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两百五十八章一根发丝
    商队的人,大约一辈子都会记得那个画面。

    裂地兽庞大的身躯,让人望而生畏,更不要说它身周弥散出的可怕凶光。

    这是凡人无法挑战的极限,连看一眼都忍不住手脚发颤。

    但沈振衣就这么去了。

    身无神光,手无寸铁。

    对着这样的凶兽,义无反顾!

    “这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送死么!”

    “沈公子,何必!”

    郭老大叫起来,胸中油然而生一种名叫敬佩的情绪,心中暗自叹息。

    ——在他想来,无非是沈振衣自度必死,与其死在自己人手里,不如更壮烈地死在凶兽手下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这种慨然赴死的勇气,也算是非常了不得。

    在场之人,大约只有紫宁君、楚火萝、龙郡主三人面色不变。

    她们已经见惯了沈振衣创造奇迹。

    沈振衣,已经到了凶兽面前。

    裂地兽刚刚又诡计击退了怒东主,正自志得意满之际,看有个微不足道的小爬虫向自己扑来,黑黢黢地连一点儿神光都没有,浑不在意,头一摆,尾巴又急速地横扫,想要将这虫豸拍死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电光石火一交锋,只听一声轻响,绿色的血液倾泄而出,仿佛像是下了一场血雨。

    一团黑乎乎的动机急飞而出,啪的落在地上,还在扭结,卷起无数沙尘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定睛细看,都是不由骇然。

    裂地兽长长的尾巴被切断了一截,跌落地面,足有两丈来长,蜷缩成一团,还在抽搐不已。

    切面光滑,显然是被利器削断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原本已经绝望的郭老激动大叫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裂地兽的尾巴,坚逾精铁,便是神人境武者全力出手,也只能破开它的鳞甲,未必能够从中斩断。

    更何况这神境裂地兽有凶光护身,沈振衣并无神光消解,到底怎么做到将它的尾巴一切两半?

    怒东主这时候才狼狈地站起身,面色发青,胸口起伏,连嘴角的血都来不及擦去,只等着沈振衣衣袂飘飞的背影,瞳孔收缩。

    别人看不清楚,他作为神人境的武者,当然是能看得清楚的。

    沈振衣上前,根本没有出手。

    ——他只用了一缕发丝。

    轻轻昂首,一缕发丝飘落。

    如刀!

    嗤!

    发丝轻而易举地切开了浓密的凶光,然后像是切豆腐一样分开了厚厚的鳞甲,整条粗大的尾巴就像是一张纸一样,就这么被轻轻撕开。

    裂地兽自己也没想到,直到现在还在发愣,断尾软软垂下,滴滴答答流着绿血。

    沈振衣负手而立,淡然自若,仰头看天,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。

    “好快的剑。”

    怒东主长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是剑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一根头发。

    这是绝妙的剑法,也是绝凶的剑法!

    这个斩月飞仙之人,到底是什么来历,居然会使用这种可怕的剑法!

    ——这种剑法,即使是在七伤世界,也称得上是秘传绝技。

    他区区一个下界来人,怎么会拥有这样的剑法?

    “吼——”

    因为剧痛,裂地兽终于反应过来,发出愤怒的嘶吼,震动天地,四处树木山石一起扑簌摇动,飞沙卷起。

    滚滚浓烟,环绕裂地兽四周,凶光戾气,覆盖的范围更大。

    就连紫宁君等人都不得不向后退,否则这凶光的压力,会让人无法忍受。

    但沈振衣位于凶光的中央,却没有受到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“此地并非是你栖息之所,为何贸然到此?必有原因。你若是乖乖离去,还能苟全性命,要是执迷不悟,那就只有妄自送了性命!”

    他声音低沉,并不提高嗓门。

    郭老和怒东主都是面色一变。

    刚才事态紧急,他们并没有反应过来,这时候沈振衣一提,他们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裂地兽每年来回迁徙,都是走同样的道路——但这里,并不在他们的必经之路上。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同一族群的裂地兽,不可能突然改变道路。

    尤其是神境的裂地兽。

    ——这一头裂地兽,显然进入神境未久,它理应回到族中圣地,接受本族的神境传承。

    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郭老背后冷汗涔涔,他年纪大了,见过的事情也多,一瞬间脑中就浮现许多阴谋,吓出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怒东主显然更能揣测内情,他沉吟不语,面色青一阵白一阵,显然是猜到了部分真相。

    裂地兽僵立不动。

    “虽然是神境的凶兽,聪明狡猾,但是也未必能够听懂这位沈公子在说什么吧?”

    “这样对凶兽说话,又有何用?还不是得打过才行?”

    “不过沈公子刚才这一招可了得,我见过神人境的大老爷,对上凶兽也未必能够这么举重若轻!看来沈公子是深藏不露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刚才一点儿都不怕,东主对上了他,若真动起手来,只怕要吃亏!”

    “只是沈公子不是说他刚刚斩月飞仙而来么?这等修为境界,又是从哪儿来的?”

    大概是因为觉得暂时脱离了危险,所以商队中人放松下来,开始议论纷纷,言语之中,对沈振衣便多了敬意。

    楚火萝听了甚为满意。

    ——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,有力量,才有尊严。

    没有表现出拳头,谁都不会尊敬你。但沈振衣凭着刚刚一根发丝,便已经奠定了自己的地位。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还是废话多的高手。”

    怒东主轻蔑地吐了一口唾沫,他身上神光恢复,至少又有一战之力了——有谁在陷害他,他大抵也有了眉目。

    “凶兽,才不会听他说什么呢!”

    他故意提高了声音——现在嘲笑不了沈振衣的实力,至少可以嘲笑他的见识。

    听不懂人话的凶兽,怎么可能因为沈振衣的言语而改变。

    但就在怒东主话音刚落的时候,裂地兽忽然对着沈振衣点了点头,然后甚至不顾自己尾巴上的伤口,转身就走!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怒东主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ps:欢迎到《万古剑神》贴吧玩耍,也可关注微信公众号“蒙白”dream_of_mengbai,q群338971780,不定时发布新书和个人讯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