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两百四十四章第二刀,斩刀魂!
    斩刀魂!

    一斩情缘,二斩刀魂。

    刀魂刀意,无处不在,不须动作,便已充斥天地。

    在场之人,不过觉得阴风扑面,对于沈振衣来说,却像是千刀万刃的攻击。

    若是旁人,刹那间就魂飞魄散,肉身成泥。

    两人中间百丈的路面,陡然震荡起来,现出无数道深深的刀痕,整条路面,都下沉了一截!

    沈振衣神色严肃,缓缓举手,袖子滑落,露出白皙如玉的三根手指。

    他动作轻柔,恰似是捏着展翅待飞的蝴蝶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虚空之中,红色刀影,竟然是被他活生生捏住,旋即发出嗡嗡的挣扎声,就好像是落入孩童之手的蜻蜓。

    傅破天面色大变。

    他脸部的肌肉踌躇了一下,脚下不自觉用力,路面上的石头登时粉碎,出现了如蜘蛛网一般的裂纹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捏着淬血刀,轻轻叹息道:“你对人无情,对刀却还有情,此刀不碎,你刀道不成!”

    说话间,只是轻轻一捏,就听破碎之声响起,咔擦一声,坚固的淬血刀被他硬生生扭断了一截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傅破天勃然大怒,急速收刀。

    刀式溃散,这第二刀,也就破了。

    他轻抚刀锋,面色奇特。

    “傅越,这把刀我送给你,你要留着一生一世。”爱侣的声音,仿佛还在耳畔回荡,但刹那须臾,已经是四百年无法回首。

    “傅越,这把奇刀以我的血淬炼,必然能够天下无双,你要凭着这把刀,宰了那个狗皇帝,为我报仇!”

    临终前的嘱托,他也记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傅破天,摸到刀折的位置,潸然泪下。

    沈振衣也默然无声。

    ——当初这四人组中,大概也就是女修罗宗静最为活跃。沈振衣郁郁寡欢,沉默不言,紫宁君心性清冷,原本就不爱说话,傅破天胸怀大志,言辞顿讷。

    只有宗静,整天叽叽喳喳说个不停。

    她整天惹是生非,好勇斗狠,最后还是要傅破天与沈振衣收拾残局。

    这把淬血刀,正是她当年从藏刀谷中偷出来的,引动十万刀兵围杀,弄得浑身浴血,后来还是傅破天找上门去,一刀斩断藏刀谷九原雕像的巨大头颅,逼得藏刀谷封山五百年,这才将此事了结。

    淬血刀,原本是天上陨火,配合藏刀谷所藏万年雪玉,最后炼制成的一柄邪刀。

    此刀妨主,刀成之日,铸刀的大师便因为意外坠炉而死。他死前留下诅咒,说使用此刀之人,必定会失去至亲至爱之人,一生孤独,除非用爱人的血化解淬炼,才能为这刀开锋,成就无上宝刀。

    宗静不信这个邪,她一心就想为傅破天找一口好刀,哪里会在乎什么诅咒?

    谁知道,傅破天固然在得到淬血刀之后突飞猛进,成为九禅天斗擂台魁首,可说是八修世界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,但是终究到最后他还是失去了宗静。

    临死之前,宗静豁出去,干脆以淬血刀自尽,让自己浑身鲜血不白流,淬炼此刀。

    ——从这一日开始,淬血刀就变成了血红色,也变得炽热而阴冷。

    从那一日开始,傅破天就刀不离身——他为了隐藏此刀,甚至隔开自己肚腹,将淬血刀藏入五脏的缝隙之中,以自身精元养护之。

    直至他从乱离秘境回来,打算正面挑战大月皇朝,他才取出了淬血刀。

    只可惜,刀尚未斩下仇人头,居然已经断折!

    这一刹那,傅破天心神大震,惶然无措。

    ——宗静毕竟已经离去四百年,她在他心目中的影像不管如何都开始模糊,当开始修行绝情绝意的刀法之后,他当然可以将那心底的倩影压下去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刀,却一直陪伴了他四百年。

    ——也让他痛了四百年,恨了四百年。

    淬血刀,早就成了他身体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如何能斩刀魂?

    他恍恍惚惚,脚步踉跄,比之刚才的汹涌气势,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“道主!”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“沈三公子不是说会让三刀么?怎么这般无耻,第二刀便折断了道主的淬血宝刀!”

    “无耻偷袭!”

    破天道众,一起聒噪,却无人理他们。

    旁观诸人,也都为之骇然。

    有人颤抖道:“沈三公子的武学,居然到了如此境界,举重若轻,轻描淡写便折了傅破天的刀。这……这实在不可思议,难道说,沈三公子已经要胜了么?”

    “沈三公子的武道境界,本来就应该高于破天道主,否则的话,四十九日之前,也不至于让破天道主再闭关参悟。看来即使傅破天悟出无情刀道,也不是沈三公子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那么简单吧!若是两刀便能分出胜负,三公子何必要等这么多天?破天道主此人不简单,越挫越勇,大家且继续看!”

    破天道的拥趸们现在心焦得很,但也只能盼望破天道主雄起,不要这么快就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——他们的期待,倒是没有落空。

    傅破天垂泪了一阵子,忽然又开始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开始是嘴角,像是失心疯了一般的浅笑,随后却咧开嘴,放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得刀忘刀,失刀明刀!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的刀道,何曾需要爱人的血来淬炼?没有淬血刀,我一样是傅破天,我的刀,一样天下无双!”

    当啷!

    傅破天随手一甩,平日爱如珍宝的淬血刀,竟然被他远远地扔在一块大石头上,跳动了两下,旋即静止不动。

    他手上,已经没有刀。但是刀意汹涌,却比刚才还要更强大。

    “无刀之刀,不斩之斩!沈三公子,你当真是天下奇才,每对你出一刀,我的境界便进一步,如今我已无刀,你又有什么办法,来挡我的第三刀?”

    有刀,才能挡刀。

    对方连刀都没有,沈振衣要如何挡住他的刀?

    傅破天缓步上前,整个人就如同一柄出鞘的刀,在地面上犁出一道深深的鸿沟。

    第三刀,无限刀意,已然出手。

    ——沈振衣,绝对不可能接得下这无可匹敌的第三刀!

    ps:欢迎到《万古剑神》贴吧玩耍,也可关注微信公众号“蒙白”dream_of_mengbai,q群338971780,不定时发布新书和个人讯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