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两百二十八章太祖降临!
    沈振衣说得笃定。

    皇帝第一次见到沈振衣的时候,是在九禅天斗擂台上,那时候沈振衣展现了惊人艺业,踏足真人境第九重,被封为选帝侯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沈振衣已经很强,但是皇帝并不会觉得此人不好收拾。

    他理所当然的认为,是因为沈振衣从乱离秘境归来,才会有这么大的进步。

    ——根本没有想过,沈振衣原本就这么强的可能性!

    这绝对不可能!

    八修世界,资源有限,大部分又被集中在大月皇朝,民间武人,几乎没有机会再进一步。

    说沈振衣居然从一个九幽之地飞升上来的普通人,在没有任何奇遇的情况下,短短十几年内成就八修世界巅峰,谁都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皇帝也不肯相信。

    “沈三公子,你很自信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向都很自信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的语气淡然,对他而言,这本来就天经地义,不需解释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皇帝无奈颓唐地低头,不管如何,沈振衣终究靠着一介凡人之躯,走到了现在,他不服也不行。

    “不过,你的传奇之路,到这里也该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大殿刹那间暗淡了下来。

    灯火齐灭!

    日月无光。

    就像是皇帝一个人吸走了所有的光。

    他的身躯开始有轻微的膨胀,肌肤与眼眸,散发出淡绿色的光晕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飓风掠过,皇帝身上的龙袍粉碎,化为片片蝴蝶,露出强健的肌肉,他身上每一处,几乎都写满了密密麻麻的符咒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什么?”

    虞大少从来未曾看到过这么诡异的情形,忍不住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紫宁君也皱起了眉头,看着这些诡异的符咒,令人心中感觉到不快。

    “可笑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哑然失笑,不屑摇头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大月皇朝行事如此卑劣,原来当初开创这皇朝之人,就是这么的自私!”

    “拿着血脉后人的躯壳,作为自己神念复活的寄生,这种行径,简直可笑!”

    “这根本不是真正的轮回重生,甚至连傀儡都说不上,只是残魂的苟延残喘罢了!”

    轮回重生,自有正法,就算是夺舍,也要先精通神魂修炼之道,将神念修炼的能真身现世,才能实现。

    八修世界,并无神念修行之法,哪怕是号称古往今来第一人的大月太祖,也难以实现真正的轮回。

    他以秘法封印,寄托残魂于自己的子孙后代身上,谁继承皇位,就要继承这一身符咒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保护,当大月皇朝有难的时候,太祖便能重生,为他们扫平一切障碍。

    但……这同样也是一种诅咒。

    皇帝背负着成为傀儡的宿命,也难怪历代的皇帝,都会变得乖张疯狂。

    沈振衣傲然对着皇帝,冷冷问道:“单于惊,你身为一个傀儡,不觉得惭愧么?”

    “吼——”

    皇帝口中,发出野兽一般低沉的嗥叫,双目之中,陡然落下两道血泪。

    “难得你还有羞耻之心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轻叹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皇帝,乃是太祖的容器和傀儡?”

    虞大少觉得自己被颠覆了,这八修世界至尊无上的皇帝,居然也是任人摆布的玩偶?

    那整个八修世界,还有谁真正能得到自由?

    岂不是说,整个世界都如同是三千年前,大月太祖的玩具和棋盘?

    “呵呵呵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一直低着头的皇帝,忽然发出一阵低沉沙哑的冷笑。

    他的语调与之前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原来的皇帝音色华丽,有些尖锐,虽然有尊贵气,但也流露出软弱。

    现在却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森冷、酷烈、带着浓浓的血腥气,好像是从修罗场中复活的恶魔。

    “为天下计,有何不可?”

    皇帝涩声开口。

    “三千年前,我天下无敌,却因为没有旗鼓相当的对手,只能坐困愁城,看着这狭小的世界一天天腐烂,与蛆虫为伍!我岂能甘心?”

    “哪怕是等待三千年,我也要找到旗鼓相当的对手,寻找斩月飞仙的一线生机!”

    “我做错了什么?”

    单于惊,已经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太……太祖?”

    虞大少语声颤抖,身体禁不住打起了摆子,若不是紫宁君踢了他一脚,几乎忍不住要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面对皇帝,他已经畏惧害怕,等面对皇帝中的皇帝——大月皇朝的开创者,他更是腿软脚软。

    这个古往今来无敌的强者,居然,真的被招魂回来?

    “有此进取之心,并不能算是错误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倒也认同。

    他的语气漫不经心,似乎不在乎对面到底似乎皇帝还是太祖——无论是谁,对他来说都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的错误,就是太过高估了自己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虞大少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。

    喂喂喂!这可是当初天下无敌的大月太祖,怎么能如此大不敬?

    沈三公子,连太祖的实力都看不上眼么?

    您也太敢讲了一点!

    附身于单于惊的大月太祖冷冷地扫了沈振衣一眼,森然道:“沈三公子天下无双,但未免也太过膨胀了,未曾见汪洋之大,怎敢胡乱评价?你就算胜过我那些不成器的子孙,又有什么资格来揣度我所领悟的境界?”

    大月太祖能够扫荡**,混一宇内,自然不是等闲之辈。他对自己,同样充满了自信。

    沈振衣淡然道:“你当然早就进入了真人境第十重,天地之力与身相合,当时武道衰微,你能够一人脱颖而出,天资确实是高的。”

    在武道的荒漠中走出一条路来,这本身就是天才应该做的事,沈振衣轻飘飘的夸了一句。

    大月太祖捻须微笑,显然也甚为得意。

    但沈振衣顿了一顿,又接下去说:“初入真人境第十重,可运用天地之力;乃至小成,可以神与力合,几无破绽;但要到大成之境,才能够浑圆一体,不分彼此,你当年就走到了这个境界。”

    十八贤王算是第十境小成,太祖的实力,要比这后世子孙,还要略胜一筹。

    沈振衣看大月太祖傲然点头,话锋一转,冷冷地点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过,想要凭真人境第十重的境界就斩月飞仙,未免就是痴人说梦了!”

    ps:欢迎到《万古剑神》贴吧玩耍,也可关注微信公众号“蒙白”dream_of_mengbai,q群338971780,不定时发布新书和个人讯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