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两百四十三章斩情缘
    傅破天惨白的眼眸徐徐转动,仿佛在考量沈振衣的真意。

    在触摸到武道顶端的奥秘之后,原本脾气急躁的他,也变得沉静而内敛。

    “不管如何,我已经将我的刀带来了,沈三公子看过之后,还这么有把握么?”

    血色的刀,杀意盈天。

    随着傅破天的言语,刀锋跳了跳,发出铿锵之声。

    园中花卉,飒然飘落。

    一朵在空中一跳,最后尘埃。

    生机全无。

    沈振衣淡然一笑,白衣长袖一拂,稳稳将这一枚枯萎的接住。

    此时,已经变成了灰褐色,只需轻轻一碰,就会化成粉末尘埃。

    落在白色的衣袖上,显得污浊而丑陋。

    沈振衣静静看着,忽然笑道:“不管怎么说,我们也有多年交情,你既然来此,就该请你喝一杯水酒。”

    他轻轻一抖衣袖,那一片枯萎的应声而落,却不是落向地面,而是乘风而起,缓缓飞向枝头。

    在这个过程中,生机仿佛又被重新灌注入中。

    原本干瘪枯萎,渐渐开始膨胀水润,灰黑色的死气消失不见,呈现出鲜艳的粉色,仿佛春天,刚刚到来。

    最令人惊讶的,是这片已经被摘下的,在空中转了两圈之后,竟然没有尘埃,而是飞回枝头,重新落在了原处!

    神乎其技!

    站在沈振衣身边的楚火萝瞠目结舌,嘴里几乎能塞下一个鸭蛋,她全程目睹了整个过程,简直全然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——要她去砍一百株一千株花都行,但想要让一朵花回到枝头,却是打死她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这简直已经脱离了武学的范畴,而像是传说中的仙法。

    傅破天定定地看着那一枚,无神的眼眸中仿佛有些痴意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他转过头,对着沈振衣。

    “你也可以做到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倒没有故弄玄虚,“无非是天地之力来回的一种障眼法罢了,生机已绝,不可回复,我只是借它三分元气,不要坏了我们饮酒的兴致罢了。”

    落花不能重开,人死不能复生。

    至少在八修世界,这是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傅破天没有再追问,他平静地说,“四百年不见,你现在喝什么酒?”

    “朋友相见,四百年情谊,当饮醇酒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拍了拍手,自有人送上酒坛。

    傅破天看也不看,接过酒坛,信手拍开泥封,咕咚咚一口饮尽,啪的一声将酒坛摔碎在两人中间。

    “酒已经喝过,当年情谊,一笔勾销。”

    “沈三公子,我要出刀了。”

    说要出刀,整个人却还处于放松的状态,只是死气汹涌,弥漫全身,让他的身形变得模模糊糊,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沈振衣提着酒杯,斜眼睥睨,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这么急迫,那就出刀吧。我说过要让你三刀,自然是说到做到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傅破天也丝毫没有客气的意思,急踏前一步,搂头就是一刀。

    没有花巧,没有变化,就像是一个不懂武功之人,随随便便劈出的一刀。

    ——但这一刀,却让人胆寒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风声呼啸,傅破天一身的死气陡然扩散,就像是黑风暴一样,将整座弃剑山庄团团包围,地面震荡,窗子发出咯咯响声,仿佛要被这平平无奇的一刀,夷为平地!

    “你这一刀,已经返璞归真,将刀意与杀意结合。光凭这一刀,已经在大月皇朝天玄九变剑落九天之上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微闭双目,仿佛看不见那悬在头上的刀锋,轻轻巧巧放下了银杯。

    “就算没有我,你一样可以颠覆大月皇朝,为她报仇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并没有防御或是后退,只是淡淡开口。

    傅破天陡然僵住。

    刹那之间,死气飞散,重新露出朗朗乾坤,而那淬血刀仿佛根本没有动过,就仅仅地握在他颀长有力的手掌中。

    “你居然用一句话,破了我的杀招?”

    傅破天面色冷漠,但白色的眼眸中,却出现了鲜红的血丝。

    沈振衣一动不动,只用一句话,就破了他的第一刀。

    “你的无情刀道,本来就要过这一关,她是你最大的心魔,若不能放下,你无情刀道永远都有破绽。我为什么不能用言语来破你的刀?”

    沈振衣施施然回应。

    傅破天沉默。

    沈振衣口中的“她”,自然是四百年前的女修罗宗静。

    傅破天、沈振衣、紫宁君、宗静四人,当时便是好友,闯荡天下,感情甚笃。

    傅破天与宗静两人两情相悦,在沈振衣离开八修世界之前,便已经结为伉俪。

    后来沈振衣不告而别,他们夫妻与紫宁君一起参加九禅天斗擂台,乱离秘境,宗静就殁于秘境之中。

    此后傅破天处心积虑复仇,也是为了死去的爱人。

    ——所以刚才沈振衣用秘法将枯萎的重生,让他心头陡然萌生奢望。

    只可惜,死人复生,终究不过是梦幻泡影。

    但这一刹那,傅破天的心旌已经动摇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刀,沈振衣只需要一句话就能破。

    傅破天如果斩不得“宗静”,那他也就没有必要再出第二刀。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良久之后,傅破天忽然抬头,对着沈振衣拱手,态度甚为恭敬。

    “你灭了大月皇朝,就像是我灭了一样。我答应过她,只要离开乱离秘境,就会为她报仇。如若今日,大月皇朝不灭,我确实忘不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但如今,大月皇朝已经不复存在,我对她的诺言,也已经达成。今日之我,只知有刀,不知有她!”

    傅破天朗声长笑,笑声之中凄楚之意渐去,那四百年心念的女子影子,终于在他心中完全被抹去。

    沈振衣长声叹息。

    这是自己选的武道之路,但不管怎么看,都让人觉得可惜。

    “第一刀斩情缘,我已成了,沈三公子,就请接我第二刀吧!”

    傅破天向前十丈,扬手挥刀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的刀招却是极端的静。

    死气沉淀,刀锋凝固,仿佛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但整个世界,仿佛有完全被刀所充斥。

    无论走向哪里,都是无法可闪避的一刀!

    ps:欢迎到《万古剑神》贴吧玩耍,也可关注微信公众号“蒙白”dream_of_mengbai,q群338971780,不定时发布新书和个人讯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