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两百七十三章比剑谱!
    神人境的武学,本身自己就是可以比的。

    不需要有人修行比试,只要将两份秘笈摆在一起,各自激发感应天地之力,必起冲突。更强的武学便能占据优势,输掉的秘笈甚至会被天地之力化成齑粉。

    所以在七伤世界,保持高级的武学秘笈难度极高,基本都要以更强悍更统一的镇门秘笈将其“神”化,就像是沧澜秘库那般,才是长期保存的好办法。

    沈振衣提出比剑谱,显然是对白发三千丈剑法非常自信。

    “沈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怒千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他为难地望着沈振衣,但后者却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“好狂妄的小子。”

    汪尾啸不怒反笑,他不屑地扫了一眼薛老师手中的剑谱,“真是自以为是,这剑谱就算有了神识,能结合天地之力,散发剑意,怎么能与千秋剑谱相比?”

    他手腕一抖,抖出一片光华,仿佛手中凭空多出一口光剑,光华夺目。

    怒千发与郭老只觉得眼前一闪,心中狂叫不好,赶紧闭目,却已经来不及了,双目发黑,竟然是好一阵子看不见东西。

    沈振衣微微一哂,身子一侧,护住了紫宁君三人。

    ——这便是千秋剑谱的光华。

    “千秋鼎盛,一梦光华!”

    当初这剑法曾经光耀七伤世界,练成之人,无不是名动一时的剑客豪杰,千秋鼎盛,一梦光华八个字,镌刻在七伤世界武道的历史上。

    然而这剑谱,其实早已失落在历史的长河中。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,沈振衣却清楚得很。

    ——因为真正的千秋剑谱,收藏在沧澜秘库。

    ——说起来,如今八修世界斩月飞仙重新融入七伤世界,那原本的乱离秘境,也该回到了七伤,但不知道在何处。孜孜以求追寻沧澜秘库的人,总算有了指望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沧澜秘库已经落入沈振衣掌中,没有他的允可,就算别人捷足先登,也没有机会再打开大门。

    这些事,当然不必向外人解释,沈振衣却足以确认,即使光华依然,这剑谱终究是假的。

    “如何,也算是你们这些小子有狗屎运,见识这耀目光华!”

    汪尾啸得意洋洋的长笑,“萤烛之光,岂敢与日月争辉?你那剑谱还是好生守着吧,白白毁弃,岂不可惜?”

    怒千发双目剧痛,几乎忍不住落下泪来,忙打躬作揖道:“多谢前辈指点,沈兄也只是开个玩笑,请前辈莫要当真……”

    刚才那一刹那的剑光让他吓破了胆,哪里还顾得上沈振衣,赶紧先道歉再说。

    薛老师无奈苦笑,正要再开口劝两句,就听沈振衣朗声道:“注剑之法,假造光华,用一次少一次,你这样下去,还能瞒得住薛老先生么?”

    他微笑转身,双目炯炯,竟然是丝毫没有被刚才那一刹那的剑光影响。

    除了他之外,紫宁君、楚火萝与龙郡主,也都被他护住,未受损伤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!”

    汪尾啸面色一冷,“我倒是小觑了你。”

    虽然是假造,但那剑气是找高手注入,绝非等闲,普通人被这光芒一照,非头疼脑热好几天不可。

    这人明明神光未显,居然能够护得住周围之人的安全,难道竟然是深藏不露的高手?

    ——不过再怎么说,也不过神人境第一重,汪尾啸在沈振衣悬挂在腰间的崭新玉牌上扫了一眼,发出一声冷笑。

    “你到现在还嘴硬,莫不是真想要比剑谱?”

    汪尾啸将手上的剑谱一收,轻轻握在掌中,回头漫不经心对薛老师道:“老薛,你看要不要给这年轻人一个教训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?”

    薛老师有些犹豫,这剑谱是怒千发拿来送给他的,若是比剑谱毁去,未免可惜——毕竟这剑法记录时间虽浅,但也是专注之作,凝聚天地之力的效果看上去也不错,若是珍藏数十年,也该是一件珍品。

    毁去之后,就算重录,也未必有这么好的成品。

    怒千发也慌了,他现在不能睁眼,只能如没头苍蝇一般乱转,对着沈振衣劝道:“沈公子,你的白发三千丈剑法固然精妙,但是与流传已久的千秋剑谱还是难以比拟,何必如此……咱们还是先走吧!”

    他欲哭无泪,今天来不但没拍上薛老师的马屁,更没提一句正事,再这样下去,只怕要得罪汪尾啸,那也只能就这么算了。

    “不急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淡定从容,问道:“若是传世的千秋剑谱,比不上我这新录的白发三千丈,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汪尾啸知道他不肯退让,回头又望了望薛老师手中白发三千丈剑谱的宝光,心中暗自冷笑。

    就算手里的千秋剑谱是假的又怎样?遇上真的千秋剑谱,或许会大败亏输,但是对上这种级别的剑谱,又怕什么?

    “你待要怎样?”

    他咄咄逼人地反问。

    沈振衣耸了耸肩,也不在意,便微笑道:“你们设下这个局,无非就是为了骗钱。这样吧,若是你们输了,便再赔一万玄金给薛老师,薛老师便不再追究你们如何?”

    汪尾啸面色阴沉下来,“你一口咬定我是骗老薛,那若是你输了,又待如何?”

    “如果输了,那说明你这剑谱是真的,我愿赔偿双倍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施施然开口,上万玄金,似乎都不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汪尾啸看他非富即贵的气象,也不敢造次,心道只要赢了这一场比剑谱之斗,多赚两万玄金,也心满意足,何况老薛必定更信任剑谱为真,到时候拿出鸳鸯剑来交换,那就大为圆满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汪尾啸点头答应:“你既然要自取其辱,白白送我钱财,我又何必拦着你?来,比剑谱便比剑谱!”

    他伸手一抛,手中的千秋剑谱划出一道弧线,悬挂在半空之中,载浮载沉。

    沈振衣这才转向薛老师,拱手道:“请暂借剑谱一用,稍后便会奉还。”

    薛老师还没来得及搭腔,只觉掌心一震,白发三千丈剑谱竟然凭空脱手而出,飞到了千秋剑谱旁边,静静伫立。

    他心中不由一震。

    ——这个年轻人的武道,倒不是那么简单!

    ps:欢迎到《万古剑神》贴吧玩耍,也可关注微信公众号“蒙白”dream_of_mengbai,q群338971780,不定时发布新书和个人讯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