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两百一十二章未央宫
    未央宫。

    夜未央。

    这是后宫女人最尊贵的去处,也是她们的末路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所有人到这里,都不能再前进一步。

    珍贵妃已经不记得自己入宫的年月,但她记得自己坚持的本心,绝不会为了皇家生育后代而断送自己的性命,

    然后三百年孤独,红尘炼心,终于成就无上绝学,也得到了贵妃这个封号。

    但她心里清楚,这不过是个笑话。

    三百年来,日日闭关,勤练不辍。

    然而珍贵妃想要的自由,始终不可能得到。

    皇宫中今日兵荒马乱,她却一点儿都不关心,她只是木然地坚守自己应该完成的职责,受指派来守卫未央宫。

    这里曾有最妩媚的风流,这里也有最残酷的杀机。

    珍贵妃要做的,只是不让任何人通过此地。

    “这女的……好漂亮……”

    虞大少一抬头,看见珍贵妃的容颜,虽然不认得,却是满眼桃花,像是醉了一样。

    这般美丽的女子,又有谁愿意和她动手?

    美丽……本身就是女人的武器。

    沈振衣与紫宁君却面色不变。

    看尽世间绝色,能够用容貌就让沈振衣动容的女人,这世界上还不存在。

    “这一关,便该是宫妃了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低声向紫宁君述说,展颜微笑。

    “第一关侍卫,第二关宦官,第三关宫妃,看来内城的阵法,已经开始蠢蠢欲动。”

    紫宁君懵懂点头。

    她本来就不太理世事,四百年独居,更是养成了冷僻的性子,除了与沈振衣相关之事,全都漠不关心。

    虞大少却有些迷糊,问道:“三公子,这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内城中的一切,他不过只是道听途说,什么阵法他更是无从得知。

    “看下去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淡淡一笑,对珍贵妃拱了拱手,问道:“这位姑娘,我们要穿过这未央宫,麻烦让一让路。”

    他永远是这样的平和态度。

    对皇城四龙是这样,对这美貌宫妃,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在他眼中,并无区别。

    “只要能胜得过我,当然你们就可以过去。”

    珍贵妃沿着台阶,款款而行,红色纱裙铺开,仿佛殷红的血。

    “这种杀气……”

    虞大少浑身颤栗,感觉仿佛是被猛兽盯上,背后一身冷汗,又起了无数的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这样的美人,居然有这样的杀性。

    ——皇帝怎么能容许这种人留在后宫,简直就是煞风景嘛!

    眼看她一路走来,两边的树木都因杀气而枯萎凋谢,仿佛黑暗与恐惧在吞噬一切。

    “她修行的是剑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充满黑暗与魔性的剑道,想不到在这深宫之中,居然能够看到一位真正的剑客。”

    剑有双刃,追寻的剑客,往往寂寞而痛苦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正在剑道的焦灼中,戮力向前。

    沈振衣觉得很有趣。

    “你的剑法,杀机无限,只是未免太过阴暗了些,总共七式,麻烦你一一使来。”

    珍贵妃陡然停步。

    她挑了挑眉毛,略显吃惊地望着沈振衣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用什么剑法?”

    她垂下眼睑,又问道:“你认识我是谁?”

    珍贵妃不相信有人一看见她,就能猜到她用什么剑法,唯一的可能,就是这三人可能认识她,所以知道她修行什么武学。

    沈振衣摇头,“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他是真的不认识。

    八修世界,英杰何其多也,皇族之中,更是有无数高手,他们潜藏于深宫之中,沈振衣不可能也没必要全都认识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知道我的剑法是七式?”

    珍贵妃惊讶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下台阶的时候,总共走了七步,七步之外,气势已尽。”

    沈振衣倒也没有不耐烦,耐心解释,“你的剑,也就不外七种变化,武学到了这般境界,硬凑第八招也完全没有必要,你的剑法,必是七式。”

    珍贵妃妙目闪烁。

    沈振衣说得当然对。

    她自从悟出这七式魔剑,便脱离了皇家女人武学的窠臼,踏入前人从未踏足的境界,明了剑玄之理。

    ——但七,也是她的极限所在。

    珍贵妃心里很清楚,如果能够推导出第八剑,她便能够将自身武学推到不可企及的境界,进入连皇帝都梦寐以求的——

    真!人!境!第!十!重!

    可惜,她推导不出来。

    至少两三百年之内,她的寿元耗尽之前,她是推导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而且,大月皇朝,也不会容许她推导出来。

    虽然谁都没有说,但珍贵妃已经到了这个境界,怎么会不明白大月皇朝的想法。

    ——他们,绝不容许能够超越八修化灵功的武者存在。

    她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懂剑?”

    珍贵妃终于睁大了慵懒的双眼,认真打量面前白衣胜雪的男子。

    沈振衣微笑,“略懂一二。”

    剑道无尽,即使是他,也不能说已经完全尽知。

    “不必谦虚。”

    珍贵妃却觉得他只是在客气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能接得下我七剑,那我就拿你没办法,你自然可以通过这一处未央宫。”

    七剑尽出,精华尽泄,她也就无力再阻止对方三人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沈振衣爽快答应。

    学剑之人,就没有太多废话。

    能战则战,不能战则走,则死。

    他丝毫没有因为对方是女子便心存轻视。

    珍贵妃点了点头,此时她也已经走到了沈振衣面前。

    微笑而立。

    剑气冲霄!

    两名不世出的剑客,就在未央宫的薄雾中相见。

    “这种情形……还真是奇怪呢……剑客相见,便是如此么?”

    虞大少明知道这只是一场生死搏斗,却总感觉两人的惺惺相惜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他喜欢那女子?”

    紫宁君忽然转过头,轻轻地问虞大少。

    这是她对虞大少说的第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虞大少猛地觉得尴尬,感觉捂住了嘴巴。怎么忘了,这儿还有个苦守沈三公子四百年的女人在,她不会生气了吧?

    “只是剑客相惜,不是男女之情,紫姑娘……前辈请勿担心。”

    虞大少讪讪开口。

    紫宁君不在意,她痴痴地望着沈振衣,笑道:“要是他喜欢,便不能让这女人死了。”

    ps:欢迎到《万古剑神》贴吧玩耍,也可关注微信公众号“蒙白”dream_of_mengbai,q群338971780,不定时发布新书和个人讯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