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两百一十三章剑魔七式
    这都什么跟什么!

    虞大少瞠目结舌,不知道该佩服沈振衣,还是佩服紫宁君的痴心。

    珍贵妃耳朵灵,自然也听到了紫宁君的话,不由噗嗤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的女人还心疼我呢。”

    她好奇地望着沈振衣,“你真有把握杀我?”

    沈振衣点头,“不杀你不易,杀你倒不难。”

    与陈公公一样,珍贵妃也是抵达了武者极限之人,沈振衣一旦出剑,就不可能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紫宁君款款上前,“我来吧?”

    她带着询问的语气。

    刚才与陈公公一战,她消耗并不大,还能有一战之力。

    沈振衣笑了,“她的剑气魔性太重,虽然你有破幻之眼,却未必是她的对手。何况她还是个追寻剑道之人,这一战,还是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一顿,仿佛叹息,“我尽量不杀她。”

    珍贵妃听到沈振衣评价自己为追寻剑道之人,心中一暖,但转头又听到他的大言炎炎,不由失笑。

    “我进宫三百年,还是第一次遇上这么狂妄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,看在你这么有趣的份上,在第七式之前,如果你败了,我也不杀你!”

    剑魔七式,一旦使完,她也就失去了控制力,只能任凭其杀戮。

    但在此之前,她还是有机会收回必杀的。

    “来了!”

    珍贵妃再不啰嗦,长袖善舞,化作一道火色流云,直刺向沈振衣的面门!

    剑魔第一式!

    她的身体震颤,仿佛身心都投入这一刺中,既像是毒蛇吐信,又像是罂粟开花。

    绝毒,但美不胜收!

    沈振衣没有动。

    眼看那袖子所带的火色流光,即将冲到他的面门,这才张开嘴,轻轻吐了一口气!

    呼——

    红袖刹那倒卷。

    珍贵妃急速后退!

    她这剑魔一式出手,长袖不断伸长,化作锋利的剑,可以刺穿厚壁。

    但在沈振衣这一口气之下,就像是忽然现出了原型,变作软软的蛇,反袭自身。

    珍贵妃退得快,红袖跟得更快,如附骨之疽,一直追着她。

    她连退数十丈,最后甚至绕着未央宫门口的铜柱三圈,这才摆脱了自己这一剑的追逐,面色沉郁,娉婷下落。

    虽然有些狼狈,但珍贵妃姿容不改,一双妙目越发经营,微微气喘,更衬得震颤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“你这也算剑法?”

    她回头瞪着沈振衣,似乎对刚才那一招的破解十分不满,同时困惑不解。

    “这当然是剑法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袖手而立,如芝兰玉树,从容自若。

    “呵气成剑,破除魔秽,正是太清剑气的运用。”

    太清剑气?

    珍贵妃的眼睛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在皇族秘库中,参悟一百二十六种剑法,通览三千多种剑谱,却从来未曾见过这么神奇的剑气,你从何处得来?”

    她也算是个剑痴,所以才能够创出自己的剑魔七式,自认八修世界没有什么剑法她会不知道。

    不过沈振衣的剑招,她确实看不明白。

    沈振衣倒也不以为杵,“太清剑气,是我在乱离秘境之中沧澜秘库所得,其处凡三万三千种绝世武学,剑法有三千种,你未曾见过的,多了。”

    虞大少在旁咋舌。

    沈振衣明明根本没有查看秘库中的武学啊?他怎么能够统计的清楚三万三千种武学种有三千种剑法?

    他专心在秘库中参悟,最后接触到的也不过寥寥十几种武学而已。

    “乱离秘境中,居然还真有武学?”

    珍贵妃大感兴趣,又冷笑道:“我还以为,这纯粹是单于家的陷阱呢。”

    “贱婢!”

    皇城之巅,单于惊远远看着珍贵妃,听她说出这话,面色难看,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在傅破天、沈振衣、紫宁君、虞大少几人从乱离秘境归来之后,这个秘密也就不成其为秘密,现在民间已经开始流传着皇家害人的消息。

    ——不可能像以前那样杀人灭口,但枕边人也这么轻描淡写的提及此事,怎能不让单于惊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“陛下息怒。”

    总管汗流浃背,劝道:“珍贵妃一贯如此,也不必在意。”

    珍贵妃这个人哪……

    从入宫开始,就与陛下对着干,陛下尚为太子之时,便对这女子情有独钟,独宠椒房,甚至愿意让她诞下子嗣,列名宗庙。

    然而这女子就是不愿意。

    她犟着脑袋,瞪眼反问:“列名宗庙,儿子继位?我却能有什么好处?还不是黄土一抔?”

    这个自私的女人!

    她根本没有想着要为皇家传宗接代,一切都只想着自己。

    珍贵妃所求的,一直是自身的武道。

    进宫——对她而言不过是踏板而已。

    皇帝知道这一点之后,情分便也淡了。

    本来这样的女子,在后宫待上几年,便会无声无息,最后默默老死,无人关注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个珍贵妃还真有点天分,又有气运,参悟剑道,修行极快,百年之后,虽然不是宠冠后宫,却是力压三千美人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皇帝也不能视而不见,最后便是给了贵妃的位分,给她修炼的资源,让她为皇家出力,除此之外,老死不相往来。

    原来数百年不见,单于惊看到珍贵妃的绝美容颜,心中不由一动,甚至还有再续前缘的打算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贱婢漫不经心地说及大月皇朝的秘密,这东西外人在传也就罢了,你怎么能说?

    “不管待会儿她能否击退沈振衣,此次事了,便将她打入冷宫,闭宫百年以惩!”

    皇帝咬牙下了命令。

    若不是珍贵妃如今已经武道真人境第九重巅峰的高手,他早就和杀上一个太监总管一样,将她杀了。

    总管战战兢兢苦笑。

    ——事后惩罚,还不知道她能不能在沈振衣面前逃得性命呢……

    珍贵妃明显已经是置生死于度外了。

    人不畏死,奈何以死惧之?

    事实上,在兴致勃勃问了沈振衣几个问题之后,她已经再度出手。

    不管生死!

    不管强弱。

    有战便战,杀戮成道,这便是剑魔之心!

    剑魔七式,纵横如血!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背着手,淡淡地称赞了一声,朗声长笑。

    “飞鸟穿空,方得自由,我就助你一臂之力吧!”

    ps:欢迎到《万古剑神》贴吧玩耍,也可关注微信公众号“蒙白”dream_of_mengbai,q群338971780,不定时发布新书和个人讯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