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两百四十二章生死的气势
    弃剑山庄门外。

    傅破天站起身。

    他已看不见。

    但他也不需要看见。

    舍刀之外,别无他物。那些破天道众,都被他凛冽的杀气远远逼在数十丈外。

    而他,孤身一人,挂红鞘刀,睁不开眼,蓬头赤足,踽踽独行在弃剑山庄门口的求道之路。

    每一步,都仿佛经过精确的丈量,不多一寸,不少一分。

    黑色衣袂,迎风舒展,因为弥漫在空中的刀意,而化作丝丝缕缕的布条,每走一步,便有切断飘散空中,恍若招魂。

    他沉稳、坚定,除了弃剑山庄以外,已经没有任何其它目标。

    “道主!”

    “道主!”

    破天道众在后声声呼唤,傅破天却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大月皇朝覆灭,本来他的执念便已消散,再加放下,如今胸中无悲无喜,只有一柄刀。

    ——淬血刀。

    红鞘红刀,比鲜血还要鲜艳,比恐惧还要深沉。

    刀在风中飘摇,发出如风铃一般清脆的撞击声。

    声音,有摄人心魄的魔力,让人胸口烦闷,即使是远远相隔山川,都不得不运功抵御,才能勉强保持清醒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到底是什么武学境界!”

    “傅破天,已成魔刀!”

    “你们看他的眼睛!他已经瞎了!”

    人群之中,一片惊呼。

    “嘘……”

    傅破天身上弥漫的杀意,让人感觉到毛骨悚然。赶紧有人提醒冒失莽撞的年轻人,千万不要提一个“瞎”字。

    好在傅破天也根本没有注意这边。

    “沈三公子出来了!”

    这时候,弃剑山庄里面也起了骚动,众人远远能看到以沈振衣为首,山庄诸人一涌而出,迎着傅破天来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这惊天动地的一战,终于要开始了。

    傅破天已经走到弃剑山庄门口铜剑的正下方。

    沈振衣,则是缓步在花园的小径。

    紫宁君、楚火萝、龙郡主三名弟子跟在他身后,沈寿等人也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他从容平静,便如出门赏花,生机盎然。

    这一生、一灭的气势碰撞,令人浑身颤栗,仿佛是白昼与黑夜的交割。

    两人大约相隔百丈左右,不约而同的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静静对峙,良久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但生与死的气势争夺,却从来都没有停止过,一面黑夜,一面白昼。

    月眼在天,大日在北,群星在南。

    黑暗与白昼的交界处,形成了无数的阴阳鱼太极图漩涡,搅在一处,发出撕裂的吼声。

    两人中间,正是光与暗、生与死的分界线。

    在沈振衣一边,花木欣欣向荣,芬芳四溢;

    而在傅破天一边,一切归于枯萎,连土地都开始变得沙漠化。

    地面也支撑不了这种不平衡,渐渐撕裂,露出一条巨大的鸿沟。

    “这还得以后去修补!”

    楚火萝暗中吐槽,在沈振衣说了三种破法之后,她恢复了几分信心,脸色也多了红润。

    在自己家门口动手,实在是不划算。

    上次修白塔就耗费巨资,这次还不知道要花多少钱。

    如果还有下次,师父要斩月飞仙,那最好还是去别人的地方动手。

    沈振衣与傅破天两人,还在摇摇对峙,谁也没有料到先开口的,竟然是像死人一般的傅破天。

    “你我,四百年不见。四百年前,我就一直想会会你的剑,想让人知道,到底是你的剑更强,还是我的刀更利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声沉静,如金属一般的嗓音。

    没有了愤怒、恐惧或者其它额外的情感,只是静静地陈述一个事实。

    沈振衣微笑,抬起头,似乎是回想起了往事,当然他说话仍然不懂得什么叫做客气。

    “当初的你,还没有资格让我出剑。”

    好霸气!

    紫宁君习以为常,龙郡主目现神光,楚火萝暗自叫好。

    只要师父保持这种节奏,他就一定不会输。

    傅破天没有生气。

    他居然干笑着点头,“当初是我痴心妄想,若是四百年前,你的实力就如现在一般,只要用一个手指头就可以碾死了我。之所以一直不理我的挑战,看来是为了给我面子。”

    朋友之间,如果相差的太远,往往会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“我也并没有想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不太愿意回忆过去。

    四百年前,他只是无法掌控行动的匆匆过客,即使当时的实力比现在还要强一些,也没什么值得可以称道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所拥有的,是无限的未来。

    ——是无上剑道!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傅破天也终止了这个话题,“我也不想回想起当年。”

    当年,他有爱侣在枕边,他的刀,并不是孤独的。

    他的人,也并不是无情的。

    ——但是现在,物是人非,他要向自己最好的朋友出刀,也早已失去了最知心的爱人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,你要让我三刀?”

    傅破天的白色眼眸中,闪过一丝神采。

    沈振衣并未反驳,“我并不是看不起你,只是能够让你的刀,提升到最纯粹的境界,这样,或许能让事情变得更有趣一些。”

    他从不说谎,也不屑说谎。

    傅破天静静地站在沈振衣对面,歪着头,明明看不见,却好像是在上下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良久,傅破天才叹息道:“沈三公子,你到底是对你的剑道,有多少自信,才敢这般狂傲?”

    “四十九天之前,你本有机会杀我,你没有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,回想当年,我心思浮动,离了无情道之境,你有赢过我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你却一次又一次的放过,当我的刀真的完美无瑕的话,就算是你,也未必能闪得过那石破天惊的一刀!”

    他的刀,到那时候会变成怎样的毒龙,连他自己都想象不到。

    沈振衣笑了。

    “因为,从来我的目标,就不是胜过你。”

    如果要胜过你,那很容易。

    沈振衣有一万次的机会可以置傅破天于死地,也可以彻底禁锢他的修为,和大月皇朝皇帝一样,让他永世不得寸进。

    但这就变得没有意义了。

    沈振衣的目标,从来都不是简单的赢。

    他愿意等。

    ——等傅破天刀法最完美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因为只有最完美的剑与刀撞击的时候,他们才有机会超越极限——

    ——斩!月!飞!仙!

    ps:欢迎到《万古剑神》贴吧玩耍,也可关注微信公众号“蒙白”dream_of_mengbai,q群338971780,不定时发布新书和个人讯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