到日后反应过来,知道大人的身份并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他上前一步,低声在沈振衣身后提醒道:“大人,不要轻易泄露身份……”

    晦禅师等三人心中苦笑,暗道秦铁匠此人实在是太谨慎了。

    沈振衣倒不在乎,便点头道:“我是弃剑山庄沈振衣,不过料你们应该也不知道我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确实不知道。

    晦禅师两眼一抹黑,他在外城算消息灵通人士,但真没听说过什么弃剑山庄,也没什么姓沈的年轻高手。

    难道是最近十年新冒出来的?

    但是凭他的身手,十年前也绝非无名之辈,怎么可能他们一点儿都没听过?

    三人对视一眼,那唯一的可能,这个年轻人果然是从内城出来的高手了……

    内城外城之间隔绝森严,内城的资源与月眼真气也要充足许多,一般情况下,除非是凶兽攻势太猛,内城高手出来支援,否则内城之人都不愿踏足外城一步。

    这种年轻俊彦,更是抓紧时间修行,哪儿会无聊的跑到外城来?

    这一定是背负重要任务,或者是大宗门的年轻一代出来历练的。

    晦禅师几人抱着这样错误的想法,胆战心惊,更不敢多问,唯唯诺诺,转头离去。

    秦铁匠也没听过沈振衣这三个字,便笑道:“大人也是机智,这种情况下,报个假名总是好事……免得他们来纠缠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还没说完,就觉得楚火萝以看白痴的目光在瞄着他,不由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“我……我说错了么?”

    楚火萝不耐烦道:“我师父便是弃剑山庄沈三公子沈振衣,大丈夫站不更名坐不改姓,哪里会捏造假名?”

    弃剑山庄?

    沈三公子?

    秦铁匠莫名其妙,那位大人的花押,分明是……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楚火萝这时候突然反应过来,目光瞄着秦铁匠头上的红巾,指着激动道:“师父,这就是那个红巾的铁匠吗?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!”

    她哈哈大笑——这回轮到龙郡主苦笑看他。

    “我正是为这位秦铁匠而来,你们不可无礼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淡然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他信手一挥,将鬼杀魔剑断为七截!

    ps:欢迎到《万古剑神》贴吧玩耍,也可关注微信公众号“蒙白”dream_of_mengbai,q群338971780,不定时发布新书和个人讯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