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两百七十九章天衣剑法
    “我教你的剑法,不能帮你胜过公子魁,一开始我就告诉你了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似乎看出来怒千发的心思,微笑重复。

    “……只是,可以让你不败。”

    他所传的,是以弱敌强的不败剑法。

    怒千发在城内有落脚处,这时候死马当作活马医,恭恭敬敬地将沈振衣请到住处,摆开酒席,开始请教。

    沈振衣也不浪费时间,随手拈起一支筷子,一边饮酒,一边信手比划起来。

    “此剑名为天衣。”

    天衣剑法,天衣无缝。

    寻常的神人境武学,目标都是结合更多的天地之力,以我心为天心,以人为神,追求更大的破坏力和更广的攻击范围。

    天衣剑法的目标,却反其道而行之。

    与其它强悍的武学相比,天衣剑法结合的天地之力并不多,范围更是小。

    它出剑的空间,大约就不超过身周半尺,像是穿上了一件厚厚的天衣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如此,每一剑带动的天地之力,萦绕于身周,密密不可破!

    “这种剑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是奇思妙想!”

    初时怒千发不了解这剑法的玄奥,试演几招之后,忽然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这剑法几乎放弃了攻击,使得天地之力聚集,想要破开这防御就需要数倍的力量——在同级别修为中,能够数倍出力的,那可是凤毛麟角。

    就算是惊才绝艳的公子魁,也未必就有这样的实力。

    这剑法的精髓如果能够尽数发挥,或许真的能与公子魁一战!

    怒千发的眼睛都亮了。

    ——但是,想要将这一路剑法练至炉火纯青,只怕不是一朝一夕之事。

    “多谢沈公子传剑!”

    怒千发这时候福至心灵,如醍醐灌顶,就在酒席中央给沈振衣跪下,俨然以前辈师礼待之。

    “在下资质鲁钝,大约不能如公子所说,短短一日之内便能抵挡得住公子魁,但我只要苦练十年,必可与之一争短长!”

    传这样的剑法给他,简直是恩同再造,就算是叫一声师父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不过怒千发也看得出来沈振衣并无收他为徒之意,这才并未强求。

    沈振衣微微摇头,“十年,未免太远。”

    “十年啊!黄花菜都凉了!”楚火萝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“十年金大小姐早就给人抢了当老婆,只怕连娃娃都生了,那时候你再去打赢又有屁用?我师父说了一天就是一天,你这人怎么就不信呢?”

    沈振衣从来不说大话,他既然开口,楚火萝便笃信不移。

    怒千发苦笑,剑法当然是可称绝妙的好剑法,但真的要他一日之内练成,并以之抵御公子魁,他实在是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“是在下无能……”

    若是能早一点得到这剑法,若是自己的修为能够再进一步,何至于……

    怒千发心中痛楚,双手紧紧握拳,想及金大小姐,只觉得心中剧痛。

    沈振衣微笑,“无能不无能没关系,反正我说过了,只要你能背熟招式,到时候在台上依样画葫芦,便能立足于不败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怒千发再听了一遍,仍然瞪大了眼睛,一脸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在外城的另一边。

    公子魁正在自己的精舍中修行。

    他看上去是个阴冷的少年,通身透着冷漠的死亡气息,一身黑色的戎装,恰好契合他的气质。

    “杀意……”

    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,冰冷绿色的光在他瞳孔中流动,旋即屋瓦震动,泥沙扑簌而下,室内的瓷器,都出现了裂痕。

    “公子!”

    下人急急忙忙地跑进来。

    公子魁不耐烦喝道:“什么事,又来搅扰?”

    下人吓的跪在地上,连连磕头,“公子,是庹城令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公子魁面色稍霁,庹万年虽然他也不放在眼里,但毕竟如今对方的修为比他高,又是外城之主,而且还受了自己的拜托去提亲,当然要稍微客气一点。

    “请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他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庹万年进来的时候,脸上陪着笑,比之在金家的冰冷态度不可同日而语,只笑道:“恭喜公子!贺喜公子!”

    他甚至有点谄媚之色。

    身为神人境第二重的高手,反而对第一重的武者这般态度,也是让人咋舌。

    公子魁不为所动,反问道:“喜从何来?”

    庹万年知道他的性子,也不以为怪,便陪笑道:“今去金家,金隆大致已经答应公子的提亲,不日便可与金大小姐成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公子魁的语气并未有多欣喜,冷冷道:“大致?金大小姐答应了么?”

    答应了便是答应了,什么叫大致答应了?

    公子魁知道金大小姐一直不可答应这一门婚事,但也浑不在意。

    庹万年略有些尴尬,“金大小姐尚未完全答应,但是女子婚事,自由其父作主,哪里轮得到她自己置喙?”

    还是这个结果。

    公子魁冷笑,摇头道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他这就是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庹万年热脸贴了个冷屁股,只能打个哈哈,眼睛一转想起个笑话,便说道:“其实今日说来也好笑,平日那死宅剑痴老薛,也去金家提亲,当然被金隆一口拒绝。他还敢问我,到底是谁与金小姐订了亲事?”

    “我一说公子的名字,便把他吓得屁滚尿流,可笑那年轻人还说,是不是只要胜过你,便能求娶金大小姐,老薛吓得把他拖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庹万年自己干笑不绝,公子魁脸上却毫无表情,只露出了一丝骄傲之色。

    “那么说来,他们要来挑战我么?”

    公子魁慢条斯理说道。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庹万年大笑,“借他们十个胆子,也绝对不敢来惹公子的虎须!谁都知道公子如今在凝练杀意,他送上门来,不是在找死么?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就见刚才的下人神色古怪,走进屋内,对着公子魁怯声道:“公子……刚才有个人送来一封战书,说是明日未时,要与公子一战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又道:“署名是,怒流城,怒千发。”

    这人还真敢来?

    庹万年瞠目结舌,简直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ps:欢迎到《万古剑神》贴吧玩耍,也可关注微信公众号“蒙白”dream_of_mengbai,q群338971780,不定时发布新书和个人讯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