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两百七十四章真伪立判!
    “自取其辱!”

    汪尾啸却对沈振衣这一手嗤之以鼻,无非是一些剑气的使用技巧而已,能够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他估算着自己这一卷假造的千秋剑谱,虽然剑意已然用了几次,但击溃暗弱的白发三千丈剑谱剑意,仍旧易如反掌,便长笑一声,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两卷神人境武学秘笈放在一处,各自凝聚天地之力,自然而然的引起了争斗。

    白发三千丈剑谱,本是丝丝缕缕收取天地之力,如发丝,如细流,细水长流,无形而幻化有形。

    而千秋剑谱却霸道许多,放在此处,本该唯我独尊,鲸吞天地之力,如今有了竞争对手,自然而然便开始争夺。

    铮!

    一道犀利剑气,自千秋剑谱上方幻化的白色光芒中激射而出,只听嗤嗤声响,白发三千丈剑谱吸取天地之力的细线,立刻斩断了好几十根。

    汪尾啸哈哈大笑,“这便是你引以为豪的剑谱?在千秋剑谱光耀之下,简直连蝼蚁都不如!”

    他之前还略有点担心,如今看白发三千丈剑谱不堪一击,这才彻底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沈振衣却毫不在意,静静观看,连反驳都懒得多说一句。

    因为面前的事实说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——白发三千丈剑谱,固然被那千秋剑谱激射出的剑气切断了几段吸取天地之力的细线,但随后便有更多的细线蔓生,就像是繁华盛开,又想锦绣织就,数万道丝线缠绵而出。

    神人境的高手能够看得分明——这些汲取天地之力的细线,分明是以剑谱为中心,形成了一个由密至疏的巨大光茧!

    白发三千丈原本吸取天地之力的速度并不算太快,但在千秋剑谱的影响之下,却突然形成了爆发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不光是汪尾啸,就连薛老师、怒千发等人都瞠目结舌,不敢置信这剑谱还有这般神奇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这剑法难道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不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薛老师不敢置信,原来这剑谱还不是像表面上那么简单,不但有犀利的攻击,亦有绵密的防御,这第二层变化,方才是剑谱的奥秘所在!

    ——怒千发是从哪里弄来的这种神奇剑法?

    ——他又是怎么舍得能将这剑法送给自己?

    他到底要求自己何事?

    薛老师都有点儿胆边发毛,礼下于人,必有所求,他想着自己与怒千发虽然有师徒之谊,但交情也没到这份上,何至于送来这么贵重的礼物?

    怒千发也是发愣,他原本送出绿松贝化石,被沈振衣说明之后,心中还有几分后悔。但是有这样的剑谱,就算绿松贝真如沈振衣说的那么神奇,又哪里抵不上了?

    “走眼了!”

    汪尾啸心中一跳,眼见这剑谱大放光明,不由暗中担忧。

    ——白发三千丈剑法,若是如之前那边暗弱,自然会被假造千秋剑谱的剑意一剑斩断,化为灰烬,但如今竟有如此潜力,那就难说得很了!

    如果真的千秋剑谱在此,当然不怕,连续不断的霸道剑光赐下,任你防御如何严密,终究有要被一剑斩开的时候。

    ——但自己手里的可是西贝货。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,汪尾啸可清楚得很。

    铮!铮!

    似乎是感受到白发三千丈剑谱的挑衅,千秋剑谱同样也光芒大盛,两道剑光一前一后,向着那光茧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光茧微微一颤,旋即膨胀数倍,竟是硬生生将那两道剑光吞噬,自身全无反应,反而显得凝实了几分。

    汪尾啸面色大变,这时候再想阻止,已然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假冒的终究是假冒的,假千秋剑谱似乎是被激怒了,剑光大盛,所有剑气汇集于一点,如黑暗中的耀目流星,射向白发三千丈剑谱。

    光茧旋转起来,只听呼呼声响,直接将假千秋剑谱卷入其中,嗤嗤声不断,之间无数火星直冒,飞射而出。

    空气中,弥漫着一股烧焦的气味。

    假的千秋剑谱,刹那间化为灰烬!只有几点火星,载浮载沉。

    汪尾啸带来的那个年轻公子,浑身冰凉,面色惨白,身子慢慢地向后缩去。

    薛老师一开始面色有些懵然,旋即露出惊惧后怕之色,望向沈振衣与怒千发的眼神,多了一分柔和与感激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老薛!居然拉了外人来坏我剑谱!今日算你们狠,毁剑之仇,我必有厚报!”

    汪尾啸也算反应快,佯装大怒,倒打一耙,想要借机遁走。

    他一扯那年轻公子,转身就想走。

    “且慢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招了招手,喊住了这两人。

    汪尾啸顿住脚步,转头冷冷地看着沈振衣,“不知这位公子,还有什么见教。”

    今日虽是他想诈骗未成,有薛老师在场,他不敢妄动,但若是这不识趣的年轻人还敢来挑衅,汪尾啸就算是不顾一切,也要将这人击杀当场!

    沈振衣还没说话,楚火萝已经抢着开口,“不好意思,这位前辈,我们刚才约好,你若是输了,便赔给薛老师一万玄金,这事儿你不会忘了吧。”

    汪尾啸面色僵了僵,面部肌肉狠狠一扯,但又不能完全不要脸,便转头对薛老师道:“今日虽被毁了剑谱,我还是说话算话,一万玄金,改日送到老薛你府上。你不会逼着我现在掏钱吧?”

    薛老师也不欲惹他,息事宁人道:“汪兄改日送来无妨。”

    汪尾啸这才冷哼一声,扬长而去。他找来做托的那个狗屁年轻公子,像哈巴狗儿一样跟在他身后,落荒而逃,只是才出大门,就听那公子一声惨叫,原来是被汪尾啸一脚远远踹到了对面的墙上。

    薛老师这时候才如梦初醒,上前向怒千发与沈振衣道谢。

    “千发,多谢你这位朋友,若不是他目光如炬,只怕我真上了这恶当!想不到汪尾啸此人,竟然如此不顾身份,拿着一份假的千秋剑谱来骗我!”

    他痛心疾首,但看到仍然悬浮在空中的白发三千丈剑谱,又是眼睛一亮,眉开眼笑道:“你又是从何处寻来这等神奇的剑谱?”

    ps:欢迎到《万古剑神》贴吧玩耍,也可关注微信公众号“蒙白”dream_of_mengbai,q群338971780,不定时发布新书和个人讯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