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两百二十一章血红的刀
    刀气凝练,有如寒霜。

    一道银线浩浩荡荡,从西面而来。

    如潮。

    天下武学,一旦踏入真人境第十重,一举手一投足,便能引动天地之力,随心所欲,气象万千。

    刀客不在。

    刀在。

    已经足够!

    在北面的群山,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影,傅破天的身形放大数十倍的虚像,傲立于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他右手高举,遥遥握刀,血红色的刀虽然距离他有十几里之遥,但一样如臂使指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是谁?”

    楚火萝呼吸滞涩,一刹那间,恐惧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从来……未曾见过如此高手!

    即使是师父当面,也从未有过这样的威压感——当然并不是师父会比这人弱,只是沈振衣不会对着她露出杀机!

    “黢黑之衣,苍白之手,血红之刀。”

    安德福牙齿打战,想起了近日可怕的传说,“难道……难道他就是从乱离秘境归来,闯皇城的破天道主傅破天?他……他怎么来参与围攻弃剑山庄,他不和三公子一样,也是钦犯么?”

    这简直不可思议!

    傅破天从乱离秘境归来,旋即爆发皇城大战,他不知所踪,皇帝雷霆震怒,将破天道、弃剑山庄都斥为钦犯,然后就派大军围剿弃剑山庄,此后消息便有些不流通。

    弃剑山庄诸人面面相觑,不知道为什么傅破天会与朝廷大军一路,出力攻击弃剑山庄。

    当——

    第一刀落下,如九天飞瀑,撞入山岩,震耳欲聋,火树银花。

    整个弃剑山庄,都在这一刀之下震荡不已。

    幸得,灵血飞白阵,仍然存在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楚火萝与龙郡主两人对视一眼,互相都能看出脸上的忧色。

    ——这一刀之威,并未伤害到他们,但之前所有的攻击,从来都不能穿透灵血飞白阵作用于弃剑山庄。

    这惊天一刀,竟然能够破阵!

    难道……师父留给他们的庇佑,要破了不成?

    弃剑山庄上下,但凡有见识的,都是一片愁云惨雾。

    ——他们能够支撑到现在,全靠着沈三公子留下的阵法,若是这个阵法被迫,山庄中人就算全力抵挡,又能够支撑多久?

    “好强的刀法。”

    远处,黑齿呼全身披甲,策马而立,长长吐了一口气,不自觉勒紧了缰绳。

    这简直,是倾城之刀!

    武人,居然能够到达这么强的境界么?

    黑齿呼沉默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沈振衣已经走入了养余宫。

    ——他似乎什么都知道,却又什么都不关心。

    养余宫的建筑,与整齐划一的皇城不同,随心所欲,而且残旧——许多都是千年以上寿命的建筑,因为有皇族宿老隐居闭关在此,没有办法整修。

    如今夜间,怪石嶙峋,残垣断壁,看上去平添几份恐怖的气息。

    紫宁君靠紧了沈振衣,一双妙目警惕地望着四方。

    她能感觉到,这些仿佛废墟的地方,到处都藏着可能威胁到她的高手。

    即使这些人都在闭关沉睡,也说明大月皇朝的底蕴实在非同小可!

    “小心。”

    她难得地主动开口,扯了扯沈振衣的袖子。

    沈振衣微笑,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臂以示安抚,“不必担心,皇族中人,沉迷与八修化灵之中,此身与天地合,皇城不落,不会出世。能够在这里阻拦我的,不过寥寥几人而已。”

    养余宫是皇城之中最可怕的地方,但是决战,还没到时候。

    沈振衣望向远方,目如朗星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口气!”

    在他们三人正前方的阴影中,忽然传来清冷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拦住你的人,不需要多,只要我一个,应该便已经够了。”

    语声华丽,虽有恶言,但并不失礼。

    甚至有些温和熨贴的意味,这便是百世华族的高贵与礼节。

    一个身长九尺的俊雅中年,从树荫中缓缓步出,头戴平天冠,脚踩蹬云靴,身上的金边长袍随风轻摆,尽显风流。

    他脸上带着从容的神色,相貌堂堂,目光温煦,看着三人的眼神,就像是天神在看凡人,也像是人在看蝼蚁。

    ——并无奚落与不屑,只有目下无尘!

    “十八……贤王!”

    虞大少失声惊呼。

    十八贤王,已经是传说中的人物,没想到……他居然还在世。

    大月皇朝,垄断了八修世界顶级武学,每一代都会出惊才绝艳的人物。

    但十八贤王,乃是天才中的天才。

    据说他年纪轻轻,实力便已经超过了当时即将继承皇位的兄长——但凡他愿意,就能够取而代之,成为天下共主。

    然而他没有。

    顾及手足情深,十八贤王退居王位,甚至主动就藩,远离皇城,征伐四方,威名赫赫。

    大概三百年前,上一任皇帝驾崩,单于惊继位——那时候十八贤王若是想要兄终弟及,应该也是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但他还是没有,反而是卸下一切差事,遁入养余宫养老,从此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。

    当然他的传说还在世间流传,只是许多人都觉得他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——没想到,他不但没死,还好端端地活在世上!武学之道,更是到了无法估测的地步!

    他怎么不争皇位?

    他为什么要隐居此地?

    虞大少惊悚地望着沈振衣。

    沈振衣却微笑,“八修之英单于十八,这个名字,好久没有听到了,想不到会在此处见到。”

    十八贤王微微一怔,瞥了沈振衣一眼,淡然道:“想不到现在的年轻人还知道这句话。八修之英,实在愧不敢当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也是四百多年前。

    那时候,还是十八贤王意气风发的巅峰时期。

    如今——他却已经超越了巅峰。

    沈振衣微微叹了口气,“你本是武学奇才,可惜为情所累,被大月皇族的血脉羁绊,终究不得超脱这一方天地。你若是现在离去,还能留住性命,否则的话,玉石俱焚,实在可惜。”

    他说这话的意思,仍然是没有把名震天下的十八贤王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虞大少苦笑——确实,您现在是有这种睥睨天下的资格,但是……好歹还是稍微客气一点好不好?

    ps:欢迎到《万古剑神》贴吧玩耍,也可关注微信公众号“蒙白”dream_of_mengbai,q群338971780,不定时发布新书和个人讯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