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两百九十五章铁皇已逝
    万铁盟。

    万人之心,如铁成城。

    在七伤世界,最重要的资源是铁,最贵的东西也是铁。

    以人心为铁,也可见万铁盟的创始人与参与者,对心性是如何的坚定。

    只要找到了万铁盟,无论有什么难题,都可以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——至少在很多年前,七伤世界有这样的传说。

    所以当秦铁匠听到沈振衣说他来此就是为了寻找万铁盟中人之后,原本暗淡的眼神,突然变得明亮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,何人授令?”

    他挺直了腰杆,语气中充满了骄傲和自豪。

    当凡人找到万铁盟,只要是得到授令认可,万铁盟中人就要满足他们一个愿望。

    这是数千年前流传下来的规矩。

    所以,即使是在这种境遇这种环境之下,秦铁匠仍然习惯性地傲然相询。

    ——但旋即他就反应过来自己的处境,连自己的性命尚且需要别人搭救,又有什么本事来满足别人的愿望?

    “在下无能,羞辱宗门,现在未必能帮得上公子。不过只要你曾经得我万铁盟授令,我若能脱身,传递消息,不管公子所求为何,我们定会尽力满足,决不食言。”

    秦铁匠顿了一顿,又正色道:“在下乃是最低级的黑铁使,但公子若救我一命,万铁盟上下必感激涕零,无论公子所得授令是何级别,都可再加一级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虽然身手不凡,也有异能,但既然在外城活动寻找自己,最多也不过是获得一个黑铁授令便已经了不得。

    ——万铁盟中人人为兄弟,若是被外人救了性命,极为感激,原本的授令可增加一级,沈振衣的授令便可化为青铜,实现愿望的范围和能力便提高了一截。

    “这倒不必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微微一笑,并不在意此事。

    “我寻找万铁盟,也不是为了实现愿望,只是想与铁皇通个消息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平平静静,但所说的内容却仿佛雷震。

    秦铁匠浑身震颤,不敢置信地望着沈振衣,“你……你到底是什么人?……你如何得知铁皇之名?”

    万铁之皇,统率天下,无比尊贵。

    即使是万铁盟中人,也绝不敢轻易提及铁皇之名,沈振衣一个外人怎么可能知晓?

    沈振衣摊开手掌,露出掌心一个徽记。

    秦铁匠大惊失色,忍不住翻身跪倒,“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还没说完,沈振衣摇手阻止了他,“此地有外人,不必多说。”

    ——刚才他虽然将四人的攻击都反弹了回去,但这几人都已经是强弩之末,又各怀鬼胎,挨这一击还不至于致命,只是晕倒在地上罢了。

    刚才沈振衣听到晦禅师这边有了动静,知道这功力最高的僧人已经醒来,便不让秦铁匠多说。

    秦铁匠一激灵,赶紧又站了起来,但神态动作中的恭敬之意,已经无法抹去。

    沈振衣叹了口气,手指轻轻一弹,只听几声低哼,晦禅师、拓拔鸿与周铁鹰三人都是应声而晕,短时间内不会再醒来。

    “我带你离开此地,回返外城,请你传信于铁皇,就说名铁印记,再出江湖。”

    他淡淡向秦铁匠吩咐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……”

    秦铁匠唯唯诺诺,但立刻又反应过来,神色悲痛,哀声道:“大人有所不知,铁皇……铁皇在百年之前,已经过世了……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沈振衣的眉毛轻轻挑了一挑,这对于他来说,已经是极大的动容。

    “铁皇的修行,早已到神而明之的境界,虽不能与日月同光,至少也可有三千寿数,怎么会这么早逝?”

    武道修行,踏入神人境之后,便是所谓人化为神的第一步。

    神明不朽,神人长寿。

    以铁皇的修行,就算过去千年未有寸进,也有三千寿元,早逝的可能性几乎没有。

    秦铁匠脸上闪出恨意,“铁皇百年前与霸王城主一战,伤重不治,所以自此之后,万铁盟与霸王城势不两立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说一开始沈振衣得知铁皇去世的消息还有几分悲意,在听秦铁匠这话之后,却露出一丝古怪的微笑,微微点头道:“原来如此,那如今万铁盟是何人主事?”

    秦铁匠的面色更为难看,愤懑一阵之后,这才恨恨道:“万铁盟如今九铁精英各自为政,互相不服,各不统属,早不复当年盛况。”

    万铁盟,以万铁为基,千铁为骨干,百铁为精英,九铁为支柱,共为铁皇管属。

    铁皇不在,九铁精英各有心思,原本万众一心的万铁盟,自然也就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沈振衣略有唏嘘。

    天下之事,不如意之事十之**。

    纵然创立时有美好的初衷,经过千年变迁,也难以为继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过,大人若是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秦铁匠迟疑地望着沈振衣,沈振衣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此事不必再提。”

    他望着四面铁雾,微笑道:“原来万铁盟已经是如今状况,也怪不得你认不出来这凶杀之刃,居然会被困在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万铁之人,对天下精铁最为了解,怎么会上这种恶当?

    “凶煞之刃?”

    秦铁匠面若金纸,苦笑摇头,“在下一直以为是天外陨铁,这吃亏可吃得大了。”

    一直到现在,他都没想通自己为什么会被困在此地,也没想通这天外陨铁是何材质。

    直到沈振衣提醒,他才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凶煞之刃,化为铁雾,控制元磁,那就是理所当然之事……”

    秦铁匠面有愧色,“却是连累了大人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摆了摆手,“无妨,既然来了,就顺手收了这一件东西吧,恰好我的弟子,也缺一件趁手的兵器。”

    凶煞之人,闻之色变,沈振衣却只将它当作随手可采撷的果实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