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两百三十九章冰火莲花,纵横刀意
    “这儿!这儿!”

    楚火萝轻巧地躲在铜剑背后,低声招呼着龙郡主与紫宁君。

    她们三人都换上了夜行衣,藏在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紫宁君足尖轻点,如同在地面上飘行,毫无声息。

    弃剑山庄已经紧闭了大门,灯火阑珊。而在门口,除了远远看热闹的各地武林人士,便是破天道的几处篝火。

    破天道诸人,以军法节制,秩序井然。

    核心的当然是闭关中的傅破天,远远望去,可以发现他依旧是抱刀而坐,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他周围的黑衣祭司并未睡眠,都警惕地站着,环视周围,拼死也要保护道主的安全。

    “这几人的武学境界一般。”

    楚火萝现在也有几分眼光,她蹙眉道:“我和郡主一起,将他们几个引开,就要麻烦大师姐你出手对付他了!”

    电光石火之间,一招毙敌,是唯一能够杀死傅破天的机会。

    紫宁君眯起了眼睛,远远望着傅破天。

    故人与四百年前的模样当然早已大不一样,就算比起在乱离秘境中,他的气质也有了极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内敛沉静,愤怒和仇恨也都沉淀下来,变成了阅历和沧桑。

    他的刀,已经有了韵味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大师姐你有把握么?”

    龙郡主沉稳些,感受到了傅破天隐隐传来的压迫感,她有些担心地转头询问紫宁君。

    紫宁君沉默。

    夜色昏沉。

    她在乱离秘境四百年,锻炼出分辨真幻之眼与澄净琉璃之心,在沧澜秘库得到传承之后,脱胎换骨,实力大增,再经过皇城一战,得到了长足的进步。

    如今她也已经跨过真人境第十重的门槛,理论上应该与傅破天相距不远。

    ——但她却一点儿把握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大师姐。”

    楚火萝也看出不对,迟疑地喊了紫宁君一声。

    “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紫宁君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就算是没有把握,为了沈振衣,总要拼一拼才是。

    “准备吧。”

    她示意楚火萝与龙郡主准备动手——这时候夜深人静,正是出手的好时机。

    “若是没有把握,我们还是算了。”

    到了这会儿,楚火萝倒是打起了退堂鼓——说实在的,在八修世界纵横驰骋,之所以她这么有底气,是因为背后有沈三公子。

    这次瞒着师父出来,她心里自然没底。

    楚火萝话音未落,紫宁君却已经毫不犹豫地飞跃而出。

    ——出手!

    决定的事,紫宁君绝对不会反悔。

    “大师姐!”

    楚火萝与龙郡主对视一眼,知道也无法阻止,只能硬着头皮配合,飞身而前。

    三道黑影,同时腾空。

    紫宁君居中,楚火萝与龙郡主为两翼,急速而前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她们速度虽快,破天道诸人也并非等闲之辈,当下就发觉不对。

    “有人偷袭!”

    “弃剑山庄的狗贼,白天不敢动手,晚上来偷袭道主了!”

    “保护道主!保护道主!”

    一片嘈杂声中,破天道的黑衣祭司们各占方位,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这一群黑衣祭司乃是傅破天这么多年来暗中培养的核心力量,准备以之与皇权对抗,自然绝非等闲之辈。

    ——不过,对于紫宁君三人来说,他们的级数还远远不够。

    楚火萝长剑轻挥,化作一片轻虹,只听嗤嗤声响,拦在前面的几个黑衣祭司还没来得及反应,便纷纷胸口中剑,大叫倒下。

    以他们的修为,虽然不至于一剑致命,但是紊乱的天地之力侵袭经脉,让他们一时间没了战斗的能力。

    龙郡主也不示弱,她剑身抖动,发出龙吟之声,龙气浓郁,有吞食天地的霸气。

    她自从得龙血灌顶之后,修行龙族武学事半功倍,这龙皇剑气势十足,剩下几个黑衣祭司还没来得及与她剑锋接触,便被龙威所慑,远远抛离。

    刹那间,那些护卫傅破天的黑衣祭司就全数被驱走,紫宁君面前,只剩下孤零零一个傅破天。

    破天道诸人大叫赶来,但都被楚火萝与龙郡主拦住。

    紫宁君身如闪电,紫袖挥舞,眼见一朵莲花般的冰炎冲天而将,直落傅破天的头顶!

    火焰焚烧,恰若冰雪!

    这种完全不同的温度,在同一招中完美闪现。

    寒冰火皇!

    紫宁君掌控“寒”与“火”的天地之力,中间自由转换,凝结成如太极的冰火莲花。

    盘旋飞舞,炽热与酷寒融在一处,成了完美无瑕的一招。

    这一招落下,傅破天必然会化为飞灰,冻成冰屑!

    “道主!”

    “快闪开啊!”

    破天道众从四面八方奔涌而来,凄厉喊叫。

    只要再加一指之力,便能杀死他!

    紫宁君面色不变,长袖缓缓向下一压!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紫色莲花绽放出华丽的光芒,加速向下直坠!

    ——然而只是一瞬间,那莲花突然好像被什么东西托住了一般,在距离傅破天头顶还有三尺的距离,开始停滞不动,只滴溜溜开始乱转!

    至寒与至热之力,居然被什么东西钳制束缚,动弹不得!

    紫宁君面色不变,但眼中还是出现了诧异之色。

    傅破天仍然没有动,没有睁眼,但是他身周的气息突然狂暴起来,陡然向四面八方射出炽烈的红光!

    嗤!

    刀气凶猛,轻而易举地切碎了头顶的冰火莲花,仍未收止,激射而出,靠的最近的那些黑衣祭司,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,便被这无差别的刀气切成碎块!

    “刀意……反噬!”

    紫宁君口中发苦。

    傅破天仍然没有醒来,但是他的刀意已然有神,在受到攻击的时候,自发护主,全力反击!

    这一刀无形无影,杀气漫天,紫宁君竟然来不及闪避,只能闭目待死!

    “你现在知道,不该来此了吧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她耳畔传来轻轻地温柔叹息,紫宁君发现自己并没有粉身碎骨,急睁眼时,就见一个白衣修长的身影拦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沈振衣。

    他摊开双手,似乎是虚空抓住了那肆意纵横的刀意,使之无法再进一步,自然也就伤害不到紫宁君、楚火萝与龙郡主三人。

    晚风呼啸,刀气纵横。

    场面诡异地静止下来,只有傅破天脸上保留着诡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ps:欢迎到《万古剑神》贴吧玩耍,也可关注微信公众号“蒙白”dream_of_mengbai,q群338971780,不定时发布新书和个人讯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