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两百四十六章断头一刀
    叩谢恩情,心怀杀念。

    此时的傅破天,已经冰冷的不似人类。

    沈振衣悠然叹气,“每一步,其实都还有另一条路子,但你终究没有选,还是选了你要走的路。”

    他坦然受了傅破天一拜,并未谦让。

    一言指点,可破迷津。

    便是拜师都不为过,区区一礼,当然受得。

    傅破天缓缓从地上爬起来,挺直了腰杆,慢条斯理拍去身上的灰尘,冷冷道:“我心如此,便行此路,在你让我闭关四十九日之前,你就应该猜到了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也不否认,肃然点头道:“四百年前,我就知道,你若要走到八修世界巅峰,就只会选择无情道。”

    傅破天本应该很吃惊,但此时他的境界已然不同,最后只是沉吟片刻,反问道:“四百年前,你就知道?那宗静她?”

    “女修罗宗静,虽然你们两人两情相悦,但其实是你武道的障碍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深深叹息。

    情深不寿。

    傅破天闭上眼睛,平静道:“那她就死得其所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起来让人齿冷,但此时的傅破天早已不是之前的傅破天,人世间一切情感都已被刀斩断,与他再无任何关系。

    话说到这个份上,不必再多言。

    沈振衣回头对楚火萝等人道:“你们且退开,下一刀的范围覆盖更大,以你们的修为抵挡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!”

    楚火萝叫了一声,但在沈振衣严厉的注视下,只能委委屈屈地向后退却。龙郡主扶着她,两人都是愁眉不展。

    刚才的刀法已经这么厉害,如今更进一步,叫她们连抵抗之心都不敢起,这叫人怎么放心得下?

    紫宁君停在原地不动,盯着沈振衣,轻轻问道:“你说过,这次不会随便离去的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微笑以对。

    对面的傅破天不耐烦了,喝道:“既然要动手,何必婆婆妈妈,武道争夺,生死一线,就算是死了,也是心甘情愿。沈三公子,你心中有了牵挂,剑可就要慢了半分!”

    紫宁君并不理他,听到沈振衣答应之后,嘴角微微勾起,露出了浅笑,宛若凌波仙子,缓缓退后。

    沈振衣转回头,向傅破天道:“我与你走得武道之路不同,心中羁绊,并不会拖慢我的剑,只会让我为了她们,更不能失败。”

    “你试试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他右手平举,虚握剑柄,但手中却仍然没有剑。

    傅破天白色瞳仁显出异彩,问道:“你的剑呢?”

    “剑已在此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抖了抖手腕,只听嗤嗤声响,当真像是剑锋划过空气的声音。

    无剑之剑。

    空气凝成一束,就如利剑一般,能够斩断一切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傅破天长笑,“你既然要这样,也不算我占你便宜。如今蒙你点化,我已经跨出了最后一步,原本你也知道我四百年前,就想创出一路刀诀,名曰月夜斩。”

    他也同样抚摸着虚空,仿佛在抚摸他的刀锋一样。

    “起初,我想创十招,取十全十美之意,后来我境界渐进,觉得只需要八招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到第一次乱离秘境一行,我觉得只需要五招。”

    “而经过这一次闭关之后,我创出了三招。”

    “直到刚才,我发现三招还是多余,刀法,永远都只需要一招,一招,便可砍下仇人的头颅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这一刀,就叫断头。”

    “你,准备好断头了吗?”

    刀法,与剑法不同,越精简愈好。

    十刀是理想,八刀就已经有了道,逐次减少,直到这一刀断头,已经是八修世界刀法的极致。

    “这名字很不错,应该是很有趣的刀法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微微颔首,“请!”

    “请!”

    傅破天也不再客气,他后退一步,身子一晃,刀光已落!

    快!

    刀绝快!

    断头一刀,快到你根本看不见,甚至当刀锋斩断你的脖子,你都感觉不到。

    只有傅破天到了如今的修为,才能支撑起这一招的极致速度!

    他的身躯化为光影,几乎只是一刹那,便已出现在沈振衣的背后。

    两人背对而立。

    沈振衣没有动,他仍然平举着右手,无形之剑,还在风中飒飒有声。

    傅破天,微笑而立,双手垂下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么快?”

    “破天道主,是穿过了沈三公子身体么?”

    “沈三公子好像完全没有反应,这一刀也太快了吧?”

    惊呼之声此起彼伏,但到现在为止,还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看得出真正的胜负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刹那的交锋,如电光石火一般,速度之快,已经超出了极限,这些真人境第九重乃至于能摸到第十重门槛的人,还是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阴暗中,那些真正的高手们也都面色齐变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入魔的珍贵妃摇头。

    “没有道理!”

    侥幸偷生的陈非凡皱眉。

    沈振衣的武学境界,如海一般渊深,就算如今的傅破天已经无情、无刀、无我的状态,凭着这无限精简的一刀,真的能够伤到沈振衣?

    两人僵立不动的状态,一直维持了良久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弃剑山庄门口的铜剑,霍然斜线断为两截,滑落尘埃,发出轰然巨响。

    这一刀平平切出,割裂空间,除了铜剑之外,山门,亭台楼阁,乃至于树木石块,全都从中央平平断开,留下一个光滑的切面。

    覆盖范围之广,足有方圆数里。

    幸好楚火萝紫宁君龙郡主等,都已经早早退开,否则的话,怕不也要被这一刀斩为两截!

    因为看不到,感知不到,连闪避的机会都不会有。

    沈振衣轻轻地咳嗽起来,白衣颤动,衣袂飘飞。

    但最开始开口的,仍然还是傅破天。

    他双肩垂下,面色从容,朗声问道:“我这刀,名为断头一刀,不知沈三公子的剑法,又叫做什么名堂?”

    他的语声并无变化,但似乎略微有些中气不足。

    ——这么说来,沈振衣也同样出了一剑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为什么一个人都没有看出来,这又是什么剑法?

    围观众人,狐疑不解,就等着沈振衣解释。

    ps:欢迎到《万古剑神》贴吧玩耍,也可关注微信公众号“蒙白”dream_of_mengbai,q群338971780,不定时发布新书和个人讯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