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两百二十九章剑狱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大月太祖勃然大怒,须发在夜风中飘散,呼呼有声,双目如灯泡一般,射出可怕的绿光。

    他是八修世界大月皇朝之祖,此时一怒,借着大月皇朝三千年累积之气,更是蓬勃。

    六月飞雪,雪花如席!

    大殿之中,更是如同冰渊一般,仿佛空气都要凝结。

    虞大少害怕得差点掉头就跑——他修乱离秘境刀谱之后,也算得上是一流高手,但在这整个世界的威压之下,连抵抗之心都不敢起。

    紫宁君面色惨白,咬着贝齿支撑。

    沈振衣不动声色,拦到了紫宁君面前,为她承担了压力。

    “实话实说,你大怒又有何用?如果当初你真的能够窥见斩月飞仙之秘,又怎么会拖着残破的身躯,行此不智之举?”

    面对大月太祖的凛然威势,沈振衣仍然是从从容容,表情连一点变化都没有,言辞也仍然是直白到让人感觉到尖刻。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大月太祖怒极反笑,“八修一世,武道皆出我之渊源,我要是不懂斩月飞仙之理,还有谁懂?”

    沈振衣针锋相对道:“先不说八修世界武学,自有其传承与发展,是你组织百万皇族论武,编写大月四道全书,篡改经典,令各家传承都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,这才三千年难有寸进?如今武道盛世局面,乃是厚积薄发,与你何干?怎敢贪天之功为己有?”

    “再说你就算是八修世界第一个踏入武道第十境之人,却始终只知道好勇斗狠,不明武道真谛,堪不破红尘迷障,贪恋权位,又有什么资格奢谈斩月飞仙?”

    沈振衣字字句句,说得大月太祖无可辩驳,老脸憋得通红,怒喝道:“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少年,你说我不懂斩月飞仙,那我们就来论一论这斩月飞仙之理!我八修世界,可不是你们那小小的九幽之地可以比拟,天地限制之力极大,你别以为在九幽之地超脱一次,便有资格在这儿大放厥词!”

    沈振衣斩月飞仙过,但大月太祖认为在九幽之地斩月飞仙的经验并不足论。

    “九幽之地,束缚之力只有此地的百分之一,斩月飞仙,当然算不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过去,沈振衣根本不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这是理所当然的事,他当然也不会视之为荣耀。

    “不过斩月飞仙之理,我倒是略知一二,你这种借用世界天地之力的法门,本身实力越强,束缚就越大,你想要斩月飞仙,首先就得战胜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你恋栈不去,三千年舍不下臭皮囊,早已经一败涂地,距离斩月飞仙,那还差得远呢!”

    一针见血。

    大月太祖脸上青一阵白一阵,却是理屈词穷。

    沈振衣说的,乃是金玉良言。

    他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他确实胜不过自己,更胜不过天。

    舍得,舍得,有舍才有得。

    大月太祖权倾天下,武道无敌,又怎能舍弃一切?没有视死如归的心境,又怎么可能突破心障,重新再来?

    从一开始,这路子便错了。

    如果能够痛定思痛,卷土重来未可知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这位雄才伟略的大月太祖,终究跨不出这一步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讥讽我么?”

    大月太祖的语声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剑不能斩月,却能斩你!”

    黑暗的大殿中,陡然现出炽热的红光,一道蓝色闪电从天而降,稳稳落在大月太祖的掌心,化作一口晶光湛然的长剑。

    斩龙剑!

    传说三千年前,大月太祖斩天上玉龙,席卷中原,最后夺得了这天下。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,全都源自这斩龙剑。

    天雷下落,化为凡剑,斩龙除魔,无往不利!

    自从定鼎中原之后,从来就没有人再见过太祖出手,当然也就没有人见过这杀气腾腾的斩龙剑。

    三千年后,再度出世,锋芒不减当年!

    “剑倒是好剑。”

    天雷淬炼,纯净无匹,沈振衣一眼就看上了。

    “只可惜,明珠暗投,既斩不了月,那自然也斩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即使是面对三千年第一杀器,沈振衣连眉毛都没动一下,大月太祖的威胁之言,原封奉还。

    大月太祖深深地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沈三公子,狂傲至此,真是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让我对你有些失望。”

    狂傲之人,往往名不副实。

    但是有些人,是因为有足够的底气,才能够狂傲得起来。

    ——或者说,这已经不算是狂傲。

    沈振衣挑眉道:“你若不信,尽管将你那天玄九变施展出来,若是你能将我逼退一步,就算是你赢了。”

    喂喂喂!

    虞大少真的要急眼了。

    “三公子,不可啊!”

    别的时候托大也就罢了,如今你的敌手,可是堂堂大月太祖,三千年来无敌的神话!

    沈三公子居然觉得对方不能逼退自己一步?

    这……这是在开玩笑吧?

    大月太祖也觉得是开玩笑,他沉下脸道:“沈三公子,我敬重你是不世出的奇才,这才用去难得的降世机会,来与你一战——你若是再这般托大,只怕一招之间,胜负便分!”

    这种人居然能够杀到皇城内部,自己的子孙到底孱弱到了什么地步?

    大月太祖恨得牙痒痒,只觉得自己是白白浪费了一次降世的机会,而单于惊这位嫡系血脉,也会因为被吸尽精血而亡,这一次可是做了蚀本生意。

    “多言无益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也不想再与他多废话。

    “你就尽管出手,且让我接着便是。”

    无论怎么斗嘴,最后终于还是要在手底下见真章,这位垂名三百年的大月太祖,既然执迷不悟,沈振衣也就不介意将他超度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大月太祖须发飘扬,怒发冲关,手中的斩龙剑挥动,仿佛整个世界都随着他的剑动而舞动。

    就像沈振衣以前所说,身周万物,皆可以为剑!

    如今这皇城,变成大月太祖的剑!

    天玄九变,第一变,剑狱变!

    一土一石、一砖一瓦、一草一木,一庭一柱,全都变成了绚烂的剑,将他们几个团团围困。

    剑狱变化,无可挣扎!

    大月太祖出手不容情,一招之间,就想要取了沈振衣的性命!

    ps:欢迎到《万古剑神》贴吧玩耍,也可关注微信公众号“蒙白”dream_of_mengbai,q群338971780,不定时发布新书和个人讯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