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两百六十七章一不做二不休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紫宁君恭谨受教。

    这可让身边之人,大跌眼镜。

    鲁九瞠目结舌,简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他所见高手,无一不是从生死中拼杀出来的人物,但从来也未见这种超卓之辈。

    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人?

    他仍然处于惶惑之中,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沈振衣倒是淡然,转头对鲁九道:“估计下一个便要轮到我了,我刚才要对你说淬体之法,说来简单,只有八个字,曰‘日月在怀,春风再生’,你且牢牢记住,日后必有大用。”

    说完也不等鲁九回应,径自便向试炼场中走去。

    虽然是无聊的过场,但也总得通过才是。

    紫宁君静静站在一旁,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,只听鲁九喃喃嘀咕,将“日月在怀,春风再生”八个字颠来倒去的念熟。

    此时城门卫们已经将被紫宁君一剑断头的巨象兽拖走,看着那脖子上平滑如镜的伤口,所有人都面如菜色。

    尤其是疤脸,额头见汗,双目赤红,嘴上虽然还在逞强,心里却知道这次是踢到铁板了。

    “这女子……这女子难道已经是神人境第二重?怎么可能有这般凌厉的剑法?”

    “胡说!若是神人境第二重,又有什么必要来此通过武道试炼?何况她身上的神光浅薄,还不如我等,应该顶多就是刚刚踏入一重未久!”

    “那她哪里来这么厉害的剑法?与她同行的那男子似乎似乎是她的师父,难道还要更强?”

    “疤哥,这次你得罪了他们,只怕之后必来找事啊!”

    城门卫们七嘴八舌,心情其实都有些惶恐。

    疤脸咬牙一拍桌子道:“你们慌什么谎!再怎么厉害,也不过就是两个人而已,身后又没什么了不起的势力,我们是正正经经武道试炼,她又没出什么事,难道还来迁怒于我们不成?”

    说是不怕,他内心其实还是有些着慌。

    在城墙之上,疤脸是城门卫,可以呼朋唤友,以众击寡,那一对狗男女必然不敢正面与他冲突。

    但若是等他下了城墙,落单一人的时候,那可就难了。

    别说是那男人,就是刚才一剑断巨象兽头的那女人,疤脸也绝对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我们已经得罪了他们,不如一不做二不休……”

    他瞪着眼睛,呼哧喘着粗气,“试炼场干不掉这女的,至少干掉这男的,等这女人入城之后,咱们兄弟再去拿了她快活,你们看可好?”

    疤脸在城门卫中也算一霸,甚为凶恶,守卫中也颇有几个唯他马首是瞻。紫宁君貌美如花,也令他们垂涎三尺,听他这么一说,纷纷起了心思。

    “只是,连巨象兽都不是那女人的对手……怎么杀得了这男人?”有人提出质疑,“若是现在放那男人过关,之前还可以说只是误会,再下杀手不成的话,他们俩只怕真的不肯善罢甘休。”

    疤脸冷笑,“七伤世界,哪有息事宁人的机会?仇已经结下了,那便是不死不休。至于杀那那男人……”

    他面色发青,狠狠道:“你们可别忘了,如今我们墙笼法阵之中,可困着那个东西!”

    呼啸风声刮过,众人都噤若寒蝉,想起那东西的恐怖,有人委婉劝道:“疤哥,那东西可是十九城门令指定要留下的,三日后要给公子魁磨练杀性所用——若是出了意外,我们可担当不起。”

    那东西杀气结合天地之力,形成实质,是最好用来锤炼杀意武道的奇兽,平时难得捕获,上月侥幸得了一头,十九城门令大喜,急急上报,便就地关押,几日后就要献给外城执事之子公子魁。

    几个城门卫伺候这凶兽比伺候老子还上心,一点儿都不敢怠慢,虽然知道它凶横厉害,但仍然怕它不小心手上蹭掉一块油皮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!”

    疤脸也是豁出去了,嘿然道:“它杀得一个高手,杀气更为凝实,公子魁只会更喜欢,我们也不过借来一用,又不是什么大事?”

    这凶兽可怕之处,就是杀戮越多,杀意越强,能够近乎无限地增强自身,所以不惧群战,想要捕获千难万难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万一那人奋起神威,伤了它,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有人弱弱地表示担心,旋即引起了一阵哄笑。

    “哪有此事?”

    “区区一个连城民资格都没有,刚来试炼的神人境第一重武者,就算有那种神奇的剑法又能如何,岂能伤得了他?”

    “只怕他死的太快,激发那东西的凶信,倒是醉仙芙蓉的效果未能出现,我们要防着还得多花一番力气。”

    那凶兽一直拿醉仙芙蓉的汁液镇着,一日顶多醒来小半个时辰,现在就算把它弄醒,一会儿大概就会睡着,只怕沈振衣死的太快,到时候还得加固法阵,稍有麻烦。

    他们从来没有想过,沈振衣有赢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为了疤哥,我们也便拼一拼,不过就是用一下,解决了那人就成!”

    几个城门卫达成共识,一起转到试炼场最里面的闸门,摇动绞盘,缓缓升起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试炼场中观众虽然不多,但也有几个懂行的,眼看竟然在开启从未开启的最内闸门,不由都是惊讶万分。

    “此处往往只是凶兽的临时关押处,又或者是更高级的武者来挑战修行——入城的武道试炼中,何曾见过放这边凶兽的?”

    “最近咱们十九城门,可捕到了什么新的凶兽,你们有消息么?”

    “不曾听说……也可能是今日普通凶兽太多,所以各处囚笼都关满了,这才放在最里侧?不然没有道理啊?”

    众人议论纷纷,郭老听得面无人色,捶胸顿足。

    他这种湖,自然知道其中不对,这沈振衣和紫宁君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只是短短半日功夫,便将这里的城门卫得罪了个彻底?

    对付紫宁君用巨象兽也就罢了,对付沈振衣,居然还要用更可怕的东西?

    沈振衣眯着眼睛,侧脸望去,金色的日光在照在他脸颊的一侧,光暗分明。

    ps:欢迎到《万古剑神》贴吧玩耍,也可关注微信公众号“蒙白”dream_of_mengbai,q群338971780,不定时发布新书和个人讯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