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两百一十七章金波池,第四关
    “珍贵妃……败了!”

    单于惊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皇帝风范,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他痛恨珍贵妃的提升,但确畏惧她的失败。

    皇帝心乱如麻,在大殿中彷徨急走,面色如霜。剑魔第八式,虽然是邪道,但那是能够顺利踏足真人境第十重的武学。

    这居然都奈何沈振衣不得?

    “他在乱离秘境……难道真的有了提升?”

    皇帝面色铁青,眉头紧皱成一个“川”字。

    乱离秘境的真相,别人不清楚,皇族是最清楚的——那确实是高层世界的碎片,拥有着八修世界所没有的狂暴真气,但那里没有月眼,天地之气无法新陈代谢,积郁死气,一般人进入别说提升,能够勉强不死,已经算是运气。

    以往三千年,但凡进入乱离秘境的,从来没听说有回来的。

    这也成了皇族消耗民间顶尖高手,维持自己地位的利器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当真有人回来,单于惊就不知道该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“如果说,他已经到了真人境第十重……”

    单于惊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这可就是大月皇朝三千年未遇的大劫了……

    不过现在这趋势,本身就是皇族从未遇过的耻辱。

    他要想的,是到底该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行的话,雁公主她……”

    皇帝眼神冷漠如刀。

    雁公主在金波池等着沈振衣。

    未央宫的灯火已经全部熄灭,珍贵妃不知是死是活,但这一关,沈振衣肯定已经过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直接面对这人中之龙,天下无双沈三公子的,就是自己了。

    雁公主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她回想起在黄金台上那第一眼,当时她就被沈三公子的风采吸引,虽然又隐隐有些嫉妒,还派人去试探,之后皇帝还有招亲之意,招揽此人……

    谁知道仅仅过了一小段时间,变化就太大。

    沈振衣不但成了选帝侯,还成了九禅天斗擂台的魁首,进入乱离秘境,如今返回皇城,居然成了叛逆。

    生死相争,不可避免。

    雁公主深深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为何就走到了这一步呢?

    她回头望着昏暗中巍峨的皇城,那里承载着大月皇朝的骄傲、沧桑和历史,这是三千年的积累,三千年的羁绊,却也是三千年的负担。

    作为皇太女,皇位的继承人,雁公主自然知道大月皇朝核心的秘密。

    扼杀武道种子,维持大月皇朝的统治。

    这是三千年来既定的目标——但是为了自身的尊贵,做这么丑陋的事,真的值得么?

    在成为皇族继承人之前,她是天之骄女,是被寄予厚望的武学天才,也是一个专心于武道的武者。

    ——但随着年纪长大,了解越多,她却越觉得无力。

    为了维护皇族的荣耀,她必须做许多违背自己心愿的事。

    这么做,到底对不对?

    面对即将到来的挑战,她却心思不定。

    沈振衣这时候已经越过了未央宫,缓缓向前。

    “未央宫后,便是金波池。”

    “那本是太子驻跸之处,如今……应该是皇太女雁公主在此,她要拦在我们面前吧。”

    这已经算是第四关,之前三关,沈振衣顺利闯过。

    第四关,似乎也没什么难度。

    “雁公主的修行不过如此,这一关应该很好过吧?”

    虞大少记得雁公主的境界大概是真人境第八重,这样的修为在九禅天斗擂台上都不能争雄,想要拦住现在的沈振衣,更是完全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未必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望着前方波光粼粼的金波池,微笑道:“外面的雁公主,与金波池的雁公主,那可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。皇朝气运加诸之下,她能去到何种境界,那可难说得很。”

    虞大少大惊:“这……这是为何?再强,难道能比刚才珍贵妃更强不成?”

    珍贵妃成就剑魔第八式,已经摸到了真人境第十重的门槛,沈振衣还能够轻松击败她,雁公主再强,能强过她?

    “气运所钟,三千年积累,金波池中,并不是雁公主,而是大月皇朝的皇储……”

    沈振衣望向前方,烟霞缭乱,惹人叹息。

    这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大月皇朝的皇储便是雁公主,雁公主便是大月皇朝的皇储——虞大少想不明白,却又不敢再问。

    三人已经走上了金波池上的九曲桥。

    金波池云蒸霞蔚,夜色之中,一片白茫茫尽是水气,池中楼阁,朦朦胧胧,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只有九曲桥尽头,金波桥的中央,有夜明珠大放光芒。

    夜明珠之下,一个盛装少女静静站在水边,脸上的神采,却比明珠更加光辉。

    “雁公主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远远招呼。

    “沈三公子。”

    雁公主微微颔首,满头珠翠,铮然有声。

    她脸上涂了一层厚厚的粉,面色如死人一般白,一点朱唇如血,双眉如链。

    宽袍大袖,在夜风中猎猎舞动。金冠玉带,月色下熠熠生光。

    她的语声如剑。

    只是一开口,虞大少便觉得仿佛有剑气扑面袭来,慌得他连退数丈,刀光乱舞,这才避过了这无形一击,定睛细看,却见沈振衣与紫宁君都稳稳站在原地,心中不觉有些羞愧。

    “这么邪门,到底是什么功夫?”

    他口中嘀咕,不敢置信地望着雁公主。

    今日的雁公主,果然与之前已经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沈振衣叹息,“你强行引历代皇气入体,借历代皇储之力,强行突破境界,如今可说是半个真人境第十重,当然比之前强了许多。但这对你将来的武道之路,可是一场极大的伤害,没有几百年功夫,根本不可能再回巅峰……甚至,永远都不可能再踏入如此境界!”

    雁公主低下头,她怎么会不明白这么做的后遗症?

    “身为大月皇朝的继承人,我又能有什么选择?此时一战,能杀了你,便算是功德圆满。”

    她缓缓举手,剑气如虹,从她掌中激射而出,直刺天宇。

    天上群星,在这耀眼的剑芒之下,竟然也消失了光影。

    “大月剑芒,今又见之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微笑点头,“今日一战,倒是有趣,雁公主,让我来告诉你,这种强行提升的武学境界,到底有多不堪吧!”

    ps:欢迎到《万古剑神》贴吧玩耍,也可关注微信公众号“蒙白”dream_of_mengbai,q群338971780,不定时发布新书和个人讯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