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两百四十九章可怕的新世界
    沈振衣缓缓起身,赤红色的水在刹那间变成透明,旋即凝结成冰。

    他披上衣衫,沉吟着走了两步,望向头顶无垠的夜空。

    整个屋顶已经都被刀气掀翻,星光月华倾泄而下。

    世界清澈透明,仿佛笼罩在一个水晶的笼子里面一样。

    “师父!”

    楚火萝大急,奔到沈振衣身边,拉着他的袖子紧张道:“第十三道刀意呢?”

    刚刚沈振衣明明说过,自己需要逼出十三道刀意,才能算功行圆满,现在只有十二道,那岂不是意味着身体内还藏着一道刀意未曾驱除?

    傅破天此人的刀法狠毒,这一道刀意留在体内如何了得?

    “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倒是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“傅破天到底已经感悟了刀道精髓,这最后一刀,如附骨之疽,我要是硬将它今日驱除体外,倒也不是不能,只是会伤及肺腑,没有必要。”

    这一道刀意散化,在他体内游走,已经与血肉勾连,强行驱除,必伤根基。

    沈振衣计算得失,又考虑到新世界的状况,宁可将这一道刀意留在体内炼化,也不要受伤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这一刀意留在体内,对师父会不会有什么损伤?”

    龙郡主有些担心,虽然沈振衣已经说了不要紧,还是追问。

    沈振衣略一思索,点头道:“也没什么大事,只是在炼化这一道刀意之前,我只能用五成的功力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持续多久。”

    龙郡主急着追问。

    沈振衣蹙眉沉思道:“大约要一年时间。”

    这刀意的可怕之处,还超过了众人的预想。原本以为对于沈振衣来说,什么事都能轻而易举地解决,没想到傅破天的刀法,竟然如此难缠。

    紫宁君默默上前,握住了沈振衣的手,睁大眼睛看着他,大约是表示鼓励或是安慰。

    沈振衣拍了拍她,微笑道:“不必担心,七伤世界虽然杀戮剧烈,不过我们弃剑山庄的护山法阵准备充分,应该能抵挡得住。”

    这十年间,沈振衣除了苦修武学之外,就是在不断地布置着各种防御阵法,不断从安德福手中购买各式各样的材料,后来让安德福都觉得瞠目结舌,劝他不要乱花钱了……

    毕竟就算是大月皇朝的铁甲骑兵,也攻不破弃剑山庄门外布置最简单的灵血飞白阵。

    有这样的阵法,弃剑山庄也已经足够安全了,沈振衣何必还要不断地加强防御?

    ——直至今日,众人才知晓,他是未雨绸缪,为了新世界做准备。

    “七伤世界……”

    楚火萝喃喃自语道:“这个新世界,很可怕吗?”

    沈振衣转头,静静地看着她,“比你想象中,还要可怕一百倍。”

    吼!

    ——仿佛是为了配合沈振衣的话语,一阵凶兽的怒吼从远处传来,震荡山谷,连弃剑山庄的墙壁都开始嗡嗡震动。

    沈振衣严肃地望向远方,良久等那凶兽的吼声平息,才缓缓道:“白日一战,弃剑山庄山门外墙,多有毁损,从明日一早,便要加紧修复,切切不可怠慢。”

    龙郡主与楚火萝面面相觑,心中只觉得一阵恐惧。

    紫宁君在乱离秘境中见识过可怕的凶兽,此时默然不语,心中却如惊涛骇浪,握紧了沈振衣的手不肯放。

    是夜。

    天下无眠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“这沈振衣到底又搞出什么名堂?”

    “此等逆贼,必无好事!”

    一群大月皇朝的遗老们,在崎岖的山路上行进,皇城覆灭之后,沈振衣懒得去斩草除根,有些皇族之人归附原本的皇储雁公主,但更多的,则是怀着深深的仇恨,逃散四方。

    这一批队伍,便以几位郡王为首。他们痛恨沈振衣一手推翻了大月皇朝,但有自知不敌,只能远遁他乡,图谋报复。

    这一日深夜,他们数百人的队伍跑到了,突然之间月眼破裂,光华四散,这几位郡王本能地就感觉到情况不对。

    “这似乎是传说中的斩月飞仙,难道说逆贼竟然有此功力,超越当日太祖?”最为年长的果郡王捻着胡子,抬头看到月眼消失不见,骇然发问。

    另一位随郡王皱眉道:“沈振衣在皇城与太祖降临一战,你又不是没有看到,太祖天玄九变,绝招尽出,也伤不了他一根毫毛。他既然能够胜过巅峰时期的太祖,斩月飞仙,也未必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一顿,又苦笑道:“只是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快!”

    一行人停下脚步,一起望着夜空,心中各自叹息。

    沈振衣的境界,已经远超他们的理解,想要复国报仇,只怕是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年少的郡王摇了摇头,忽然看到前面林中似乎有一道黑影闪过,定睛细看,却又什么都看不到,皱眉提醒道:“诸位小心,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我们身旁!”

    果郡王与随郡王一愣,杯弓蛇影地以真气感应四周,却什么都没感觉到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真人境第九重以上的高手,对自己的感知自然是深信不疑,果郡王恼道:“老十三,不要这般大惊小怪,我们惶惶如丧家之犬,已经够狼狈了,你还要添乱?”

    十三郡王愁眉苦脸道:“我确实看见了,你看那边……”

    他伸出手,指向后方,还未把话讲完,忽然黑暗中蹿出一物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一口就咬掉了他的手掌,顺势一扑,又遁入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十三郡王大声惨叫,鲜血从他手腕急速喷出,就像是一个灿烂的红色喷泉。

    其他几位郡王悚然动容,十三郡王虽然年少,但也是强横的高手,居然毫无抵抗之力,就被人断手?

    众人知道遇上了强敌,打起精神,四面环顾,却除了深沉的黑暗,仍然是什么都感知不到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队伍中陡然发出此起彼伏的哀嚎,从黑暗中蹿出的怪物,轻而易举地撕开这些人的胸膛,摘心而噬!

    “结阵!结阵!”

    果郡王徒劳无功地嘶吼着,但无论什么人,就算是背靠背摆出防御的姿势,也根本来不及抵挡那些黑暗中怪兽的攻击,几乎只是刹那间,这一支溃逃的余孽,就已经重创大半!

    ps:欢迎到《万古剑神》贴吧玩耍,也可关注微信公众号“蒙白”dream_of_mengbai,q群338971780,不定时发布新书和个人讯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