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两百六十六章冰炎绝剑
    鲁九痛苦闭眼,对沈振衣叹息道:“你们怎么就得罪了城门卫?我看令高徒是活不了啦,你还是早点准备后事吧……”

    他苦笑半晌,又道:“这世道就是这样,若是你想活命,今日试炼就算了,先退回去找人说和,改日再来一试。”

    对方连一个美貌姑娘都要下杀手,当然不会放过同来的沈振衣,此时不退,性命堪忧。

    “不妨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不慌不忙,他静静看着场中局势,微笑道:“我这徒弟,倒也未必就输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!”

    鲁九重重叹了口气,“一开始神完气足,或许还能与巨象兽游斗,但这怪物不知疲倦,攻势如潮,就算你天地之力源源不绝,神光也会衰竭,缠斗下去,必死无疑!”

    场中紫宁君身形轻灵,飘逸如飞,刹那恍惚,留下无穷紫色的残影,巨象兽前扑后跃,捞不着她,已然大怒,凶光勃发,只见中央一团黑影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紫宁君身周的神光却显得有些衰弱,只能覆盖淡淡一层,护住自己不被凶光侵蚀,似乎已经是极限。

    “不行了!”

    郭老匆匆赶来,刚好看到这场景,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沈振衣到底是怎么得罪的人,人家连巨象兽都放出来了,这明显是不给活路啊!

    “紫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他唉声叹气,捂住双眼,不忍再看。

    在场诸人,都觉得巨象兽稳操胜券,紫宁君的败亡已经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但紫宁君,却仍然在坚持着。

    “她还能……坚持多久?”

    “能够与巨象兽战这么久,她的神光也够厉害了,作为刚入神人境的武者,已经算是了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惜,谁叫她得罪了疤哥,又没什么后台,只能死了。”

    巨象兽释放出来之后,就算是这些城门卫,也不愿意去分开阻止狂暴的它——所以在紫宁君战死之前,试炼场是不会有人再管的。

    紫宁君却反而很淡定。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四百年真幻的变化,也或许是沈振衣的影响,她甚至对生死都不怎么看重。

    沈振衣让她来武道试炼,她便武道试炼。

    让她赢,让她活下去,她便赢,活下去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剑光如雪!

    晶莹的冰雪凭空凝结,窸窸窣窣下落,整个试炼场的温度急剧下降,观战之人的头发眉毛上,刹那间蒙上了一层白霜。

    “此人结合天地之力的程度倒是甚深,控制也精细入微,可惜神光不足,终究不可能有多持久!”

    疤脸心中暗惊,但仍然相信紫宁君不可能翻盘。

    “巨象兽的行动变慢了!”

    鲁九不敢置信地瞧着场中的情势,虽然紫宁君仍然处于防御后退的状态,但骤然提升的寒气封印了巨象兽的四肢行动,那粗壮如柱的大腿上结起厚厚一层冰霜,每挪动一次,就会发出咔咔的碎裂声——明显,冰层在越结越厚,如果能够保持这个态势下去,这寒气就能够完全封锁巨象兽的行动。

    “而且……还不仅仅是寒气。”

    一个城门卫面如锅盔,伸手拈住一片飞落的冰晶,在指间陡然化作一团白色的火焰,他用力一握,将那火焰嗤的一声捏灭,但掌心也留下了一团灼烧发黑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痛。”

    城门卫冷冷开口,“这女人的实力,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强,这一门混合阴阳的武学,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!”

    “在封印巨象兽的同时,还会灼烧破坏巨象兽的经脉,好家伙……她已经与巨象兽势均力敌了!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疤脸不敢置信地呼喝起来。

    他原以为这女人不过刚刚踏入神人境第一重,不算什么了不起的人物,在巨象兽面前支撑不了几招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她已经一而再再而三的让他觉得惊讶。

    这种没有经历过真正战斗的女人,又有什么用?

    疤脸咬牙切齿,焦灼地望着场中情形。

    ——场中的发展,比他想象的还要更糟。

    在一次攻击落空之后,巨象兽的右前腿露出了破绽,被紫宁君反手一剑斩中,顿时整条腿就像化成了蔚蓝色的冰柱。

    “这一剑好厉害!”

    “动静转化,阴阳转动,何等犀利!”

    “这种武学,简直是无法想象!这区区一个女子,到底从哪里学来这种绝学?”

    城门卫也是识货之人,一眼就看出了这一剑的不凡。

    剑气如霜,先冻结巨象兽腿的鳞甲表面,旋即化为侵略如火,一举入侵血肉经脉,在内部再次凝结为冰。

    在刹那间的三次转变,这才能够将巨象兽腿从内到外都冻了个结实!

    否则以巨象兽的防御力,又怎么可能在这一剑之下受伤。

    疤脸瞠目结舌,眼睁睁地看着紫宁君又是一剑,冻住了巨象兽的后腿和尾巴,旋即补上两剑,彻底让巨象兽失去了抵抗力,最后才慢条斯理,正面一剑——

    ——刷!

    美人如玉剑如虹,巨象兽毫无抵抗之力,只能眼睁睁看着冲天的剑气落下,在它脖颈处顿了一顿,随后就毫无滞涩地落地,在试炼场的地面上留下一道长长的裂痕。

    全场静默。

    良久,巨象兽如同铜钟一般巨大的脑袋,在风中晃了晃,骨碌碌沿着他的脖子和胸口滚落,一直落入尘埃。

    切面光滑,发出如水晶一般的蔚蓝色光芒,没有一丝鲜血。

    剑气,仍然具有冰炎之力,像是切开豆腐一样,切断了巨象兽的脖子。

    庞大的身躯由于被冻结,只能静静地伫立在地面,仿佛是一座雕像。

    神境一重近战几乎无敌的巨象兽,居然就这么简单的死在一个女子剑下!

    在场之人,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——但这偏偏就是事实。

    紫宁君收剑而立,静静地落下,看都没看斩落的巨象兽一眼,只是信步而行,走到沈振衣身边,低头道:“师父,已经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也并无太大的欢喜,淡然颔首道:“出剑的时机,还是稍微晚了些,巨象兽外强中干,不必浪费太多力气,一剑杀之就好。”

    在他口中,巨象兽仿若蝼蚁。

    ps:欢迎到《万古剑神》贴吧玩耍,也可关注微信公众号“蒙白”dream_of_mengbai,q群338971780,不定时发布新书和个人讯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