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两百一十四章第八式?
    一而二,二而三,以至于七。

    剑魔杀招,诡异无穷。

    如七杀之念,如七死之苦,如七伤之退。

    心、肝、脾、肺、肾。

    阴阳二气。

    一剑出手,便伤一脉,七式出手,七脉俱伤。

    剑魔,原本就是不顾一切的毁灭武学,伤人伤己,又有何惧?

    珍贵妃依然笑着,美目盼兮,但是攻势却凌厉如潮,汹涌疯狂之极!

    她的憋屈与不公,尽数倾泄在这奇诡的剑招之中。

    其中蕴含的戾气,无人能挡,无人敢挡!

    便是八修化灵功这种堂堂正正引用天地之力的武学,面对这剑魔的攻势,或许也得退避三舍。

    或者说,这种剑法,本身就有克制八修化灵功的效用。

    沈振衣却不怕。

    他站在风口浪尖,笑看天魔乱舞,心不动,色不改。

    ——甚至,还没有出剑。

    ——珍贵妃的攻势如潮,却还伤不了他。他飘然而动,恰如风中柳絮,剑魔虽狂,不伤其质。

    一、二、三、四!

    五!

    六!

    七!

    珍贵妃一变再变,剑魔之法,已经催动到了极致,她的眼神也开始疯狂起来——沈振衣知道,这是戾气入体,她不能自控的状况已经出现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他淡淡望着空中飞舞的绝色天魔残影,仿佛根本不在乎这些活色生香的画面,手指只是轻轻一拂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清音下降,天地为之一阵。

    赤日光芒,从天而下,照遍寰宇!

    天青地白,妖魔退散。

    漫天天魔,就像是尘埃一样被吹去,而她的剑招,也自然而然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珍贵妃向后倒飞,身形如燕,穿梭而还,胸口闷滞,只觉得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中,天魔反噬,直欲夺魂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一招破天魔?”

    虞大少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他料到沈振衣能够赢,但没想到他能赢得这么轻松。

    紫宁君倾慕地望着沈振衣。

    她早就知道,他无所不能。

    沈振衣却淡淡摇头,“还没结束。”

    如果珍贵妃那么容易就能击败,那她也就不可能修炼最艰难的魔道武学,通过自身的创造,成就近乎天魔之境!

    这样的女子,当然不可能就这么放弃。

    珍贵妃此时仿佛沉入了最可怕的噩梦。

    剑魔七式,以剑引魔,本来就是一种借用天地精神之力,直接攻击对方的精神。

    这种攻击方式,在八修世界甚为罕见,也极难防御,只要珍贵妃的修为境界在他人之上,几乎可以唾手取胜。

    但一旦遇上修为境界高于自己之人,千般幻相,万变天魔,就会削减其作用。

    而如果对方的实力远远超过自身,天魔难以自控,精神攻击也可能会反噬己身。

    珍贵妃以前从来没有遇上过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她惶恐的发现,自己置身于童年的血海中。

    四处烽火,凶悍的贼兵冲击,哀嚎,尸体,血肉。

    村外的寒鸦凄厉鸣叫,夜风如刀一样冷。

    珍贵妃看到自己只有六岁的身躯,白皙孱弱的手掌上满是鲜血——这不是敌人的血,而是亲人的血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她凄厉的惊呼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过去。

    这是血与火。

    这是她最不愿意面对的回忆。

    屠村血案,仅有她一个幸存者,她在满村尸体中生存了三日三夜。

    那段时间,对她来说就是地狱。

    即使是数百年之后,珍贵妃武道大成,天下几乎没有人再敢伤害她,但在午夜梦回,她还是会在这个噩梦中惊醒。

    为什么……

    明明正在战斗中,为什么突然会进入梦里面。

    珍贵妃满面恐惧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自己已经被一招秒杀,所以才会陷入地狱?

    “爹!娘!”

    她徒劳地喊着,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可怕的魔鬼,在她身周缓缓成形,黑色的深渊开口张开,血红色的岩浆奔涌。

    天魔飞舞,张牙舞爪的要将原本的主人,拖入深不见底的黑暗归处!

    不要!

    珍贵妃猛然惊醒,即使是到了这地步,她也不会轻易屈服。

    她奋力挣扎,想要摆脱这些天魔的束缚。

    但是她看到自己幼小孱弱的身躯,又忍不住开始感到绝望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真的只有这么下去了吗?

    她徒然回头,眼角滴下一滴朱红如蜡的泪水!

    梦境之外。

    沈振衣默默点头。

    珍贵妃的身躯,悬浮在空中,眼睛半睁半闭,仿佛已经失去了知觉,由于惊恐和幻相,她的身子还在微微抽搐。

    一回合间,沈振衣已经掌握了绝对的优势。

    甚至,趁这个机会,能够一发必杀。

    但沈振衣并没有趁胜追击,反而是束手而立,仿佛抱着期待在等待。

    “三公子……我们要不要继续前进?”

    虞大少看到明明分出了胜负,沈振衣却不知为何仍然停在原地,忍不住出声催促。

    “不急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微笑道:“她的天资惊人,经过逢魔之刻,必然能够逢凶化吉,悟出剑魔第八式的变化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天才,还是值得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“剑魔……第八式?”虞大少一开始有些不解,旋即反应过来,想起之前珍贵妃凌厉攻势,不由骇然。

    “三公子,虽然您艺高人胆大,但是这剑魔武道实在有些诡异,不如,还是不要冒险吧?”

    就算沈振衣能够轻易破除第七式,但是从虞大少的感觉来看,第八式一定是脱胎换骨产生飞跃的一剑,万一沈振衣抵挡不住,那放过了获胜的良机,不是自作孽不可活?

    “不会,第八式还在我预想之中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却一点儿都不担心,只是淡淡点头,仍然饶有兴致的等待着。

    他不着急,紫宁君便也不着急,静静地守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皇帝不急太监急!

    虞大少心中嘀咕,但终究不敢非议,只能缩头缩脑地看着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珍贵妃的身上已经出现了变故!

    ps:欢迎到《万古剑神》贴吧玩耍,也可关注微信公众号“蒙白”dream_of_mengbai,q群338971780,不定时发布新书和个人讯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