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两百二十七章不敢出刀
    傅破天的刀仍在燃烧。

    但他并没有出刀。

    燃烧的火焰,几乎已经烫着了他的手指,就连黑衣的袍子似乎都要燃烧起来,但他仍然没有动手。

    “你要不要出刀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出刀,你就会死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的话,在傅破天耳边回荡。

    他不愿意相信,但仍然还没有做出最后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七七四十九天之后,你刀法将会进入一个新的境界,超越巅峰,到时候再来劈出这一刀,才更有意义。”

    他握着刀,心中一直在盘旋着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他不愿意正视自己内心的恐惧,但欲念已经缠上了他的心扉。

    沈三公子的白衣虚影,在铜剑上方飘然而立,面带微笑,耐心的等待着。

    对方无论是出不出刀,他都好整以暇。

    大约十息过后。

    傅破天猛然睁眼,冷冷问道:“十八贤王,已经死了?”

    “死了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“他面临的局面,与你一样,可惜,作为皇族后裔,他已经没有了再成长的空间。而且,对皇家一脉的责任,也让他不得不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他死了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挥挥衣袖,语气之中,有淡淡地慨叹之意。

    武道种子,成长不易,毁掉一个便少了一个。

    傅破天愕然。

    他手中的刀火渐渐熄灭,最后沉没于黑暗之中,血色长刀,转瞬即逝,苍白之手,缩回袍袖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傅破天咬牙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就在这里参悟七七四十九日,悟出我刀法妙处之后,再向你讨教!”

    能放能收,能起能落。

    此之谓枭雄。

    傅破天四百年苦忍,终于再进一步,有了龙骧虎峙的枭雄之姿。

    沈振衣微笑点头。

    眼看傅破天便就地盘腿而坐,双目似睁似闭,竟然真的就在弃剑山庄的山门前,开始闭关参悟!

    浑然不怕敌人的骚扰,也浑然不管周围狼藉在战场。

    沈振衣回头,身子一晃,虚影缩小到正常人大小,这才施施然踏足山庄,对着楚火萝龙郡主示意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必担心,四十九日之后,我自然会回返弃剑山庄,来与此人决战,在此之前,你们只需要紧闭山门即可。”

    今天弃剑山庄门外一场大战,灵血飞白阵破碎,但三万大军也铩羽而归,左扬鹰卫大将军黑齿呼惨死,还有一大片残局需要收拾。

    楚火萝心急道:“师父,那你现在在哪儿?”

    她虽然仍对什么分神之法云里雾里,不太了解,但看着沈振衣虚影渐渐淡去,猜也猜得到他将要离开,便连忙追问。

    “我如今尚在皇城之中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漫不经心道:“不必担心,我一定能够赶得回来。”

    说得皇城好像是什么散步的公园一样!

    楚火萝心中吐槽,龙郡主也忍不住再问道:“师父,皇城之中,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沈振衣微微一笑道:“也还好,内城五道关卡已经破了,我即将去见单于惊,等解决了他,就能安然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单于惊是皇帝啊喂!

    楚火萝苦笑,师父就是这么语不惊人死不休,皇帝在他眼中,也算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恭祝师父一切顺利。”龙郡主赶紧拉了一下楚火萝,两人一起向沈振衣行礼。

    沈振衣挥手,身子渐渐淡去,就这么凭空消失。

    楚火萝大急,叫道:“师父,你就这么走啦?这还一大堆烂摊子呢!”

    知道他要走,可也没料到他竟然走那么快。

    “琐屑小事,尔等自理。”

    余音袅袅。

    楚火萝与龙郡主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好吧……虽然门口还蹲着一个真人境第十重的大高手,不过人家已经闭关,要七七四十九日才会睁眼,其他的事,与挑战皇帝相比,好像真不能算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。

    师父,现在是要去挑战八修世界的最高至尊了?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都觉得如梦似幻。

    皇城之中。

    沈振衣身子一晃,轻轻咳嗽。

    分身的神念回到了身上,但造成的损伤无可弥补。

    所以分神之法,并不能轻易使用,对于追求精神合一的更高高手来说,更不能轻易尝试。

    当然沈振衣日后自然有秘法弥补,这才会放手施为。

    “三公子,我们……还要继续向前么?”

    这一会儿功夫,虞大少帮十八贤王挖好了坟,立了石碑,用自己的刀刻上了他的名讳与事迹,这才来向沈振衣请示。

    前面,就是皇帝的居所了。

    纵然已经将皇城闹的天翻地覆,连威名赫赫的十八贤王都杀了,但真要挑战皇帝,因为根深蒂固的恐惧,虞大少还是有些敬畏。

    “都走到这儿了,岂能半途而废?”

    沈振衣施施然向前,似乎面前不是什么龙潭虎穴,而是如履平地。

    紫宁君当然毫不犹豫,紧跟着沈振衣的脚步。

    虞大少愁眉苦脸,但也只能无奈跟上。

    前方,就是金銮殿。

    内城五道关卡,被沈振衣一扫而空,这禁忌的大殿,已经成了不设防的所在。

    宫女、太监、侍卫,全都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只有皇帝一个人,静静地坐在宝座上。

    他的面色难看,但至少,已经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——他不能不冷静。

    对单于惊而言,已经没有退路,他就是大月皇朝,最后的屏障!

    他缓缓起身,整个人都隐没在黑暗中。

    金色龙袍,黯淡无光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好像是做错了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皇帝对着缓缓走入大殿的三个人开口,风吹动殿宇中的纱幔,四处乱飞,鬼哭之声不绝。

    这里哪里还是什么庄严的华厦?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人间鬼蜮!

    “我应该在第一次见你的时候,就出手杀了你。不然的话,也不会放纵你到如此地步。”

    单于惊抬头,满面皱纹,但双目却如寒星,闪烁着吓人的光芒。

    天子一怒,天下缟素。

    寒风凛冽,席卷天下。

    日月无光,天色昏暗。

    整个八修世界的气候,仿佛都因皇帝的震怒而改变。

    若是一般人,早就匍匐在皇帝的脚边乞求原谅。

    但沈振衣不是一般人。

    他心不在焉地回望单于惊,笑着摇头,“即使是当时,你也已经没有机会杀我。”

    皇帝的表情顿时僵住!

    ps:欢迎到《万古剑神》贴吧玩耍,也可关注微信公众号“蒙白”dream_of_mengbai,q群338971780,不定时发布新书和个人讯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