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两百四十五章斩自我!
    情缘已尽,刀魂已灭。

    这一刀,返璞归真,得重、拙、大之精髓,一刀落下,万人断头。

    这是杀意的极致,黑暗的极致,无情的极致。

    ——刀法至此,已然入魔。

    傅破天明明已经无刀,但刀却无所不在。

    这才是最可怕的。

    他已经没有了情,也没有了刀。

    八修世界,从来不曾见过这样的刀法!

    惊呼声,从四面八方涌起。

    能够站在最前面观看这一场战斗的,都是武道强者,他们自然能够感觉得到,这一刀与之前刀法的不同。

    如果说,之前两刀,还属于他们能够想象的范畴。

    那么这第三刀,已经超越了八修世界的武学范畴。

    雁公主潜藏在人群中,浑身发抖,用斗篷裹紧了身体,其实她形貌大变,并不需要这样遮掩行藏,只是如今大月皇朝墙倒众人推,她心虚。

    何况……即使是对忠心的属下,她也不敢露出真面目。

    强行借三千年皇气,催生武学境界的后遗症,在这段时间慢慢显露出来,除了实力大损难以动手之外,容貌也是发生了剧变。

    鸡皮鹤发,两鬓苍苍——谁还会相信她是当日那个倾国倾城的大月公主?

    “公主……这样的刀法现世,只怕天命已不在大月了。”

    忠心耿耿的影卫还跟在她身旁,但出言也是劝解,生怕她还有复国之念。

    这一刀,超过了当年开创大月皇朝的太祖。

    有这样的武道,本身就有开创一个皇朝的能力。

    不要说现在大月皇朝已经势微,就算是全盛巅峰时期,也难以抵挡这惊天一刀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……”

    雁公主的声音有些沙哑。

    “沈三公子能够覆灭我大月皇朝,却不知道对上这样的一刀,会是什么结果?这样可怕的两人,居然生在同一时代!”

    虽然沈振衣以一人之力,斩破皇城,连太祖降魂都不能阻挡他,最终覆灭了大月皇朝,但雁公主的心底,其实并没有怪他。

    ——或许,是因为他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——也或许,是其他什么原因,雁公主并不清楚。

    反正,当她看到傅破天这一刀的时候,心底却在沈振衣担心。

    “让他三刀,让出这样的刀法来……”

    楚火萝等人也是识货的,尤其是傅破天的刀风将她笼罩在内,这种杀气,实在让人心惊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沈振衣站在她面前,楚火萝只怕根本站立不稳!

    她心中懊悔,想到这让三刀之约纯粹是因为自己而起,更是着急。

    “总算像点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沈振衣慵懒的声音方才响起。

    无刀无情,乃见真如。

    傅破天这一刀,才让他略有动容。

    刀痕组成了黑夜,仿佛要吞噬一切,而沈振衣却踏步而前,要走入黑夜之中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傅破天朗声长啸,“我无情刀道,已经大成,这一刀,你敢硬接,必死无疑!”

    刀影无双,破灭一切,连刀自身都已经斩灭,还有什么不能斩?

    沈三公子,必死无疑!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的惊呼声中,沈振衣走进的黑暗刀光的最深处。

    ——他就静静地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刀锋最烈,最可怕的地方。

    连傅破天都有些发愣,下一瞬间,就应该看到血肉横飞的场面!

    然而没有。

    沈振衣就毫无抵抗地站在那里,傅破天的刀却伤害不了他分毫!

    仿佛每一次攻击,都巧妙地错过!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这根本不可能?是傅破天故意在放水?”

    “还是沈三公子已经练成了无敌的护身罡气?”

    原本的惊讶,全都变成了不敢置信!

    这简直不符合常理,谁都能感觉得到这一刀的杀气,但凡靠近,就会受伤,再被笼罩就是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沈振衣一没闪避,而没格挡,怎么可能不死?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武学,而是神迹了吧?

    傅破天自己也是愕然,他已经拼命催刀,但不管怎么斩,却都碰不到沈振衣一根毫毛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在使什么妖法?”

    他声嘶力竭地呼喝道。

    在这一时刻,傅破天心中几乎绝望的。

    他从乱离秘境回来之后,知道自己每一天都在进步——原本已经以为在武道巅峰上的每天都在进步。

    百尺竿头,更进一步,他起码进了七步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弃剑山庄门口闭关开始,他终于领悟了至高境界的玄奥。

    刚才那三刀,一刀一个层次分明。

    到第三刀上,他已经觉得自己再无缺陷,一刀出手,无人能挡。

    ——但现在的问题是,沈振衣根本没有挡。

    仿佛他的刀,就像是吹过身周的风,对沈振衣毫无用处。

    这简直让他崩溃。

    “并非妖法,我所在之处,只是你自身所在之处而已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微笑而立,迎面的刀,只当是恼人的春风一般,浑不在乎。

    “自身……所在之处?”

    傅破天脸上露出迷茫之色,似乎抓住了什么,却又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斩情缘、斩刀锋,剩下第三步,想要攀上绝顶,就只有斩自我!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无情无刀,却还是有‘我’!”

    “只有无刀、无情、无我,方能将你的无情道走到极限,这才真正有让我出剑的资格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侃侃而谈。

    “如今我就是你,就占据了‘我’的位置。你若不能斩‘我’,就不能伤得了我!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如绕口令一般,但对于傅破天来说,却如醍醐灌顶,浑身都颤栗起来。

    斩情缘、斩刀锋、斩自我。

    一步一个台阶,走到无情道的极限。

    傅破天的白发扬起,没有瞳仁的白色双目中晶光闪耀。

    “沈三公子!今日提点之恩,永生难忘!”

    他忽然跪倒在地,刀气消散,用力地磕了三个响头。

    “若是你接下来死在我的刀下,你也不必担心,弃剑山庄,我定然会为你保留,任何人都不能欺负他们。”

    傅破天昂然抬头,脸上已经再无一丝迟疑之色。

    语气,也变得冰冷无匹。

    无情、无刀、无我。

    在这三刀之后,傅破天终于抵达了八修时间刀道的至高境界!

    ps:欢迎到《万古剑神》贴吧玩耍,也可关注微信公众号“蒙白”dream_of_mengbai,q群338971780,不定时发布新书和个人讯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