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两百八十二章一口气吹胜
    杀狂精绝。

    这是公子魁近乎自残的最后一招,以自身血肉化为精气,结合天地之力,杀戮一切。

    这一招刀法,就算是神人境二重之人来,也得谨慎应对。

    这人的刀法,已经到了斩杀一切,接近于鬼蜮之境,也怪不得内城之人都看中他,对他另眼相看。

    杀狂意绝,刀气化为黑影,载浮载沉,似慢实快,刹那间,便已经到了沈振衣面前。

    只要这刀气黑影沾上肌肤,便如附骨之疽,吞噬人的全部血肉。

    ——这一招,先伤己,后伤人,伤人精绝,血肉化灰,故而名之曰杀狂精绝!

    “师父!”

    楚火萝和龙郡主看得分明,但她们修为略逊一筹,哪里能够够得上抵挡?紫宁君倒是作势,以神光拦截这黑烟,但终究迟了一步。

    沈振衣微微一笑,伸手挡住紫宁君,随后吸口气。

    ——吹!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他从口中喷出一道白气,与那黑烟一触,就像是吹开浮灰一般,就听呼呼声响,那凝聚的黑烟,竟然被他一口气吹散。

    飞向四方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这杀狂精绝,原本就是公子魁心头精血所化,如今被沈振衣不动声色的破招,他刚刚身上封闭的伤口顿时一起绽开,喷出鲜血,跌跌撞撞向后退去,面色苍白!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城墙之上,城门卫们的惊呼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疤脸冷汗湿透全身,衣服几乎能够拧得出水。

    ——他,到底有没有看错?

    沈振衣,居然一口气破了公子魁的绝招?而且令其反噬,受了重伤?

    “这一场,不用打过了吧?”

    沈振衣并未在意,回头向旁边的人询问。

    这场赌斗,外城之人只当是个笑话,并没有太多人关注。原本以为怒千发靠着天衣剑法防御,至少也要千招之后,才能找出公子魁的破绽,反败为胜。

    没想到公子魁不自量力,居然想朝着沈振衣出手,那自然是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这一场,胜负已分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是……”

    负责监督本场赌斗的执事也傻了眼,支支吾吾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公子魁明显已经受了重伤,他的杀意刀法也破不了怒千发的防御,再这样拖下去,只会输得更惨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不如爽快认输。

    ——只是,此人是公子魁,从来不败的公子魁!

    在这一场莫名其妙的决斗中,居然输给了一个外乡人?

    这叫人怎么能接受得了?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公子魁根本不在意自己浑身冒血的身躯,黑烟重聚,回到他手中变成长刀,咬牙顿了顿足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——认输的话,不可能从公子魁口中说出来,但是他也没有面目再留下来。

    “同样是用刀,他比之傅破天,还是差得太远了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轻轻叹息。

    公子魁无非就是占着身处于七伤世界的好处,靠着资源和天分,才能抵达如此境界。

    如果傅破天能够有他的资源,何至于将一身都祭献于刀?

    执事浑浑噩噩宣布了怒千发的胜利,旁观之人,早就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就连怒千发自己,也有些迷糊,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就赢了。

    ——不过他至少知道一点,今日他能够胜过公子魁,夺回佳人,全靠沈振衣一人。

    他收剑,急急忙忙奔到沈振衣面前,恭恭敬敬跪倒,再次道谢。

    “若无沈公子,我绝无今日!大恩大德,无以为报,没齿难忘!”

    这下旁观之人又是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刚才怒千发与公子魁动手,战得难分难解,在场之人当然对他高看一眼。没想到不但公子魁一招败于沈振衣之手,连怒千发也向他屈膝。

    ——这个沈振衣,到底是何方神圣?

    疤脸恨不得钻到城墙中,只希望不要被沈振衣看见,他哪里知道自己得罪的居然是这般高手!

    恐怕……是死定了!

    他心中畏惧,牙齿格格打颤,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了。

    而城中所有人得知消息,也都是惊倒一片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”

    庹万年几乎是从椅子上跳了起来,他因为觉得这场赌斗是个笑话,公子魁必胜,所以根本没去现场观看。听到属下汇报,那一刹那他觉得自己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“公子魁,居然会败给那个怒千发?这不可能,绝不可能!”

    庹万年焦躁地在室内踱步——公子魁不光是外城的天才,也是内城鬼蜮特别要培养的人才,要是出了什么差错,他这个外城城令也承担不起。

    “公子魁说,这次必然是针对他的阴谋,之前那沈振衣偷偷杀了他猎来准备凝聚吸取杀气的乌影豹,这次又找怒千发与他作对,只怕是有备而来……”

    属下添油加醋,向庹万年报告。

    “刻意针对?”

    庹万年的面色森然,目光变得如针一般。

    这也有可能!

    他才不相信,城外游民之中,会突然冒出这么厉害的高手,那怒千发资质平庸,更绝对比不上公子魁。

    这一战的胜负,只怕真有人在背后搞鬼。

    “查,一定要查清楚!”

    庹万年拍了桌子,“那沈振衣的来历,怒千发的行动,你们都给我一一查清,尽快来报!公子魁是鬼蜮弟子,绝不能让人给害了!”

    难道是怒流城有什么动作?那也没必要把手伸那么长,庹万年心中疑惑,只能让人先去查探清楚。

    另一面,金隆听说怒千发打赢了公子魁,重新请薛长老为媒,再度带着礼物上门求亲,不由也是一脸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“贤侄……你当真赢了那公子魁?这种事,可开不得玩笑。”

    金隆左看右看,也没觉得怒千发的修为有什么特殊之处,忍不住狐疑,还是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应该不会是胡说八道,想要骗人蒙混过关吧?

    这种事绝无可能,再说现在街头巷尾,也都确实在传这一战。

    但若不是亲耳听到,金隆仍然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是。多蒙沈公子传我神剑,令我与公子魁一战,立于不败之地,这才侥幸获胜。”

    怒千发战而胜之,信心大增,气质也大有变化,这番话说得堂堂正正,不卑不亢,倒有了几分高手的风范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