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两百七十二章假货!
    “假的?”

    院内的薛老师,院外的怒千发和郭老,一起发愣。

    汪尾啸勃然大怒,“哪里来的狂徒,竟敢在此胡言乱语!再敢胡说,当即杀了!”

    他费尽心思,好不容易才做好了一个局,自认为天衣无缝,连号称“剑痴”的老薛都没看出来,谁知道竟然被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年轻人一口叫破,这让他哪里能够忍得下去?

    “汪兄且慢。”

    薛老师为人谦和,当然不愿意有人在自己院子里面被杀,赶紧拉住了汪尾啸,“只是年轻人瞎说,何必计较?”

    汪尾啸把眼一瞪,喝道:“老薛,你这么说,也是怀疑拿了本假剑谱来骗你喽!”

    薛老师苦笑,“那自然不会,汪兄稍安勿躁,咱们再从长计议。”

    千秋剑谱中的剑意他亲自验证过,当然不会是假的,正是因为其中绝妙的剑气,对他的剑道大有裨益,他才咬牙打算卖了始终参悟不透的无双秘谱鸳鸯剑,一方面买这个千秋剑谱,另一方面也清一些旧账。

    只是买家临时反悔,才有现在的尴尬。

    门外怒千发与郭老见沈振衣进了屋,也只能硬着头皮跟进,怒千发尴尬的向薛老师施礼,“老师,多日不见,一向安好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薛老师有些心不在焉,怒千发之前打过招呼,说是多年不见,前来拜望,还要送上一本剑谱。要是平常,薛老师当然十分心动,但这会儿心中有事,也顾不太上。

    他只瞥了沈振衣一眼,对怒千发道:“这是你同行的朋友么,切到房中坐坐,不要乱说话。”

    看在沈振衣与怒千发同行,他也就懒得计较。

    怒千发连连称是,拉着沈振衣要进屋,沈振衣却不理他,淡然笑道:“千秋剑谱,威震东南,若是区区一万玄金就能换到,未免也太便宜了。薛老师既然是爱剑之人,怎么想不通这个道理?”

    你还要坚持说下去?

    怒千发都傻了,一时之间,竟不知该如何阻止,心里只连珠价的后悔。自己怎么就一时糊涂,会带上这个惹事精呢?

    有本事的人必然有傲气,在城外如是,在试炼场如是,在城内……自然也如是。

    沈振衣不在乎自己,不在乎城门卫,同样也不在乎什么外城一霸。

    汪尾啸沉下脸来,“老薛,这到底是什么人,你是怀疑我,还是怀疑祝老弟?这会儿把话说明白了!”

    他心中恼火,却也觉得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这几个年轻人,到底是什么地方冒出来的?难道是老薛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,这才找人来故意找茬?

    薛老师也蹙眉,他本来不想生事,只想着能不能少付出点代价将千秋剑谱换回来,没想到这年轻人却一而再的指千秋剑谱是假的,这不是怀疑他的眼光么?

    他咳嗽一声,尽量和气道:“这位公子不必多说了,这剑谱我验过,其中有冲天剑气,可破苍穹,若非真品,怎能有此剑意?”

    薛老师亲眼见过千秋剑谱上残留的剑意,这真可说是汹涌如潮,冲天而起,其中玄奥之处,惹人深思又给人启迪,令人沉醉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眼见为实,他才急不可耐的想要将这剑谱收为己有。

    “这种注剑之法,不过是老套路罢了,如果这都能算是千秋剑谱,那今日怒千发送来的白发三千丈,岂不是成了七伤第一剑了?真是好笑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悠然回答,浑不在意。

    注剑之法?

    薛老师和怒千发都表示从未听过,一旁的汪尾啸却面色微变。

    注剑之法,是制造假剑谱假秘笈的法门。

    神人境的武学,自有其神,能够结合天地之力,虽然以文字录之,但一字一句,都能感应天地,能够形成共鸣。

    若是剑谱,自然而然,成就磅礴剑意,难以假冒。

    要用假的秘笈剑谱骗人,第一步就要过这一关。汪尾啸做局引薛老师上钩,当然不可能在这里就被人识破,特意请了高手在假的千秋剑谱中注入一道剑意,若不细读,实难分辨。

    这个年轻人,怎能一眼识破?

    汪尾啸心中犯起了嘀咕。

    薛老师却是一怔,皱眉道:“你说什么,怒千发带了剑谱来?我不信还有什么剑法能超过千秋剑谱,千发,且拿出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七伤世界,比千秋剑谱更强的剑法当然还很多,但是在神人境第一重第二重,能够得到的资源并不多,怒千发虽然是怒流城怒家子弟,但不过只是旁支,他的能耐薛老师也清楚得很,怎么可能得到比千秋剑谱更厉害的剑法?

    ——更何况,就算他走狗屎运得了,那怎么可能平白送给自己?薛老师区区一个外城执事长老,又能给他多大好处?

    不过薛老师终究是爱剑之人,听说怒千发带了剑谱来,当下就表示想先看一下。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

    怒千发这种时候也不知道是该献剑谱还是待会儿再说,只能木然从怀中取出自己录下的白发三千丈剑谱,恭恭敬敬送到薛老师面前。

    “好剑法!”

    剑谱一展,就见每个字每个图形都有灵光闪动,霞光外放,忧伤的剑意浸染,脱纸而出,令人不由黯然神伤——若是不查,不知不觉中就要被这剑意伤到。

    薛老师识货,当即赞了一句,这已经是极为精妙的剑谱,怒千发给他送来,显然是有事相求。

    他略想一想,将剑谱放下,手却还舍不得松开,笑道:“难为世侄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到了他这个剑痴之手,当然不可能再放出来,怒千发欲求何事,自己尽量想办法帮他办了就是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薛老师转头望向沈振衣,摇头叹息道:“我知道你是为朋友抬高身价,但年轻人也不能信口开河。这白发三千丈剑谱,自有妙处,只是与千秋剑谱相比,到底还差了一筹,怎能相提并论?”

    他自认为猜到了沈振衣的意思,无非是故作大言,提升怒千发所送礼品的价值,只是硬夸也没用,这剑意的差别,甚为明显。

    沈振衣却微笑道:“薛老师若是不信,一比便知晓高低!”

    实践出真知,大不了就是比剑谱!沈振衣心中笃定。

    ps:欢迎到《万古剑神》贴吧玩耍,也可关注微信公众号“蒙白”dream_of_mengbai,q群338971780,不定时发布新书和个人讯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