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两百二十章攻破弃剑山庄
    弃剑山庄。

    经过多日的对抗,禁制法阵并没有任何黯淡,三万大军轮番冲击,却始终不能越雷池一步。

    黑齿呼面沉如水。

    皇城那边的消息传来,听说沈振衣一人之力,尽破黑甲御林,突入内城,众人都是惊愕非常。

    他明白,正是因为如此,他必须尽快攻下弃剑山庄,才能给皇帝一个交待。

    否则盛怒之下的皇帝陛下,可不会给他这个老臣什么面子。

    然而他却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除了沈振衣以外,弃剑山庄并没有什么真正的高手,但无论用什么方法,对那冲天而起的灵血飞白阵都是无效。

    三万大军,折损了两成,却是徒劳无功。

    “短时间之内,根本不可能将这阵法消耗完毕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下去,怎么都是徒耗军力,不如团团围困,等他们支撑不住自己来受降!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弃剑山庄中资源充足,便是围上一年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围城之前,他们也调查得清楚,弃剑山庄粮秣充足,各色资源不缺,有这法阵护佑,普通弟子甚至不耽误练武修行,只有他们围城的这大军在焦躁。

    正当一筹莫展之际,忽然有人来报,“启禀将军,有破天道主派人来送信,说会为我们破开护庄法阵……”

    “破天道主?”

    黑齿呼的脸一下子拉长了,恼道:“这种钦犯,也敢来此?他居然没有死在皇城?”

    过去数十年,破天道到处捣乱,组织严密,大月皇朝虽然也派人侦查,但终究不得要领。

    九禅天斗擂台之后,傅破天从乱离秘境返回,一触即退。这才暴露了破天道主的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此后单于惊震怒,天下围剿破天道,但这时候破天道气势已成,虽然处于守势,一时间皇朝大军也不能将他们怎样,维持僵持的态势。

    想要斩首诛杀傅破天,偏偏又很难找到他的踪迹,没想到他竟然敢在这里现身!

    ——如果不是因为皇帝下了死命令,黑齿呼说不定会调转大军,先去攻击傅破天!

    “将军且慢!”

    一名谋士看着黑齿呼发怒,赶紧劝阻道:“如今弃剑山庄急切难破,将军不如召唤使者,听听他们到底想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破天道与弃剑山庄的关系不知如何,双方反正都是钦犯,他们愿意狗咬狗,那何不坐山观虎斗?

    得谋士提醒,黑齿呼皱眉沉思,终于还是宣了那使者进来。

    “傅破天打算何时动手?为何要与我军合作?”

    他也不客气,上来就问。

    使者不卑不亢,冷笑道:“我们道主听闻黑齿将军坐困愁城,特来相助,明日午时三刻,当以天刀破弃剑山庄法阵,到时候请黑齿将军配合,一举扫荡!”

    黑齿呼面色微变,沉默许久,这才突然问道:“破天道主,已经跨过了最后一步,踏入真人境第十重了吗?”

    使者傲然道:“道主从乱离秘境归来,以心血祭刀,已达无情无念的境界,天地之力,尽归己用,自然是真人境第十重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全场静默。

    在场诸人,都是军中精英,黑齿呼更是真人境第九重的大将。

    ——但是第十重,仍然只是传说中的境界。

    就算是皇帝,也已经千年未曾出过真人境第十重的高手。如今破天道主突破第十重,难道说,要改朝换代了?

    不……如今大月皇朝底蕴深厚,有无数高手坐镇,并无末世乱象,一个真人境第十重,也不足以动摇国本。

    可是使者接下来的言语,更加残酷无情。

    “除了道主之外,今次九禅天斗擂台魁首,同样从乱离秘境中回来的沈三公子,也就是弃剑山庄的少主人,同样已经突破了真人境第十重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黑齿呼这一惊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他霍地站了起来,黑色大氅一展,满面忧色。

    怪不得皇城出事,他几份加急军情汇报,到现在都没有增援前来。

    原来弃剑山庄的少主人,居然已经再上一层楼了?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有人大叫道:“他进八修世界不过十几年,怎么能超越所有人抵达真人境第十重?”

    他嘶哑着嗓子大吼,但很快就哑了口。

    沈振衣确实进入八修世界不过十几年,但他早已凌驾众人之上。

    九禅天斗擂台的魁首,选帝侯,年轻英杰中最强一人,最后踏足乱离秘境,然后又安然归来。

    ——他凭什么不能踏足真人境第十重?

    一片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黑齿呼拍案做了决定,“就依道主所言,明日午时三刻,等待道主出手,只要法阵突破,我们便全军突击!”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两家是什么矛盾,但无论如何,也不能让这两家联起手来。

    破天道主既然愿意攻击弃剑山庄,也就与沈振衣结下了不可解的深仇,两人一战,朝廷才更安全。

    使者大笑,傲然离去。

    众军议论纷纷,都是心惊胆战,黑齿呼心烦意乱,不愿多听,自回大帐,谁也不见。

    一直到翌日中午。

    烈阳高照。

    大军排出一字长蛇,列阵于前,威势赫赫,普通人被这军势一逼,十成本领都用不出三成!

    “他们还想要攻城?”

    楚火萝立于山门前的铜剑之上,遥遥眺望,略觉疑惑。

    这几天攻势已经逐渐减弱,大概是因为黑齿呼已经发现弃剑山庄坚不可摧,今天又突然排出这么大架势,到底有了什么倚仗?

    “师父的法阵不破,他们终究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龙郡主冷静,蹙眉道:“难道他们找到了对付灵血飞白阵的办法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楚火萝可不相信师父的法阵,会被人所破。

    而这时。

    午时已过了三刻。

    一群黑衣人沉默着走到了战场中央,他们抬着一个巨大的轿子。

    轿子上没有人。

    只有一柄血红色的刀。

    “故弄玄虚,到底在搞什么鬼?”

    楚火萝感觉到从刀锋上传来的寒意,撇了撇嘴,转头向龙郡主问道。

    她心里忽然有些没底。

    龙郡主神色严肃,盯着那血色的刀锋,觉得背后凉飕飕的,有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血色的刀,突然腾空飞起!

    ps:欢迎到《万古剑神》贴吧玩耍,也可关注微信公众号“蒙白”dream_of_mengbai,q群338971780,不定时发布新书和个人讯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