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两百四十一章他突破了!
    晨曦渐白。

    旭日从东方升起,光晕渐渐染过大地,弃剑山庄的铜剑拉出长长的阴影,恰好横亘在傅破天身前。

    血红色的刀,被阴影覆盖,刀剑交叉,无声惊雷。

    傅破天的皮肤如琉璃一般,散发着乳白色的光晕。

    这七七四十九日不言、不动,似乎让他升华到了一个新的境界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!”

    簇拥在傅破天身边的破天道众忽然惊讶地发现,他身周的草木都像是烧焦了一样开始枯萎,生命的气息在傅破天周围迅速遁走。

    一切变得肃杀而冰冷。

    即使能凑近傅破天的这些属下都是武道高手,但也感觉到一股冰冷死气蔓延开来,修为稍弱的人,陡然觉得身体中的生命力在迅速流失,甚至有人在外的皮肤迅速变得蜡黄枯萎,血肉仿佛被吸蚀!

    有人惊呼一声,纷纷倒退,直到退出七八丈开外,方才勉强能够抵御那种彻人心脾的寒意。

    “道主……成了!”

    虽然有好几人莫名其妙受了重伤,但却一点都不觉得沮丧,反而是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这等武学,闻所未闻,就凭着这样的杀意,道主便应该似乎天下无敌!

    破天道之人,齐声欢呼。

    ——而这时,傅破天也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瞳仁已经变成一片白色,仿佛不会反射任何光线。他眼中,空无一物。

    已经成了一个瞎子。

    咔擦!

    梦剑小筑书桌上的白玉镇纸,陡然出现了一道裂缝。

    沈振衣抬头,默然。

    清晨的空气,冷冽清澈,日光也无法温暖。

    “师父!”

    楚火萝这两天一直战战兢兢,虽然沈振衣并未怪她,她却时时自责,一直守在沈振衣身边。

    眼看沈振衣异动,她第一个凑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他突破了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的神情略带一点儿哀伤。

    “谁?”楚火萝一时没反应过来,懵了一下,随后才理解沈振衣的话,“傅破天他……他突破了?”

    沈振衣点头,“终于将刀气与刀意相合,太上无情,得刀法之绝,踏足真人境第十重的巅峰。”

    他并不是没有机会走别的路。

    只是更加艰难而已。

    但是,傅破天最后选择的仍然是无情道,为此,甚至放弃了许多他不愿意放弃的东西。

    正因为放下,他的刀才变得更利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

    龙郡主担忧不已,问道:“师父,这人刀法到如此境界,凶煞之极,不知可有什么对策?”

    紫宁君转过头,紧紧盯着沈振衣,她虽然不说话,心里却也极为在意这个答案。

    沈振衣并不在意,思忖道:“无情道,一直是修炼武学的一条路子,真人境武道中,尚未过多涉及‘神’的运用,断情断欲,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武道上,自然可以将其发挥到极致,这样的刀法,确实是不好对付……”

    他目光一转,看见三名女弟子担忧的表情,旋即笑了笑,“不过,也绝非无法破解,我至少有三种方法应对他的无情道。”

    “三种?”

    楚火萝大喜,长出了一口气,“我就知道师父你深藏不露,必有应对之法,把我们给紧张坏了。”

    龙郡主与紫宁君脸上也有释然之色。

    “师父,是哪三种办法?”

    “第一种,自然是以无情对无情,只要比他更加无情,就看谁对天地的羁绊眷恋更少,谁就能出更强的招式,生死胜败,也就在那须臾之间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也不避讳,侃侃而谈。

    楚火萝琢磨了一下,大惊小怪道:“这可不行,师父要似乎变成了冷冰冰的无情怪物,这恐怕也不大好玩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略略颔首,“精神一道,博大精深,所谓无情,在八修世界这种地方哪儿那么容易做到?我也不欲取之,第二种办法,便是以至情而对无情。所谓情浓似剑,杀人于无形,这便是势均力敌之势。”

    有情无情,本来就是一对冤家。

    有情道,担负天下,情深似海,化而为剑,威力无俦。与极致单纯的无情道,恰恰是两个极端,这都是可以超越自身极限的方法。

    龙郡主欢喜道:“师父正是一个有情人,用这样的剑法,定能胜过无情的刀。”

    楚火萝与紫宁君也颇为赞同,但沈振衣还是摇头实话实说,“有情无情,各有所长,至少在这八修世界中,不过只是势均力敌,半斤八两罢了。”

    到底谁胜谁负,比过之前,谁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第三种方法呢?”

    楚火萝当然希望师父当个有情人,但也希望他能够更有把握。

    或许第三种方法,才是克制傅破天无情刀的真正解法?

    “第三种方法……”

    沈振衣叹息道:“说出来,可能你们未必就能理解。所谓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。欲在方生方死方死方生,方可放不可,方不可方可之间,有情无情之处,才是真正的大智慧,大破解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又道:“譬若行舟,我的剑,不在此岸,不在彼岸,也不在中流。斩情以后生情,生情之后灭情,成住坏空,变化无常。”

    有情无情,在这大智慧之前,已经变得并不重要。

    有情可斩情,无情可生情,转化反复,只为“无常”。

    若是剑意,能够通出无常之理,那就轻而易举可破无情之刀!

    果然包括紫宁君在内,三人都听得懵懵懂懂,不知道沈振衣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只有楚火萝不明觉厉,拍手道:“师父说的这个,听起来就很厉害,以这无常之剑,破了他的无情之刀,这不就行了!我就说不用操心师父!”

    对啊!不管她们懂不懂,只要沈振衣明白就行。

    沈振衣笑了,露出光洁的白牙,双眸之中也有温柔之色。

    “无常之剑,并非此世的武学,我虽然勉强能够施展,但到底能够发挥出几分威势,我也并无太大的把握。”

    话虽这么说,可看不出来沈振衣有什么担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总之,等与傅破天动手之后,再看到底采用何种破解之法,如今何必着急?”

    随机应变,存乎一心。

    沈振衣的剑,从来不拘泥。

    ps:欢迎到《万古剑神》贴吧玩耍,也可关注微信公众号“蒙白”dream_of_mengbai,q群338971780,不定时发布新书和个人讯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